LIFE, Survive, Fashion

Eyeing a trouble future:  Pakistani flood survivor look out from their makeshift tent after fleeing their village near tent, Hyderabad Pakistan. http://www.life.com/gallery/52491/image/ugc1145151/2010-pictures-of-the-year

In a chilling, all-too-familiar story, Masua Abaneru, 22, was abducted by the guerilla group and apocalyptic-Christianity cult, the Lord’s Resistance Army, in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 Abaneru was taken into the bush where LRA commanders forced his own children to hit him with sticks until (they thought) he was dead. Several days after the beating, Abaneru woke up and literally crawled until he found help.  http://www.life.com/gallery/52491/image/ugc1145951/2010-pictures-of-the-year

A model presents a new dress on the fourth day of London Fashion Week.  http://www.life.com/gallery/52491/image/104292528/2010-pictures-of-the-year

3 pictures depict a varried living pattern from differnt parts of the globe.  What is life?  What is fashion?   When facing the quest of  survival, fashion means nothing.

 

因順而生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我最近愛上看BBC的Human Planet, 每一集攝製隊都會有一個主題,例如rivers, 他們會從世界數一數二最受河水威脅的地方探討人類怎樣在天然的威脅下和大自然極地易處,與其說人類戰勝大自然,倒不如說順着大自然的兇猛性格來生存。每集都會探討不同的地方,了解各民族所承受的天然挑戰和人類怎樣順應存活。

今晚我看的其中一幕是講述泰國的湄公河頂端,一位漁夫為了獵捕足夠的魚來養活一家七口,他每天會踩着垂縣半空的兩行繩來橫越兇猛無情的河瀑,到河瀑的頂端捕魚,鏡頭下的漁夫以靜制動,不溫不火地微笑向前,臉容從容自在。 還有巴西人怎樣面對暴雨帶來糧食短缺和居住問題 沙漠人怎樣遵循自然的法則來解決缺水的問題 很多很多……

看着這些尊重大自然的故事,我在想人在大自然的原則面前是不能不謙卑的,唯有尊重自然,順從自然的法則而行才不會把自己封死。既然面對惡劣的生活條件,人類也可世代地因順而生,相對地我們這些就像溫室長大的城市人又應怎樣維身呢。 他們每天要面對是生存的問題,而我們面對的是生活問題,生活會比生存更難面對嗎?失業,失戀,失意,雙失,或是三失又會比行百里路才喝到一口泥水更嚴峻嗎?為何他們活得自在而我們又活得「悲情」呢?

會否現代社會的互相比較意識形態誤剎了我們天性的生存意識?往往人有我冇就格外「悲情」了,是這樣嗎?漁夫從未踏足過繁華的社會,他從來沒知道城市人怎樣生活,沒有比較下,他活得自在。可是如果有一天他嘗試過另一種生活模式,簡單得如回家能喝支涷擰茶,冰甜的,喝過以後,一杯被太陽曬暖的山水又會滿足到他嗎?可能就是物質帶來比較,而情感又會因差距而變質。因此,哲學家始祖Plato曾經為了得到快樂,流浪時他拋棄了自己唯一的杯子,他寧願用自己雙手來潑口水解喝,也不願用方便的抔子來喝水。有了杯子的Plato整天記掛着怎樣帶著抔子上路而忘了本身的工作。彷彿唯有活在最原始的世界,人才獲得原始的快樂。

最後,印度的一個村落,面對寬闊的河水,一位爺爺傳授用樹根築樹橋的秘技給他的孫女,這條橋由樹根纏織而成,堅固得連孫女的子孫都能受用,鏡頭所見每個人都會踏着這條富有五百年生命力的樹橋過河。樹根編織出圍桿,小手沿着樹根前進,生命就這樣代代傳承着。不其然令我想起steve jobs 說過他死後,留給世界的就是蘋果?!噢!蘋果,多麼偉大啊,它不會為我們提供維他命c, 只會對samsung 對搏公堂。相比下來爺爺的樹橋有價值得多了。

只因還活着……

香港最近經常放一條十分易入口的canon廣告,講述一個愛攝影的女孩,流浪式旅行攝影,故事很簡單直接sell態度,sell性格。整條片基本上只要愛些許攝影的人都會接受。

