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

如果人不大肆慶祝農曆大年初一,其實這個日子只像正常流逝的一分一秒,會無聲無息地過。像每月的初一十五,或是印度人,印尼人的新年。人家的新年,在我們來説只是正常不過的一日。 可能人總需一些理由來為生活加油,新年的團聚就成為人間最大溫暖。

工作的習慣讓我每天一早起來就查看手機,回覆短訊。今天是年初三,依舊全都是賀年短訊。

以前過年十分忙碌,團年的日子,家𥚃的長輩都會準備林林種種的食物。外婆最愛帶我到街市買餸, 因為我永遠不會亂走,不會亂哭,不會扭買東西。每次帶我外出,她都十分放心。當她沒有手拖我時,就會叫我無論如何也捉住她的褲邊來走。而重要的是街市的燒肉店店主,每次見到我,總會送多半條叉燒給外婆。於是這就成為外婆總愛帶我到街市出巡的原動力。

今時不同往日,近年的團年飯,大都出外吃。但今年就十分與時並進,可能家中人少,不知是誰的主意,竟然從手機的電召外賣apps 如Uber eat, deliveroo 等電召回來。親友在手機努力按,然後到屋苑大堂迎接送食物的哥哥,所有的下單到齊後, 那就是今年的團年飯。食物質素不錯的,喜歡肉食的,吃肉,要素的有素。同一桌上,就像去了不同店家吃飯般,吃完又可倒床入睡,真的符合我這些資深宅女的要求,宅宅的家庭成員也十分愉快,過程中還可大聲與遠方親友互動FaceTime. 科技真的帶來生活的不可思議。

當時間跳至12 時正,與家人互相擁抱祝賀後,就是一輪網絡拜年,以手機的短訊和朋友作新年祝福。

多年前的我對此也不太習慣,但隨著工作上的伙伴, 朋友也這樣祝福,我怎麼也要跟著大潮流而走,不可不回覆。久而久之,一踏入年初一,就在那一殺那,就要覆海量的短訊,真是比上班還要忙碌。幾串恭喜,互相把祝賀video, 或圖片,你傳我,我傳你的輪迴一場。

馬來西亞的朋友Jessica 也短訊恭賀,我們讀書時代認識,她都是一個儍人,所以大家絕對是癡癡呆呆坐埋一枱。

Jessica 說「狗年呀,你家有沒有屬馬,屬蛇,屬兔的生肖,要是這幾個生肖,你今年就大旺了!」

我說「你信這些嗎,我以前每年也看什麼玲玲, 蘇民峰等的風水書。直至有一年,我沒有再看了」

Jessica: 「嗯,其實我只信合心意的預測,我把所有十二生肖好的事全都當成自己的,把不好的事全都閲過即忘,完全ignore, 因為人生是苦,但每天怎樣過是自己的選擇,每天抱著開放愉悅的心情去應付,我覺得事情都會隨著愉悅的磁場,得到更好的效果⋯⋯ 而且視每個跌倒為一個學習機會。if I cut my finger today , it’s ok, because I learn. Why did it happen, how to prevent it. I may cut my finger again but that will be the other finger, and I will learn again too.

我明白為何我和她那麼合拍了,因為我們都是傻中帶點不儍,時儍時不儍,正常中帶點不正常。不儍的她有時又帶點深不可測。

不知怎的,我腦海突然浮起幾年前看過村上春樹的一本書,《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如以往我總會寫下一篇讀後感,以防自己忘記也容易勾起記憶。沒有色彩的多崎作, 是你嗎?書中有一句關於車站令我特別記得。

經過一秒的google search, 那車站的句子是這樣的。

「這就跟建造車站一樣啊。只要那東西具有重大的意義和目的,就絕不會因為一點小小的過失便全面崩盤、化為烏有。哪怕不夠完美,也總得先把車站造出來,是不是?沒有車站,電車就沒辦法停車⋯」

所以無論今年如何,什麼生肖,日子都要過。move on, no matter what. 直路又好,彎道也好,都要謙卑地過,當然希望在逆風時,上天能賜予機會使傷口得以撫平重生。

