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的微笑

彭博每年都會從74個經濟體系中,做個痛苦指數(Misery Index), 所謂痛苦指數即是失業率與通脹率之和。


簡單來說即是從收入和生活的容易度推論那個地方最不痛苦。 這個痛苦指數也就是常被人反過來説排名最低的國家就是最幸福。 2016年最幸福的國度就是微笑之國 – 泰國,只有1.11%, 其次是星加坡,香港的幸福指數在中國之後排第九。香港失業率低但長期承受土地問題之困擾,樓價難以承擔之力已經是連續六年冠絕全球,樓價中位數是家庭收入中位數19倍, 而在過去7 年香港的物業價值增長了150%。 遊客來香港會體驗到旺角的車水馬龍,豪華一點的話,如果入住金鐘三寶,即是港麗,港島香格里拉,或是萬豪,其中一寶的club lounge都能俯瞰中環之繁華。 每逢假期,大部分香港人都會外出旅遊,怎看也是個小康社會,但真正的問題實是有苦自己知,一言難盡。

幸福指數排名第一的泰國,其實也有自身的問題,國家安全問題,金錢賄賂,色情行業臭名昭著,新泰王上任的政治不確定等。每個國家其實都有本難唸的經。


泰國貧富差距仍在擴大,2015年, 窮人與富人之間的收入懸殊是22倍,是個雙面社會, 一碗Khao soi 在Grand Hyatt 賣380 銖, 甲級寫字樓GPF Witthayu Towers的一間小餐廳賣 150銖,在高擋商場Emporium food court 賣 75 銖,在石龍軍路的Bang Rak Market , 40銖就可以了。泰國人通常一碗麵,一杯冰茶,就磨上半天。 在Central Embassy, 頂級的購物商場不難發現泰國的闊太太衣著高雅,門外有輛銀色Rolls Royce 在等侯。Central Embassy 的商埸如香港Landmark,集合最頂端的品牌,名牌店舖大多吸引遊客和少數本地貴客。普遍的泰國人平時到JJ market, 開開心心逛過半天。泰國人某程度上接受了貧富差距,有人可去文華做spa, 他們也有自己心目中的社區文華,子非魚焉知魚之樂也。泰國人窮得來開心,因為大部分泰國人差不多生活水平,無太大比較,薪資低的同時,生活成本尚算低。

近年的泰國其實雄心㪍㪍,2016年泰政府成立了一個5.7 億美元基金來資助start up, 預計有2500 間泰國start up 可受惠,並希望在2018 年把泰國start up 增至一萬間, 比現在多4倍。去年美國矽谷的500 startups 投放了1000 萬美元成立了Tuktuks funds,用來栽培泰國的start up, 未來又有個為start up 成立的新交易所,但吊詭的地方是start up 就算毫無營收下也能在新交易所掛牌,我不懂投資但無營收也可上市,實在等如投資一個空芯概念,直覺是個未來大賭場。隨著一連串的蠢蠢欲動,泰國的地價也比去年上升了15%, 可幸的是暫時租金依然便宜,佔的營運成本不大,人民依舊可以40 銖一碗粉,各有各天地。

尤記得和曼谷Conrad 的總經理一席話,他在東京Conrad 工作了十年,在曼谷才一年,他在曼谷所認識的朋友等於他在東京十年的總和,而他的親朋戚友全部都在這一年來過曼谷旅行,東京呢,有些親友從未到訪,所以曼谷不愧是全球最多遊客的地方,原因呢?價廉物美!假若將來曼谷租金隨着地價飄升,街頭不再有40銖的故事,可能泰國未必快樂。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