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現代變形記

香港不知是否天氣太熱,地盤太多,還是社區衞生惡劣。今年夏天蟲鼠蟻滋生得特別多,有天出外工作,同事站在我前面,有一條白色厚厚的毛毛蟲慢走在他身上,我當下定一下神,眼明手快地把牠撥在地上。自此之後,公司同事一見到有什麼奇型怪狀的昆蟲都會大聲地呼喚我。

我的確是不太害怕昆蟲,這點要向我外婆致敬。 兒時日託在外婆家,她是打仗時代逃出來的女人,她的思維方式都是圍繞着怎樣生存。她說,打仗就是要走難,得學懂怎樣對抗恐懼。於是她的教育孫女方法就是捉蟑螂,外婆頗聰明的,沒有心理學學位的她,竟然懂得運用systematic desensitisation 的方法來解除恐懼。首先,婆婆着我近距離觀察蟑螂,然後隔著保鮮紙捉摸牠,下一步除去保鲜紙徒手捉住牠,維持捉着的動作一分鐘,再掉入廁所。那時,大約四歳,成功學會了徒手捉蟑螂後,外婆說「下次教你捉老鼠。」

可幸也可惜,她家中沒有老鼠,所以我未學過捉老鼠。我是驚老鼠的。

同事家住紅磡,受周邊的地盤影響、家中有一堆老鼠,她在公司茶餘飯後時把那堆不速之客說得繪型繪聲,單是聆聽,我已十分驚慌。同事其實也驚的,但活在分享的年代,她怎也要跟我分享,我想停止對話也不能。她說現代的老鼠是變種的,牠們知道怎樣力度步入鼠籠吃餌物而那度門是不會關上。牠們不再怕光,白天也出動。不再怕驅鼠器發出的滋擾分貝,牠們懂得適應那頻率的。當然不怕人,現實是人怕老鼠遠多於老鼠怕人。

打開報紙app, 發現原來馬𩣑山也有鼠患, 戶主在家中設下天羅地網,並會每天翻看家中的視像錄影,查看老鼠的逃走路線,然後對症下藥再作調整。從視像錄影中他發現有隻老鼠已被老鼠膠困着,但一隻已成功避過所有陷井的老鼠竟然回轉頭營救,用力把被困的老鼠扯出,最後雙雙成功逃離現場。老鼠真的變種了,連老鼠也有手足情。

我突然想起卡夫卡筆下的變形記(Metamorphosis) 小說的主角是一名推銷員,一天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了一條巨大的甲蟲,

變成甲蟲以後,縱使自己感到驚慌,還憂慮着家人,他擔心如何替父親還清債務,如何送妹妹上音樂學院,如何支撐整個家。其父母和妹妹知道自己的兒子和哥哥變成甲蟲後,沒有寄予同情,妺妹由初時為甲蟲送來食物到後期已停止供應食物,並逐漸對他心生討厭,最後更覺得是一種負擔,不單止妹妹,甚至連爸爸和媽媽也想想擺脫變成甲蟲的兒子並消滅牠。

甲蟲知道家人也嫌棄牠後,自己已喪失生存意義,消㓕自己的決心比家人更強烈。當甲蟲死後,爸爸說「現在我們要感謝上帝!」然後在胸前畫十字,媽媽和妹妹也在身上畫十字。

再看本地新聞,「狂人疑不滿巴士跳站,在巴士座位插針」 「地䥫土瓜灣站罔顧安全,用廢料穏固」有時真的人性與人型脫節,不屬人的動物可能比人更具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