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事情也會回來

為了方便和節省功夫,數十年來,我都是把衣服交由洗衣店清潔。小社區的所有洗衣店我也光顧過,價錢相若,它們有個共同點,就是店員姐姐(其實是師奶)的態度全都十分有性格,性情比中環名店的店員更甚。因為名店的店員會對熟客好一些,大客更好。而洗衣店的姐姐是十分公平,一視同仁。

就算你是多年熟客,又如何?

就算不對着你說話,又如何?

冷冷的態度,然後眼尾朝門口一掃,暗示你,門口在前方,把錢放下,你可走了。

半年前,有間新的洗衣店在街角開業,店員是名美少女,年青真是美好,太陽般的笑容。只是詢問一下價錢,她已把店鋪的咭片遞上,還說可從WhatsApp 要求上門收衫。 熱情有禮的態度在這小小社區十分罕見。真是不得不光顧。

第二天,我就提着兩大袋衣服到新店磅洗。 這新店服務真好,質量則屬一般,白色不夠白,顏色衣服不夠鮮,但我繼續光顧,因為欣賞其態度。

有次我發現有些衣服有油污,預料小店是不會負責,但不把事件告訴美少女, 我又心有不甘。於是,把事情告之,誰知美少女不但沒有推卸責任,還告訴我是洗衣機漏出來的油點,洗衣機舊了就有機會在角位漏油,美少女說可能同事在機的角位附近摺衫,就沾上了油漬。她再三道歉並幫我重洗。 自此之後,就算白衫不太白,我也不投訴, 自己再次在家漂白,再手洗就算了。

幾個月前,我發覺洗衣店再沒有美少女的身影,變了個老伯和另一婦人,態度依舊親切,我知道這小店應是轉換了東主。

我又發現衣服有油污,於是把事情告訴老伯,其實只想負責人下次盡量避免。

老伯沒聽我說完,就告訴我「沒有可能!是你自己沾上油漬,當然洗不掉⋯」

我說「之前我也有過類似情況,前任負責人說是機油⋯⋯⋯」

話未說完

老伯大聲再說 「沒有可能!是不會有油污的,此店沒有油,是你自己弄出來⋯」

我停頓,看着老伯,然後微笑。

靜靜地說「不要緊,我想拿回我放在這店的自購消毒洗衣劑。」

老伯把用剩的半支塞進我手,轉身就走。

我也離開了。

拿着半支消毒洗衣劑,不經意地走到另一街口,看到一間舊洗衣店,這是我十五年前光顧過的店舖。我對那店的老闆娘,和老闆曾經十分唸熟。老闆娘喜愛吃魚,是聖瑪利書院舊生,老闆是我姨丈的朋友,常常坐在店外的藤椅,那店的缺點就是洗衣磅很不清晰,為免有誤會和爭拗,我就再沒有光顧了。

有次在超市遇上洗衣店老闆,他說 「阿妹,回來洗衫呀」我忘了當時用什麼原因推卻。

去年,我得知信教的洗衣店老闆和老闆娘都回了天家。那刻遺憾但有感他們團聚了。

我看見店內兩名陌生員工,洗衣磅換了電子磅。門口依舊有張空的藤椅。一切依舊,只是人面全非。

我踏入店內,把消毒藥水放下,微笑並說「我是歐老闆的舊客,我知他不在了,我通常把私家消毒藥水放在店,每次磅洗,可否幫我注入」

店的婦人終於抬頭應着我

然後説「當然可以,尤其你是歐生的舊客」

轉身離開,我特意走到歐老闆常坐的空藤椅旁邊,低聲說 「歐老闆,我回來了」

“I have learnt from river, everything comes back. “ Siddhartha, Hermann Hesse

任何事情都是會回來,是一輪循環。

不得不承認,這哲理真的呼應着人生。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増不減。

一切事物的真實狀態是空的,不實的。

在時間上沒有生滅,在聖凡上沒有垢淨,

沒有喜惡之分,在空間上沒有増加,減少,只是調配不同,在萬物上的變化是緣起幻相,隱含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増不減的寂滅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