我喜愛村上春樹的車站比喻, 那不單是自己建造的心靈車站,自己也是烈車的車長,自己烈車自己駕,在生命軌道上行走,沿途所遇到的人,來去匆匆,過客是莫名其妙的因緣和合,身邊的人也許是多世至今的久別重逢。無論烈車在途上有多擁簇,最後下車的人都會是自己。這是正常的,可能會覺得有點sad, 很孤獨。但是宇宙的定律本該如此,生時一個人,走時也是一個人。然後只剩一顆靈魂, 依照功德再附上另一驅殻,扮演不同人生,成為另一烈車的車長,又再與人相遇,相遇的時空中,車長與乘客,過客,都珍惜團聚,過着新年。

唵嘛呢叭咪吽

祝福台灣

手機的新聞app不停傳來花蓮地震的最新消息,情況當然令人擔心。同事剛巧身處台北,他在酒店也感受到餘震,房間的玻璃酒杯前後擺動,輕輕地碰撞。

我很久也沒有到過台灣了,但對台灣不算陌生,因為孩童時的我常跟爸爸到台灣工作,當年爸爸在台灣有生意的,所以我通常每三個月就去台灣一次。是的,小小年紀已開始出trip 了。

對台灣的印象是一把小紅傘,那小傘束起來像一朵紅繡球。把傘打開,傘邊像新鮮的花瓣般捲起,我一看就喜歡,爸爸就買了給我。那是我第一把雨傘。小手喜歡把紅傘在雨下轉動。傘在轉,自己又在自轉。我把小紅傘帶回港。雨天陪我上學。在校內,我一打開小傘,同學們就驚嘆,然後幾個小人兒迫在傘下,噪吵地看雨點嘩啦嘩啦地落在紅傘。

我記得。因為那把雨傘在同學不斷的一開一合間,爛了。 兒時的我像沒有眼淚的孩子,從來不哭的,只會沉默。 相反,長大了的我就眼涙泛濫,記得和文盲朋友看的那套由李察基爾和小狗演出的電影,我就哭得死去活來,用盡了朋友所有紙巾。雨傘爛了,我沒有哭,只是沉默然後小心翼翼地把破傘子帶回家。就是因為我沒有哭,過份冷靜,於是同學們就惶恐了。

那所學校校風頗好的,同學十分內疚,她把弄破小傘的事件告訴她媽媽,然後她媽媽親自和我媽媽說「不如我去台灣買回紅傘給你女兒,好嗎」我媽媽說「當然不用,傘子也會有爛的一天,爛了也是好事,那麼她不會不停在雨中自轉,不要放上心,所有東西都要用,當然會爛,完全不關你女兒事」當年沒有FB, 什麼群組,要不然她們已互add 對方了。

我記憶力頗強的,尤其對無謂的事有超強的記憶力,所以我的文盲朋友會把重要事情都告訴我,然後當她要記起事情的來龍去脈就會打電話問我。我的朋友都是瘋瘋癲癲的,只有她才能想出這記事方法。絕對是利用友情。

另一件令我聯想到台灣是寺廟,兒時我媽媽常帶我到寺廟頂禮。因為常去台灣,於是就常到台灣的一所寺廟跪拜,沒有什麼所求,只是表達敬意。我記得那寺廟的擺設,燈光和寺廟對外的馬路。我以前常以為那寺廟是泰國,但有次在介紹台灣的電視節目中,我看到那寺廟的大堂,那像菠蘿般的巨型祈福燈勾起了我的記憶。我知道了,原來那寺廟是台灣。

同事傳來桃園機場的一張相片,玻璃幕上的文字寫着「在旅行路上,有些事我們慢慢説,有個熱情的地方名叫台灣,我用思念在醖釀,牢記你的模樣,揮揮手再見,祝你旅途平安」

我在WP 有很多台灣朋友,他們都十分善良,牢記台灣的一齊,祝台灣平安。

唵嘛呢叭咪吽 🙏🏻

相片從互聨網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