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的靈魂

10586073

這幾天都沉醉於幾本好書之中
剛看完赫曼赫塞的「漂泊的靈魂」

故事的主人翁克努爾普是個見識廣博,
純真的人, 所到之處都能廣結朋友.
一直以過客的身份由年青漂泊至中年,
十四歲初嘗禁果, 為了女孩浪跡天涯
被女人背棄過,也遺棄過女人甚至親生兒子.
年輕時風流過成熟時也克制過.

對克努爾普來說浪跡天涯是幸福的,
他從不受限於行業, 因為根本沒工作
不被地域限制, 因為沒有居所,
不受家人的束縛, 因為根本也沒有家庭

今天寄居這家中, 明天孑然一身再浪蕩四海.
他不曾屬於任何社會, 像是一跳蚤
在不同地方跳出跳入,
在不同的社群中友善地擦肩而過
側身地觀察着每個偶遇的人生轉變.

一晃眼, 朋友都已是人家的丈夫, 或孩子的爸爸
每人都有自己的角色, 有人以擁有一個嬌妻為傲
但不知嬌妻會對年輕男子就拋媚,
有人為孩子的頑皮發愁, 但忘了跟兒子相處的樂趣.

克努爾普像跳蚤寄居在社會的一角,
遇過各式各樣的人使他擁有一對看透世情的天眼.
在漂泊中認識這世界

在生命的盡頭,
四十歲的克努爾普的漂泊尾站是自己的故鄉.
在父親的故居懷念,
在自己熟悉的街頭回首昔日放任早熟的自己,
初戀女友也死去了, 風景依舊,人面全非,
臨终前, 他跟上帝坦承自己虛渡一生,
然而一把聲音告訴他的價值是帶給偶遇的人一點自由的思念之情.

本書是赫曼赫斯三十八歲時的作品,
而故事的主人翁漂泊的靈魂像是反映那時渴望自由的他.
他像洞悉人間, 但這世上人最值得洞悉和最難洞悉的實是他自己.

「我」從來是最難洞悉但又是最有必要洞悉的個體.
因為我們從了解自己才能釋放
内在的靈魂. 父母可以把眼睛,
鼻子遺傳給孩子 但靈魂是不可以遺傳的.
靈魂是内心, 會隨着成長, 被自身的經歷搓揉而成,
經歷寄居於在原來單純的靈魂上.
慢慢地也被年少輕狂侵蝕, 也會慢慢地被年長意靜洗瀝.
所以我們的靈魂會隨着時間而變. 會變好也會變壞,
但人就是有必要去追求一顆健全的靈魂

「一個人的目的,不在他的生命裏,而在他的靈魂中,
不在生活環境的外表,而在於心靈内部焦點的深處」
莎士比亞

真女人

_MG_5001

深夜, 清了些電視舊債
看了個新聞專輯關於國民黨老兵當年跟蔣介石去台灣
一晃眼回郷已是四十年後
年壯小伙子也變銀髮老翁
節目略提及大多老兵都回郷娶陸婦
老夫少妻也燮得理所當然
鏡頭下, 女的大約四, 五十歳, 挺圓潤壯健的
熟練地蹲在地上把老人的腳拉上放下
這個動作是我送外婆去養和做物理治療時, 醫師教過我的其中一招
目的是訓練肌肉, 由於老人家通常行動不便, 如果長期坐着, 肌肉會萎縮
因此要定時替他伸展
看似好易, 但長期幫老人家定時做的話
不止要有愛心, 也要有恆心
下能太有力, 又不能太軟力
看着婦人熟練的手勢
心𥚃暗嘆「勁咼!」
镜頭一轉, 老兵整齊地穿上舊日的西裝接受訪問
一開口時, 假牙全都幾乎脫落,
我心中冷了一截
要照顧這老人實在不易

輪到訪問那婦人
你為什麼下嫁他呢?
婦人不卑不扭, 坦蕩蕩地說出
自己嫁過一次, 遇人不淑
那時什麼都沒有
她告訴老兵她好需要一個台藉
一個地方, 如果老人肯, 她會待他一世
如果他活到一百歳, 她就侍他一百歳
婦人憶着,眼神堅定,

她絕無食言, 老人對着鏡頭說, 她十分好
我所有錢都給她打理
整頭家也給她管

這女人的眼神, 豪邁不卑的性格一直在我腦海渾然不散, 真女人是也!

女人對老人有愛嗎?
我想恩大於愛
有情嗎?
是情義大於愛情

而現代愛情故事好多時就是缺乏真女人和真男人,
什麼是愛情? 愛情的情字包涵什麼? 愛字又涵意着什麼?

彷彿情義兩字也不自覺地瑟縮一角
恩呢? 雙方無恩的話又那有恩愛兩字的掇合呢

這裏是牛頭角

20140403_160118

下午點了個廈門炒米
從水吧的小窗好奇窺探
年輕的小伙子, 穿起汗衣
臂彎輕易勾起熱烘烘的大鍋
快兜數下, 然後又探頭往另一大鍋鑽
平時下厨的老師傅, 今天退居水吧
遠看, 一老一壯的臉龐又幾分相似
刹那間, 像看見老師傅的年青,
也看到年青的老影.
這茶記像普遍香港茶記模式
家庭式經營
每天早上六時起, 勞勞役役
舖面企堂四個
廚房四個
不卑不撓地烹調, 工作

轉角, 步行至紅綠燈前
一晃壯強的身影快步
把一箱蒸餾水
放上暫停在红燈前的红van 上
司機塞他数十完
那身影拔足一步跨下三階的下車
再看, 他就是轉角生果檔的老闆

