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08f60891-dbf2-4bdc-bc3c-11c8059a54dd

第三十七屆金像頒獎典禮上,穿着得簡約大氣的譚維維在台上獻唱張艾嘉執導的電影「相愛相親」的主題曲「陌上花開」。一開聲,技驚四座,「陌上花開 不忍不開,等浪蝶歸來」曲詞皆美,作曲是才女黃韵玲,作詞是林珺帆。淒美的曲,優美的詞,渾厚的唱腔。我覺得這是完美的組合,無懈可擊的作品。可惜「陌上花開」蠃不到金像獎最佳原創歌曲,也飲恨金馬。

那夜,譚維維真的唱得非常好,她唱出揪心的等待,我更愛那詞,「陌上花開」是出自吳越王錢鏐給王妃的一封書信,錢鏐甚愛自己的王妃莊穆夫人吳氏,王妃每年春天必歸臨安,錢鏐甚為想念。一年春天王妃遲遲未歸,至春色將老,陌上花已發。錢鏐於是寫信說:「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意思是田間阡陌上的花開了,你可以慢慢歸來。表面上看來是吳越王告訴愛妃大可不必急於回家,但是內裡意思就是十分柔和,並殷切希望妻子快些回來,是一道愛的思念。

古人表達等待的心情真是十分有詩意。吳越王情深等待愛妃,而張艾嘉執導的「相愛相親」就是說三代女人的故事,從老到年輕世代的親情關係以及愛情觀,女人對情的等待和執着以及冥冥之中的命運輪迴。

故事由遷墳開始,岳慧英(張艾嘉飾)是退休的中年婦人,她一心認為相愛的人要合葬在一起,於是欲把已下葬鄕下數年的先父白骨遷回城𥚃和其母親合葬。可惜遭到鄉下的姥姥(吳彥姝飾)亦即慧英父親的在世元配强烈反對。

慧英的父親和姥姥的「夫妻關係」只是寫在族譜上,沒有實質上與法律上的夫妻之實,一輩子也沒往來,男人早就少小離家、在城裏另有愛人也落地生根,但吳彥姝所飾演的姥姥岳曾氏,卻是一個深情不悔,在鄉間等足一輩子的女人。她早已備好自己的棺材,等著死後能與丈夫合葬在一起。如今丈夫的女兒説要遷墳,豈不是如歌詞「闖過徐海野 守過千佛崖,承一諾把閒隱拋下,只為你。是戎裝或布衣 絕塵走千騎,卻不見你。」生時等不到這男人,就連死時也得不到合葬的名份。姥姥這一生為情所執,被情所困,陌上花開盡,終生的等候,是空一場。她接受不了。

慧英也接受不了,東奔西跑的為遷墳爭取法律認可。慧英的丈夫(田壯壯飾)是處處相就妻子的人。就算慧英不講理,固執己見,他都會陪著她東奔西跑。相反,慧英看似討厭他的處事態度,會不斷吃醋,彷彿愛戀之中的女人都是這樣。其實他們都為對方著想,卻沒有宣之於口。是許多老夫老妻的寫照,愛情都被生活淹沒。

慧英的女兒薇薇(朗月廷飾)是個想愛卻不懂如何愛的年青女生,因為害怕母親反對她戀愛就一直偷偷摸摸地發展地下情,但又擔心男友阿達會提出分手,於是想用一紙婚書來套住他。當阿達的青梅竹馬帶著孩子出現,薇薇開始不信任阿達,他們回到了姥姥家,和姥姥結交了深厚的情感,薇薇和阿達也在姥姥的故事看見自己。阿達要到北京繼續闖蕩,和外公當年的離鄉別井;薇薇面對阿達青梅竹馬的出現,與姥姥面對丈夫新妻子的出現,薇薇決定在鄭州的等候,以及姥姥數十年來獨守空閨的堅持。就算他們不踏上這條路,結婚了,他們愛情故事又會變成慧英的愛情故事,逐漸被生活所沖淡。他們在別人的愛情中看見自己。大家都有所迷失。

