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心中的煩怒

情緒好像天氣,有時晴天, 有時雨天,有時狂風雷暴。天氣會過的,今天暴雨,下夠雨後就會停。晴天重臨,然後又下雨。天氣和心境都可不停的輪廻。

在咖啡室,點了無糖咖啡, 一支手機,一枚隨身電,一份報紙,就是週日晴天的開始。副刊文化版今期專訪一對母女。那名媽媽為了照顧患有唐氏綜合症的女兒把工作辭退了。不難想像特殊兒童在社會是受盡歧視,因為早前新聞也有提及,在地鐡車廂內一名自閉症小孩踢到一名伯伯,兒童的媽媽連説八次對不起,伯伯依舊拍打那自閉症兒童,就算兒童的媽媽不斷解釋其兒子的特殊情況,也得不到體諒。甚至車廂內的三姑六婆,旁邊鶴也你一言我一語地肆意指責兒童欺負伯伯。兒童的媽媽崩潰了。

報紙訪問了另一位媽媽,其女兒患有唐氏綜合症,也道出類似受委屈的經歴。特殊障礙女兒撘巴士,欲坐在一名婆婆旁邊,婆婆大聲嚷著「你不能坐在我旁,你坐另一邊」

為了令女兒尋回自信,她幫女兒報讀粵劇班,幸好觀眾的掌聲為持有障礙的女兒帶來鼓勵。 特定的粤劇造手也簡接幫助了女兒的骨骼發展,正常的唐氏綜合症病人在廿幾歲已開始背部彎曲,但其女兒今年三十九歲,因為勤練造手,骨骼退化問題不致太明顯。減少退化外,觀衆的熱情帶來特殊表演者難得的鼓勵。在後台看着的女兒的媽媽也享受着掌聲,彷彿比女兒更感動。

唐氐綜合症病人年長後的另一病徵就是步履不穏,於是媽媽又帶女兒去跑馬拉松,每日練習,令其步履穏健輕盈,對抗唐氏綜合症帶來的退化。年邁的媽媽,每天照顧着女兒的學習班,起居飲食。在女兒面前輕輕鬆鬆。鏡頭一轉,就不禁感慨起來。

「我不知可以照顧她多久」

相信這是所有特殊兒童媽媽的心聲。今年「香港亞洲電影節」就出現一部以探討自閉症兒童家庭為題的電影《黃金花》黃師奶(毛舜筠飾)和她丈夫(呂良偉飾)自閉症兒子(凌文龍飾)住在公共屋邨, 他們共同養育一名自閉症兒子。自閉症的病人內心是單純直接,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然後不客氣地表現出來。其實是那種對事件的怨憎惡愛感受是很原始的本質。每人皆有,只是我們學會了掩飾。我們的情緖也試過大發雷霆,經歷情緒低氣壓的心境,而自閉症的人所感受的鬱憤比我們所感受的大百倍。

所以情緒一低落時,自閉者的情緒表現會容易失控,抓傷身邊的人,即使是父母也不能幸免。作為特殊兒童的父母比想像中艱難,簡單如過馬路,做父母的要用身體擋住小朋友,並盡量挨近欄杆,以防他突然闖出馬路發生意外。那種分分秒秒的繃緊狀態,所承受的生活壓力不足為外人道。每天都可以說是生活戰場。

電視劇的對白會說 「我不認命」

人生,真的可以不認命嗎?

有時處境不能控制,唯有控制心境。

要不,就是自己跟自己作對,令自己寸步難行。據社工講,有些個案,媽媽的確有想過幫個仔解脫!要經過很長時間的放開和接受,才適應眼前的處境。

訪問進行在烈日下,媽媽語帶相關的問女兒「無論晴天,雨天,我們一直跑下去,好不好?」直率的女兒說「吓,講笑乍下華」

一個願意在晴天,雨天都義無反顧地陪你一直跑下去的人。其實除了媽媽,最親的家人。還會是誰呢?所以當我們這些「不特殊」的人,在情緒低落時,或面對其他人(工作/ 家庭)的燥鬱情緒。自己的情緒也被他人影響的時候,想想任何情緒都會過的,並視情緒天氣為生活道場,感恩自己的情緒會過的,也感恩他人的包容。

《黃金花》的導演陳大利說 「我覺得這些小朋友的父母,他們付出的愛是無條件的偉大。」.

雙城記 – 創新

When it comes to innovation,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status quo.