看着廣告不其然令我想起之前在facebook看過另一條相機廣告,fujifilm finepix x 100,(日本版)整條片融入着森山大道和荒木經惟這兩位大師的精神。
何為生?何為死?這刻你在悼念故人,這時這刻有人誕生,來到這人來人往的世界。人是怎樣做?出生日起,上學,長大,性,愛,下一代,年邁,死亡,又出生。
攝影是什麼,能攝着記憶嗎?記憶會裉悼,感覺還在,纏擾着你嗎?掙扎着只因還活着。

0:06 -Like a Stray dog, I take pictures here and there

0:18 – If you call a photograph a record, I say It’s more of a memory

0:27 – The story, Someday will be gone

0:31 – But the memory will remain forever

0:35 – The by-gone days will be felt close-by

0:44 – A Picture, those who take, and those taken through the work of the lens,

0:50 – furthermore, add the camera, That is a threesome right?

1:08 – I wonder If this world is just a graveyard

1:27 – I wonder if Im still alive

我像野犬般在街頭到處拍攝照片。

與其說攝影是記錄,毋寧說是記憶,

事物終會消失,但留下來的記憶,卻在生命中存有若遠若近的感受。

每張照片都是攝影者與被攝物共同完成的,加上照相機,就是3P了 。

這世界是個墓地嗎?

我們是否還活著!

流浪者之歌

深夜, 在細讀 一九四六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曼.赫塞( Hermann Hesse,1877-1962,德國)的小說《流浪者之歌(悉達求道記)》(Siddhartha,1922). 謮後,很激動, 良久也不能平伏. 又想起月前在看雲門舞集的流浪者之歌時, 每一幕扣人心靈的舞蹈, 最後的那個圓心, 和書中的那個 Om (造物主的呼喚), 還有那不生不滅的因緣和合.

故事主人翁是求道者悉達多,他有感到知識可以言傳,但是智慧卻不然,後者必須親自去體驗,因為智慧是存在於各種遭遇裏的。就每一種真理而言,它的反面亦同樣真實。他認為用語言加以表達與推演的真理,只是片面或半邊的真理,缺乏整體性與圓滿性, 為了再度遇見那反面的、半邊的真理,瞭解是怎麼一回事,於是他踏上了流浪之途,而流浪者的路途,是從認識自身的限制開始,亦只有走過這一遭,生命才舖成了自身。 過程中他曾經面對各種人生境遇,在顛沛流離的旅途裡,他嘗盡了財富、情慾與權勢的滋味,也曾經遭遇失敗與死亡,心灰意冷的他走向河流。他觀河、聽水。

擺渡人說:「這條河非常美,我傾耳聽它,凝睛看它,它告訴我,『每一樣東西都會回來』。」

這條河在同一個時間遍存於每一個地方,無所不在,在源頭,在河口,在瀑布,在海洋。河水化為蒸氣上昇,再下降變成雨露,匯成小溪,化為江河,再度流動, 始終保持著原初的樣子,不斷循環更新,沒有一刻停滯。正如現在的一切既不是過去的影子,也不是未來的陰影,只是為了它之所以是它而存在。悉達多體驗到自己也是一條河。

在歷經各種滄桑,沉淪,置之死地而後生之後,他發現,在命運循環的圈子上,許多事情互相連結,在沒有終結以前,會不斷地重演。 他終於領會,「所有的懷念、悲傷、善良、邪惡,其實彼此互屬,匯流在一起後,就是一條生命之河」。 悉達多 從「擺渡人」和「生命之河」,看見自己流浪後各種生命的面貌。 他們互相聯繫 ,互相幫助,互相毀滅,卻又全部重新誕生,最後終於看見自己「統一」 後的生命實相。 他學到了簡樸、勤勞、良善,回來平凡安分做人, 不再對抗他的命運。 ]

Knowledge can be communicated, but not wisdom. One can find it, be fortified by it, do wonder through it, but one cannot communicate and teach it.

A truth can only be expressed and enveloped in words if it is one-sided, only half the truth, it lacks totality, completeness, unity. But the world is never one sided. Never is a man wholly a saint or sinner. This only seems so because we suffer the illusion that time is something real. And Time is not real, then the dividing line that seems to lie between this world and eternity, between good and evil is also an illu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