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香港

幾件小事令我覺得自己真的回到香港了。

第一件事:

電話一響,

「黃小姐」

我:「是呀」非常nice 的tone

「我是Conrad 既 Winnie」

我:「Conrad … 嗯⋯ 」

不敢說不認識,但積極用自己的儍腦搜索 Winnie, Conrad 這2 個keyword.

心想 , 我真是不認識她,我認識Herman,不過他是當年首爾Conrad 的GM, 而且是外國人來的。 Winnie 是誰?

再過幾秒, Winnie 說由於我是很早期的Conrad 客,今次送$3000 給我。

我:「哦,你是否sell 我入會呀」

「我唔係sell 你架,係真正俾返$3000 你, 你每次來任何一間餐廳都可有75 折⋯⋯⋯⋯⋯ 」

好勁,non stop,像不用透氣。

因為我唸書時都試過cold call, 我明白那難度,而且被cut 線,真的不好受。我都是出來工作的人,我明白生活和工作,有時真的好難享受工作,所以我盡量不會令人太難受。

我聽到個promotion 大約一半,不想令她有希望。於是我說 「我覺得你做得非常好,但我沒有興趣」 當然,不會讓我這麼容易收線,因為我把聲太好人了 (是真的)

坦白說這個Winnie promote 得頗好,因為當我婉拒後,她開始改變sell plan 的技巧,開始和你簡單interact及拋出三個快速回本的方案。其中一個好像是10 位大人在大時大節食一餐 dinner buffet, 一次已可回本。(但為何可回本條方程式,我已忘了)

Ok, 「多謝,我真不適合」

她即非常禮貌地問「可否告訴我為何不合適」

我知道任何一個原因關於個plan 值不值得,抵不抵買,也會被反駁。所以,我說 「其實我大部分時間不在香港」

她的tone 即時四川變臉 「哦,咁bye bye 」

哈~ 非常香港!我不覺難受,我明白的。

第二件事

很久沒有出海港城,發覺原來有個extension block, 那裏的餐廳超美 ~ (我的意思是裝修)

每間也好像可看到無敵維港(個境,是無得輸)

晚上八時,我就和媽媽,打算隨意試一間。

可能我比較落後或真的out 了,原來所有餐廳也是要分2 輪晚餐時間,並每間也有很多客人熱切無悔地排隊,我差點以為他們是不用付錢的。

其中一間,吃成都菜,我真是不知什麼是成都菜,於是在reception 拿個menu 來看看。Reception 小姐那張臉,像刀鋒般利落,橫掃了我們兩母女一下(竟然!哈!我們可能太平凡了)

當然不會貼錢買氣受。 但我深深感受到自己已身在香港!

第三件事

信用卡公司送了張百貨公司的cash coupon給我,不想浪費,就趁大減價去把cash coupon 用掉。誰知⋯ 當我一推玻璃門,突然發現一隻啡色老鼠與我同行。我呆了一下,沒有大嗌,但一秒過後,百貨公司的師奶大嗌,此起彼落,一嗌再嗌。她們好像在玩過山車般。 哈哈。 其實我也很驚慌的,我也很驚老鼠的 (要說十次)但慶幸人生终於到了不會亂嗌亂走的時代。

生活上一些瑣事

在我家屋苑工作三十幾年的保安叔叔跟我說,五月十二日是最後一天工作,完成三十幾年的保安生涯。

我呆了,真的嗎?

我不敢相信,因為保安哥哥每天都在,每天大家都打招呼,他一見我回家,就會趁我開信箱,跟我分享他的生活。2003 年, 他置業。然後兒子成家,前年兒子為他添了個男孫。如果我買蛋撻吃,必會買多2 個給他。

