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常紫薇

宋代詩人楊萬里有句:「誰道花無紅百日,紫薇常放半年花。」

是的,通常由五月開始就會見到含苞初綻的害羞紫薇, 一轉眼,紫薇就像美麗少女盛放在六月。八月,紫薇會開始有點疲倦,但如果外缘許可的話,怎也會堅持到十月初。

我家門前有個大公園,公園門前有3 棵大花紫薇,每天晨早大媽們就是在涼亭前,朝着紫薇在跳「狂野之城」。有段時間沒有回港了,經格友Lu 紫薇的氣息和 奧斯卡小姐紫薇之城說說她們家附近的紫薇,我也想起我家門前的大花紫薇。

滑着手機的photo album, 我找到三年前拍下的一張大花紫薇,那年那天是六月的一個星期六,學習完(初階)內觀禪修班後, 步行回家時,天色素白,抬頭看到紫薇映在空中,像畫紙上的一束花,隨意地拍了這張。

我愛手機隨意拍的,因為每一個當下,都在流逝,可一不可在,這一分鐘的你,怎也追不回上一分鐘, 於是不自覺地就會覺得有些當下值得紀錄下來。最方便的方法就是用相片作凝視,然後Instagram (紀錄) 起來。 以為保存了,其實是一埸手機程式化的送行。

前陣子,在街上巧遇朋友,他告訴我,他爸爸在七月初離開了。我給了他一個深深的擁抱,他說「沒事」「非常安祥」 「在夢中走的」我說 「那是最好的結局」

別了後,當晚朋友whatsapp 我, 大家短訊了很久。話題當然圍繞生活,和離別苦。 作為半個CBC (Canadian born Chinese ) 的他竟然說 「萬般帶不走, 唯有業隨身, 粗茶淡飯隨緣過,富貴榮華莫強求,一旦無常至,方知夢𥚃人」  我的反應是 「你是否在google?」

因為以他小學六年級的中文程度, 怎可明白這句意思。

我當然也懂google

「擁毳對芳叢,由來趣不同,髮從今日白,花是去年紅,豔冶隨朝露,馨香逐晚風,何須待零落, 然後始知空」- 觀壯丹, 文益禪師

詩詞的背景是五代南唐中主時代,唐主李璟邀文益禪師入宮論道,午齋過後,李璟與大眾齊到御花園觀賞牡丹花。皇帝一時詩興大發,請文益禪師作詩詠花。文益禪師即席賦出「觀牡丹」

每人對花的看法也不同,當皇帝興高采烈地看到鮮花年年紅艷如昔的時候,禪師所覺察到的,卻是鮮花開滿背後的無常意趣,頭頂上烏絲都變為白髮,鮮花雖然從早上的嬌嫩豔麗,一直延到晚上還香氣飄滿,可是無常的過轉已悄悄到來。故此禪師最後點出,在牡丹盛放之時,應該覺悟到它轉瞬即逝的事實,不要待見花謝凋零,才明白到現象是空。

説回三年前的大花紫薇,自從那天後,我再沒有見過比那年六月更美的大花紫薇,可能是心情影響閒情。再看這張三年前的照片,相片捕捉到的色相,我以為留下了,真實的色和相都已經不再存在,只是真實的曾經。

微塵來到三千大千世界,多少個色相在眼前生生滅滅變化,變化又豈止記憶中的紫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