在立場不同的角力下,姥姥跟慧英說想看看她媽。當姥姥看到掛在牆上的外公外婆的合照,她一時認不出來。「這是他?」她才發現,這個人早已不是當年她愛的那個人了。她愛的是當年的岳子福,這麼多年她守的,也許就是一個希望,一個約定。照片中的外公和外婆笑容滿面,她放下了。陌上花開不忍不開,等浪蝶歸來,天涯有約,落葉有情,捨不得腐壞。捨不得的是她 ,不是他。該放下了。

阿達不忍姥姥的等待之心還在,寄了張姥姥和外公的合成合照給她。姥姥冒雨跑回家,拿著照片趕緊看看,可外公那兒卻有一小塊糊掉了,姥姥拿手抹掉,糊掉的範圍卻擴大到整個臉。姥姥悲傷地哭了,看著那糊掉的臉,她只得放下。她堅守那麼多年的愛情,彷彿就是一場夢。夢裏花開,天天在開 ,天色已斑白,可惜花只在自己的夢裏開,一切如夢幻泡影。

陌上花開,開了幾代,鋪滿了人海。麈世間又豈止吳越王在等待,姥姥為了一個承諾等足一世,慧英為了愛付出畢生所有去建立一個家,年輕的薇薇,為了愛,想過私奔,然後如何,不管了,就在乎那個當下。

張艾嘉在一篇訪問說,人的改變會牽連到家的改變。在一件事情爆發出來之後,人很容易會忘記去顧慮最親的人的感受。很多的誤會與不開心,就是源於不溝通。「一家人」,彼此價值觀都不同,彷彿長期不溝通,最親的人都變成陌路人。以至最後對著陌生的冷表達最熟悉的愛。沒有相愛過又怎會有相親的緣份。

萬緣在變,聚散離合,沒該不該

誰,也沒欠誰的債。

花開花落,這是最好的安排

在泰國曼谷市中心Sukhumvit 有一個名班哲希利公園(Benjasiri Park)當年是為了慶祝詩麗吉皇后六十壽辰而建設,公園環繞着一個人工湖,園內有12座泰國藝術家創作的現代雕塑,四處種滿不同類型的植物。

驟眼一看我就認出香港也有種植的幾種樹種。如搖曳生姿得像紅衣舞者的鳳凰木,含蓄少女大花紫微,天真可愛雞蛋花和戀戀黃金的臘腸樹,又名黃金雨。

很多人以為睡蓮是泰國國花,其實黃金雨才是泰國國花。泰國人推崇金色,因為黃金色就是他們敬愛的已故泰國國王普密蓬出生日期(星期一)的象徵色,因此在泰國黃金雨又名「國王之花」。在普密蓬已故的第一個聖誕節,泰國人為了不使遊客失望,又想對已故國王表達尊重,於是在著名景點商場,鋪天蓋地都是金色的裝置,金花,和不同類型的金垂吊等,旨意為國王的花園。那燈飾的裝置設計就是以黃金雨為藍本。

在香港也有黃金雨,但論枝繁葉茂和高大挺拔的程度,真的不及泰國。可能泰國氣候持續和暖穩定,黃金雨長得特別燦爛美麗,花序隨風搖曳、花瓣隨風而如雨落, 遠看一棵棵金色花串於空中地瀉下,像一條黃金小瀑布。

認識黃金雨和其他樹種是因為從前我喜愛到九龍公園閒晃。每到週末的下午,我愛在樹下乘涼,拍攝樹影,也順道上網硏究其樹種,特徴等。久而久之,對常見的香港樹種也略懂皮毛。我愛一個人閒蕩九龍公園,節奏自己把握,看什麼,何時停,那方向,盡在掌握中。熱得不可耐時就到園內的文物探知館內享受清涼空調。我記得每逢初夏,館內後庭的一棵黃花風鈴木會開得金黃斑爛。色彩像極黃金雨,但型態豐富還是黃金雨略勝一籌,因為黃金雨又名臘腸樹,或吊燈樹,黃金花旁總有數條豆狀長的果實伴着,遠看像數條臘腸吊在樹上,當整棵樹吊滿臘腸,和有些金黃色的花自然分佈地垂飾着,型態就像一棵黃金聖誕樹,看到美麗的黃金雨,自然要用手機隨意拍。

