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細水長流

感冒了七天有多,病情不算是最嚴重,但不知為何,這次感冒像永不斷尾的鬼魅,怎也纏繞着我。藥物可以把它抑制,可是也令我昏睡得變了一頭豬。有時,服了藥物上班的我,工作時比豬還要蠢鈍。平常步行就像一頭活疆屍,只差我真的是步行而不是跳著,要不然應該被人誤會是從電視機爬出來的長髪魔女。

終於捱上了第七天,為了不想成為城市女鬼,我沒有吃藥了,沒有吃藥就不會昏睡,也未致於累得要把握升降機等候時間,站著小睡。

放棄了藥物,終於清醒了。我寧願天天帶著口罩,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般地咳嗽,也不願再服止咳丸或止咳水。因為清醒實在太重要了。

在這七天,病情其實不算最苦,最令我折騰的是藥後極累。每晚回家,我都有個唸經的習慣,大約一小時,普門品,心經,大悲咒,每天一品地藏經各一次。有些晚上我想放棄,但我問一問自己,我會否放棄吃飯?我會否放棄工作上的死缐(deadline) 項目? 我會否放棄刷牙漱口? 我會否放棄回覆工作同伴的手機訊息?(工作訊息一不回覆,後果自負)不會⋯ 那為何我想過放棄這習慣。再細想⋯ 只是我懶⋯ 潛意識想放棄。

於是這七天, 在放棄之間,堅持着,就算是唸一小品也好,十分鐘也好,常警戒自己寧可短不可斷,風箏不斷缐,修行不能離開生活,前題是不能斷離心頭。

也像寫這格子般,我曾經告訴自己一星期,一篇blog post, 不論寫什麼也好,不要讓它斷。

細水應當長流,但願風箏不斷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