我非常認同這句說話,一是進步,或是不進則退。踏入星加坡樟宜機場,已發覺此機場有別於多個先進國家的國際機場,樟宜機場採用高科技應用,尖端的樣貌識別系統,服務之快,效率之高,絕對是眾多國際機場之冠。

在外地,甚至香港,通常我都會預約專車在機場接送,但在星加坡,你一出閘就是的士站,並有專人幫你截的士,香港也有人幫你截的士,不同的是,在香港機場出閘後,行一段路才到的士站。而在星加坡機場,一出閘已經有的士候車處,等候時間是幾秒。我沒有言誇,真的快如閃電。因為樟宜機場的的士站採用數據分析預測候車時間。例如根據數據分析,系統預知接下來的半個小時機場需要更多的的士,系統就會早一步通知的士公司或的士司機,讓他們決定是否要到機場接載客。

聽說樟宜機場還會利用機械人進行清潔工作,未來五年斥資5000萬新元,與創新和起步公司等合作以機場作為「實驗室」,開發新的科技方案。

如果你到過樟宜機場的T4,自會發覺星加坡的創新步伐並未停下,快速的行李過關安排,購物地方,跟過關處只差數步,完全顛覆了傳統機場的設計。這個規劃頗突破,令你差點忘了自己置身機場,剛剛才被全身搜查完畢。整理好行李,向前數步,現代消費市場主義又向你揮手了!就算不光顧,也令人感覺輕鬆。

這個機場真的十分聰明,因為連垃圾桶也屬智能,這類垃圾桶會在裝滿一定垃圾量後,後端發出通知,減少清潔工人走動檢查和倒垃圾的頻率。唯一不好的地方是機場地毯過厚和毛太密,以致拉行李時費了太多肩力,差點把什麼四十肩,五十肩的痛症也拉出。

不用看什麼硏究報告,單看硬件配套已肯定新加坡在創新科技推動經濟發展方面做得非常好。難怪星加坡能夠長期維持製造生產佔整體GDP約20%。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全球金融中心指數雖高,營商指數方面雖然較倫敦和紐約優勝,但在全球創新指數方面算是國際都會中最低。

如果以創新科技提升競爭力,首先當然要研發,然後要把研發成果投入生產再轉為產品。任何投資都需要大量資源投入,而創新科技更複雜,需仰賴專才硏發,政府政策配合及推動,才能令科技滲透到社區,假如不是星政府的政策許可,創新和科技起步的公司怎能以國際機場作「實驗室」。

香港競爭力下降,不是因為沒有創新科技,而是我們沒有重視科技把創新推廣至社區生活層面。

例如香港科技大學十多年前研發出微型電子顯示器,研究團隊花了兩年時間找尋合作生產夥伴,處處碰壁。最後把技術轉讓給台灣公司,而該公司最後就是為Google生產Google Glass。又例如理工大學在環保車未成氣候時已開始研發的電動環保車,科大也研發過的自動導航模型直升機,電腦水墨軟件等等。可惜差不多所有本地研發技術最終只能成為外地的產能,令香港本地錯失了發展高科技產品的時機。

那為何本地硏發的創新科技永遠只是為他人織嫁衣裳呢?

因為香港地價太高了,如果把投資高科技產品的金錢放在房地產,金融上,收成期比投資創新科技為快,而且風險較低。那當然取易不取難。

我已經不止一次讚嘆星加坡,一年前曾經寫過兩篇關於星加坡的城市規劃之美略過鄰家衣櫃~星加坡 (一)及具遠景的智慧略過人家衣櫃 ~星加坡 (二)

而星加坡的成功不是因為有個強勢政府,而是人家有國際視野,有前瞻性。當香港還是討論怎樣安置廢物,垃圾處理⋯ 星加坡已埋首設計她們的未來垂直城市。

考scholarship 有條問題,未來十年後的你會是怎樣?

香港在答這條問題時,看看今晚公立醫院的爆床率,已經頭腦發麻,神經錯亂。還想未來十年, 唯有答:活在當下。

我的文盲朋友常説我是美盲,因為我覺得今屆港姐冠軍頗美。有model 格調,又有獨特性⋯ 可能因為間中美盲的我,不時令到我的朋友對我深存懷疑。

The grass is always greener on the other side

我自己都反覆想過會否墮入隔壁飯香的思想陷井。當然每個地方都有弱點,但在學習他人長處的目光下,我特別欣賞星加坡把基礎研究激勵創新, 將創新伸廷,帶動社區發展,充實人文內涵。

以下是星加坡在新年間令我驚嘆的城市動感。

雙城記 – 性格

星加坡的雨天是不用打傘,因為那滂沱的氣勢像瀑布瀉下、快加狠, 就算打了傘其實跟沒打傘沒大分別。最好就是等。 等一會,雨就會停了。如果剛巧在路中心而下大雨,那就唯有領教一下像針棘的雨勢。

星加坡人大都是謙謙君子,如果被困在雨中,總會有人向你伸出援手,我自己試過2 次, 2 次都有人自願與你共享雨傘,風雨同路。香港?Er….. 首先,香港精神是自己顧自己,你沒有帶傘,關我什麼事,一是行快點,二是自己靠邊站,總之不要阻住地球轉。