我的攝影技術不是很好,平時只是用手機影,最愛捕捉影子,樹木和花朵。但我絕對不是愛花之人。我只愛欣賞公園的花草樹木,因為從園林的花朵中,我學會生命的遁環,花朵盛放時,花辮堅挺,花質絲滑,像美麗的青春少艾。當花兒開始凋謝時,少女步入中老年,花辮開始乾,萎縮。如護膚品牌的廣告台詞般,整體步入褪色和喑啞。當真的垂老疲弱時,花質不再重要,重點是花期盡了,徹底地老化,再落入麈土。寄生在花的蜜蜂也會受到變化,另找容身之所,然而蜜蜂自己也有其花期。

萬物皆有序,正當我為枯葉花謝而神傷時,又發覺昨天臘腸樹上的果實完滿結果,破殻沖天,成就今天這場爭豔嘭㗑的黃金雨。

我對音樂不大認識,很多優美旋律,聽過,欣賞過,就忘記了。唯獨Vivaldi 的Four Seasons, 我特別買了一張專輯放在車上聽。貫穿春夏秋冬的音樂世界,每次都令我從剎那的憂鬱中䆁懷。今日的冬天,明天的春天,然後又步入秋冬,所以一生在改變,數百年後,還是一朵花開的時間。

英國詩人William Blake 在《天真的預言》一文中寫道: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無限掌中置,剎那成永恆。」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Auguries of Innocence by William Blake

 (1757 – 1827)

《華嚴經》𥚃認為這個世界無所謂缺陷,即使缺陷,也是美的,即是今天的不完美也是「不完美之美」, 這個世界是至真、至善、至美, 萬法自如,世間的煩惱皆來欲望,自私,控制, 雜念的固執堅持和拉扯。

彷彿要相信冥冥有主宰,花開花落,真誠地愛來對待自己和身邊的一切。就會覺得這是最好的安排。

拾級而上寶福山,合十,敬禮,看到兩位蒼蒼白髮的老人背影,目光一致,呆望前方。情是真的,思念是苦,涙是咸的,花開花落,萬法有序,麈世因果。

這是最好的安排。

慢多幾拍也無妨

在泰國泡書店實在頗有趣,因為大部分都是泰文書藉。泡書店就是變成了名副其實的扮看書。 我隨意地拿起一本泰文書,胡亂地翻閲,呆看泰國文字,直覺認為普遍泰國人的字體應該是十分公整,因為每串文字也差不多,而且好像由很多個不同型狀的n組成。

(例如:ภาษาไทย )認同嗎?

不懂泰文唯有扮看書,那一刻簡直是重拾看圖識字的樂趣。在一堆泰文叢書中,我看到一本中文書,是大前研一的舊書,名《低欲望社會》。平時我甚少看這類型書的,但在海量的泰文書中,這本就像荒島唯一能吃的食物。於是我就拿來速讀。(skip and scan )

大前硏一的論點很簡單,就是社會呈現疲弱的L, 低欲望,新平庸正在帶領社會向下沉淪薪資凍漲。因為未來不明,新世代是「向內、向下、向後」,喪失成功欲,只在乎小確幸。換言之即是說年青的胸無大志,步入廢青時代。論調呼應着最近網絡竄紅的新名詞「佛系青年」。

「佛系青年」其實跟宗教没有任何關係,只是借用佛教鼓吹的隨緣論,平常心論來開個玩笑。意指新世代的青年,不大走心,太從容,有點混日子的生活方式。

其實這種「佛系方式」是的一種心理調節,因為新世代畢業後,工作和生活的壓力自會與在學時有明顯分別,凡事像無所求的佛系生活方式就成為抵抗壓力的方法, 是生存的保護罩。 當然社會的聲音就是擔心太無慾無求,會令社會進步慢下來。因為某程度上進步就是由渴望更好生活的欲望引起,没有了欲望,就没有了動力。

我覺得欲望低不至於太壞,有時當你內心成熟到一個水平,物質意慾不會要求太多,知足的定義會有所不同。例如一個人餓着肚子的時候自然會想大吃大喝一番,但當一個人已經半飽,就不會亂吃一通。而且令到社會進步慢下來的原因有很多,很多時候肆無忌憚的權慾張顯,也會令社會進步放緩。

既然都慢了,慢多幾拍也無妨。

「夢𥚃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