這裏是牛頭角
大家在牛角下併着也活着

閒蕩觀塘

20140404_151112

20140404_151122
有時去旅行會眼界大開
不其然會比較自己的城市
跟他者的分別
去日本, 永遠欣賞日本人的細緻
去星加坡, 欣賞人家不斷進步,
去濱城, 社會在發展, 但以文化為傲…
好了, 回到香港
我們有什麼?
會否無睜大眼看清這城市…
又或是我太明瞭我城的虚實
像滑牙生銹的感情
因太了解而絕望, 而對旅行的地方,
就像一對新知相遇的男女,
第一次約會
大家一知半解, 朦朦朧朧永遠最美麗

星期五, 閒蕩觀塘
街頭巷尾, 重頭細看

圖二, 那大頭仔是portal 啦

20140404_152226

20140404_152240

20140404_151153

再看朱銘(三)

Tai chi1

這個是「人間」中的 「人間耍太極」
它不像著名的「太極」系列那種重量感和力度的表現.
它是像一羣在晨露下一班退休凡人,
亂中有序地耍出在大樹下耍出悠然自得.

tai chi 2

tai chi 3

從展覽中看到朱銘的變化,
作品如早期木雕 「玩沙的女孩」描繪他當時新婚太太玩沙的情懷
到 「人間」或著名的「太極」可以看出朱銘下手的一刀再雕不再隨形態上走,反而隨意而行.

漢聲雜誌創辦人黃永松曾說朱銘是從傳統作品走出來的新生命.
早期作品「郷土」是屬於台灣, 「太極」是中國, 而是次展覽的 「人間 」是屬於國際的

Zhu Ming 3

Zhu ming 4

Zhu Ming 5

「人間系列」反映了朱給銘對俗世的觀察, 他往往能捉住神髓,
把眾生相用一個新的型態呈現眼前, 教人會心微笑

最後,不得不以《種活藝術種子—朱銘美學觀》一書中的靈性觀點來作結.

朱銘認為藝術不是學來的, 而是修來的
藝術家的修不一定是苦行, 生活舉凡新事物都可以藉以修習的對象.
朱銘以天地為師, 每晚進行各種思考, 保持纯真的心.

「非想一點記一點, 非學一樣做一樣, 得將藝術的種子,種活在心田.
當種活了種子, 便是藝術佔據你的全部, 主宰你的行動, 而你脱胎換骨,
舉手投足便是藝術, 俗套束縛不了你
能擺脱材料限制, 此時即是隨心所欲的境界
想種出藝術種子即修行」朱銘

再看朱銘(二)

Image
這副大整雕塑<眾生>是朱銘在纽约創作時期的作品, 概念源自纽约繁盛種種的人物, 大家像不相干, 卻相連一起, 這就是人間.
在纽约時期的朱銘是克勤勞苦的, 95年, 第一次有畫廊賞識, 展下及有客人買下此大型雕塑的原作(圖三) 
於是此展出的作品是95年朱铭作品的妹妹, 賣出原作後, 重新再雕的另一個大作. 依然震撼!

Image

Image

大部分朱銘的作品是引人共嗚的
也是日常社會中的你和我
這個作品彷彿雕出女人的一生
從嬰兒到小孩, 由二十多歲新婚少婦到成熟媽媽, 每人也總會擔上老邁智賢的老婦角色
就算學識比年輕一輩小, 老婦行過的路, 就是婦人正在行的, 老婦侧頭一看, 盡是人生的影子.

Image

十二個女生一字排開
唯獨是左面第四個沒穿粉紅色裙子, 垂頭志弱
像是被排斥
在辦公室, 學校裏, 社會中
有沒有沒穿粉紅色裙子的人?

然後再想想……. 再想多些

Image

Image

這是穿裙子的其中一作品
朱銘後期的作品偏向黑與白
好明顯手的部分是顺應樹幹的天然而雕的. 
側面看到白色的部分是衫
作品呈現女人獨個兒時,
豪邁脱衣的美態.

Image

Image

我最愛這個小木娃
别的娃娃都像圍在一團玩
她就呆木在這
彎下身, 懒洋洋的
夢遊四海,
哈!像我囉!

Image

這是朱銘的自雕像
朱銘是農村出生
看着他的錄像
他就是這麼一個瘦削老人
在朱銘美術館閒遊
衣著樸素, 飲食簡單
约多於十年前
逐一買下十一塊地
為朱铭美術館奠定恆久的居所
據說, 是次香港藝術館的展覽
是他親自擺設的
沿時序的展覽, 看出
他善於利用空間感的震撼和
對生命的看法. 

Image

再看朱銘

Zhu ming 7

上次看完回家寫了個blog, 然後又上網再做點關於朱銘的功課, 認識又多一些後, 今天跟志同道合的朋友再看一次.
圖一至圖三
Zhu ming 1
Zhu Ming 2
Zhu Ming 3

是朱銘原名朱川泰在他二十七歲時参加全台灣雕塑比賽的作品, 農村出身小學畢業的他, 在自學和勤看藝刊下而能創作到圖一的水平也很不錯了. 這個作品是久別重逢, 大家相擁一刻
圖二叫媽祖, 是後來拜師楊英風後的作品. 楊老師很好, 他跟朱銘說藝者要有個人風格, 我只可教曉技術, 不能教你風格, 做楊英風第二, 無意思罷!
圖二跟圖三的藝術成份高些明顯脱出工藝框框, 多了一種意義.

圖二其實背後的故事是其第三女兒, 有天, 女兒的同學在玩耍時掉進糞坑去, 其他小朋友落荒而逃
唯獨三女兒奮力把小朋友拉起, 弄得自己也污糟邋遢, 回家告知爸爸朱銘, 朱銘又告訴師父
師父讚嘆三女兒像媽祖般善良
於是名此作品為媽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