嚴格來說,保安哥哥看着我大的,而我也見證着他的生活。

我告訴他 「5 月12 日,我不在港呢⋯ 」

他說 「不要緊,再見不好說」

我有點難過。真的很難過。

在離港前,我在相熟的餅店買了個芒果拿破倫少甜蛋糕,寫上

「祝陳Sir , 榮休之喜, 天天愉快,時時健康」

我親手捧到他面前

他也感觸起來,因為意料之外。

我自己好易感動,好易哭的,所以一早已強忍淚水,但眼眶還是熱的。

大家攬攬。 非常真摰的擁抱。

這麼多年了, 真的⋯ 已當每天和保安哥哥的簡單對話視為理所當然。

而我也差點忘記,世上沒有理所當然

5月12日,在哥哥last day 那天,我在外地whatsapp 哥哥

祝他生活愉快,身體健康。

他也給我一些祝福,並放了張感謝咭在我信箱。

人生變幻無常,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慶幸大家真的在乎相聚這一刻。

我頗喜愛「相聚一刻」這幾個字。相聚一刻是一部日本卡通, Maison Ikkoku 的中文譯名。 內容不大全部記得,但我記得有個漂亮的女主角叫響子小姐。因為我從來主觀地認為故事的響子小姐就是卡通版周慧敏,長髪,大眼,白晳小臉,溫柔。就算現在在報章看到周慧敏,我也會聯想到她是響子小姐。

除了響子,令我印象深刻的還有男主角裕作。 因為裕作的人生很寫實,很貼地,像極普通的一個人。裕作從來並非一帆風順,甚至可謂波折重重。考大學要重考一年,幾經波折才能考入大學。畢業後又遲遲未能求職成功,以為在職有望,怎料未上班、公司已結業。後來在大學前輩的介紹下,到幼兒園兼職,至此才發現自己原來頗為善長照顧幼兒,終找到人生目標,立志以保母為業。以為可順利轉為正式員工之際,卻又碰上經濟不景,幼兒院要削減經費,兼職的裕作首當其衝被裁。人生茫茫,好友阪本有介紹他到廣告行業相關的工作,實質是到了夜總會做拉客。 後來裕作總算堅持下來,逆景中考取保母資格,並順利獲聘,自始才走上較平穩的道路。

我相信人人都是裕作,只是程度上不同,每人的生活之日常總有自己的跌宕起伏。

晚上時份,同事和我為公司一些事情而煩惱,沒有結論,唯有順其自然吧。

説是順其自然,但轉頭我又在公司群組WhatsApp 寫道,「我說順其自然,但大家不要捉錯用神,順其自然是竭盡所能而不強求,而不是兩手一攤而不為」

大家當然已讀不回。

打波才下雨,趕工才死機

人生不如意事當然十常八九, 最常發生應是趕工的時候死機。電腦好奇妙,早唔死,遲唔死,硬要在我正準備完畢項目的情況下,突然死機,突然昏迷!那麼精準地算到何時是good timing 的事,只有電腦才做到。

真的死機,我沒有眼花,臉色一沉,restart, 再沉。 平時愉悅的我黑臉了,晴天pig pig (晴天霹靂)(背景音樂應是突如其來的狂風雷暴)

怎辨? 找救兵啦當然

但這刻真的是good timing, 因為同事已經下了班。

猶豫, 還是打電話給電腦哥哥, 持着自己平時好人,經得起被人背後說我不懂看時間。

電話不通, 掛下。

於是⋯ 一片迷茫

Whatsapp 問懂電腦的朋友

遠水不能救近火

然後⋯ 不知怎辨

又打電話問⋯ 我的文盲老友。

她說 「嗯, F8 ~ 狂按」

於是, 我把F8 按到像廚房師傅正在切菜剁肉的快刀功。 (我突然覺得鋒味厨房的刀法配音可以用狂按F8 來代替)

電腦進入安全模式

往往人家用是安全,我用就不安全

我對於這,不感驚訝

電腦哥哥回我電話,謝天謝地

他教了我幾招, ok 掛缐

又回到電腦前

奄奄一息間,不停reboot, 拔線,按power on 3 秒,再開機。 像為電腦作心外壓般凝重。 行的,進入正常模式, 選擇卸取裝置, 又卸不了。

不出我預料

又打給文盲朋友, 她說,「我知了,它不喜歡你重新開機呀,你直接關機,再重開」

「電腦也有分喜歡不喜歡嗎? 」我問

「有」她說 「它好像不大喜歡你」

「ok…. 」一片無奈

Reboot, 漏斗,等待,安全模式,reboot, 正常模式, 卸除,卸不了,reboot , 無盡輪迴

文盲朋友說 「等下啦⋯ be patient 」

時間將近, 都無計啦, 唯有忙而不亂,累而不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