在香港,見到升降機將近關門,你不用慌急,因為刀下不會留人,𨋢門不會為你而重開。繼續漫步人生路好了。在星加坡,也不需太焦急的,但為免人家為你放慢速度,按着Door Open等你、你總不能太悠然自得地行,把碼也急步向前並say sorry, 兼致謝。 換轉在香港,是十對眼望實你,然後暗駡這道𨋢門質素太差了,門關得實在慢!在星加坡,要是你say sorry, 有把聲音響起Not to mention。

在酒店認識了個在星加坡工作十一年的香港人,她告訴我,星加坡人通常放包紙包紙巾在Food mall 的桌上,然後領餐後自己平靜地找回自己的坐位。相反,假若你在香港的中環區吃KFC, 受土地問題影響,坐位已經是一個問題。另一問題是如果你將近吃完 (其實還有碗蘑菇湯未完成)在你不遠的左手邊,會發現有個食客捧着餐盤,眼神凌厲地告訴你「還在望,吃完就走啦, Get Out! 」

這是典型香港人,直腸直肚得帶點可惡與可愛。有次回港,在機場的入境處,我在只供香港永久居民的櫃枱前排隊。

入境處職員跟我前面的女人說 「小姐,請問你是否有咗,懷孕要往另一櫃抬。」

我再重申,這段的重點是排在我前面的女人

小姐大聲道 「更係無啦!你點睇架,考入境點pass 架,我有咗?有冇攪錯!你都痴缐既,戴返眼鏡先返工啦!痴缐,返工唔帶腦⋯」

🤣🤣🤣🤣🤣🤣🤣🤣🤣🤣

No Ordinary Birds

1970 年 Richard Bach 完成了一部作品名Johnathon Livingston Seagull, 不久這部書極受歡迎,2 年間印刷超過百萬冊,成為一代經典精神書藉。

Johnathan Livingston Seagull 的故事是講述一隻海鷗叫Johnathan, 牠天生愛好飛翔,與別不同的是其他海鷗為獵食而飛翔,而Johnathan 就是為飛翔而飛翔。 牠可以廢寢忘餐地不停滑翔,為了就是要飛得更高更遠,所以是No Ordinary Birds.

因為牠的與別不同而被同門排擠,被視為outcast 。 作為一隻非我族類的海鷗,Johnathan 我行我素,天天飛翔,當同伴日以繼夜地去追逐比兢物質上的豐盛,牠不斷常試新的滑翔方法,十分愉快。

在嚝大無際的天空中,牠得到自由,也認識到同是愛好滑翔的海鷗族群,原來大家都是被族群排擠出来。在那裡,Johnathan 認識到牠的老師, 每一個跟隨老師的學生都是十分優秀。Johnathan 深信自己有無限的可能性,而且不止自己,每一隻海鷗都有着無限的潛能,關鍵在於要認真的去依從自己的心出發,follow your hearts。 當你真切地去明白自己,堅持精進,會發現沒什麼可成障礙。

老師教導Johnathan “keep working on Love”

Johnathan 明白自己的靈魂不能獲得自由,如果不能夠寛恕。即是我們常說的 Let go.

於是,內心上飛得更高的牠,返回被排擠的族群,把學到的體驗傾襄相授。當然新知識和舊規條會有一番碰撞。但在新舊交纏的火花下,整個族群獲得愛,尊重,和包容。

2012 年,Johnathan Livingston Seagull 的作者, Richard Bach, 遇上飛機失事,在醫院昏迷了一星期,與死亡擦肩而過。他的前妻日夜照料,是他的救命恩人。死過翻生後他把Johnathan Livingston Seagull 的第四部 (從未發表的最後一部)也出版了。

在死亡與存活之間走過的Bach, 他筆下的第四部也受其意外影響,是和上天的對談。他覺得生命中的任何未隨人意的突如其來都是場考驗。There’s no blessing can’t be a disaster, and no disaster can’t be a blessing. 在困難中激發出來的堅信和堅毅,可以排除萬難,令脆弱得以填滿。Johnathan 遇到故人,故人告訴牠 “Love is the only power to overcome and succeed”

請不要驚動愛情,這個love 不是指愛情,是大愛。在寶福山遇上一個不相識的Auntie, 大家只是四目交投,點頭之交,她告訴我,她家族是宗教聯合國,母親信奉基督,父親是佛教徒,姐姐是天主教途,老公是道教,她自己什麼都信的,因為all is about Love。

Johnathan Livingston Seagull 是我十五歳第一次接觸英國文學的故事,而這一個小小的海鷗對我來說可算是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人大了,有不少念念不忘的事,如信念,理想,冀昐,全部濃縮起來,實行的過程是一場修行。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有一口氣,點一盞燈。」意思是只要念念不忘地去練習,一定會有所收穫;人只要有一口氣在,就要堅持練習,直到生命之火熄滅。

唵嘛呢叭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