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明天

在日本,酒店的職員友善地提醒我,這幾天會很涷,除了教曉我開暖氣外,還教曉我怎樣善用套房那扇傳統日本窗。 日本窗置在室內,有兩層、一層像是用白色半透明紙盪上木板的趟窗,趟開木板趟窗,就是另一層格子趟窗,一整塊都是錶上日本窗紙。格子窗紙趟窗以外就是一道不能開啟的玻璃窗。職員告訴我如果覺得涷,就把兩道趟窗關上,冷空氣會被隔着。如果暖氣太強,覺得焗促,那麼可把木板趟窗和格子紙窗趟開,空氣會瞬間流通。

職員離開後,我打量著這道設計,頑皮地把窗趟來趟去,來來回回。關上所有紙窗,陽光依舊能透入房內。 很愛這自然光,比家內的窗簾更好,更具功能性。據説傳統糊窗纸的漿糊是用米飯調製而成﹐窗纸糊上去之前﹐還要浸泡在河水裡一段時間,領略大自然的喜怒哀樂,直至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所以泡過河水的窗紙糊上窗之後,再也不怕陽光和風雨的折腾,守護着室內每一角落。

我不能確定酒店的紙窗是否用傳統方法來做,不過看上去,挺堅挺,不像容易被吹破之感。我很愛從窗口看街景, 打開所有趟窗,房間在高層,居高臨下的望著新宿,高廈都變得像小積木,大街上的人羣顯得格外渺小,我只看到車籠在城市中的點點紅光。再看遠一點,我看到東京鐵塔。「媽~ 你看!是東京鐵塔」遙指遠處,我們相擁着,又想起今次遊日的目的,就是帶媽媽和家人去看聖誕燈飾,於是立即吃過晚飯就往六本木出發。

日本的燈飾美在大型,新穎, 有大品牌贊助,在成本上已經如有神助,贏在起跑線。六本木山的聖誕項目Moët 香檳贊助,另一邊的大型商場Tokyo Midtown 則是珠寶品牌Harry Winston 贊助,歷時數分鐘的光幻聖誕巡禮,我沒有認真了解項目介紹,但音樂和視覺效果俱美,一個個光亮的波波升上半空,像星球一般環繞著場地,然後變色。我直覺認為是表達宇宙,再生,和遁環。(其實我真的不知道這主題是什麼) 媽媽則覺得此項目有點悶,比較喜愛傳統燈飾。我告訴媽媽、「你不覺得像宇宙嗎,一點點是星球⋯ 變幻⋯」媽媽說「你想多了⋯⋯只是變色的LED波波燈。」

第二天早上、我又把兩扇紙窗趟來趟去,覺得紙窗很特別,像一道界線把室內和室外分開,趟開紙窗,就成為我和窗外風景的對話。我愛看窗外景色,舊居的書房,書桌旁有道大窗,白天溫習時,自然光射入,一室暖和。莘莘學子的年代,常常温習至清晨,我最愛看早上六時至八時窗外的街景,途人趕着上班,買早餐,公園內又有晨運人士做早操。每人各自各生活,但又同時迎向着新的一天。

有日清晨,窗外突然下起大雨,途人紛紛四散避雨,有的昂步在雨中前行,有的落荒地躱在簷下避雨。我在室內,透過窗戶看此情景,像天上的神仙看著凡人折騰。巧合地那年公開考試的題目就是「下雨天」,看到試題時心中喑喜,我把窗外的情景寫下,起碼不致離題。

若干年後,我看窗外的風景,人生已過了所有大型考試,不需再為分數而溫習的日子實在泰然,連看景色的心態也不同。有年在外工作,每早窗外都有名老婦練習向後行,相信她是在訓練腦部平衡,即是等如自己用慣右手,左腦發達,左手小用,右腦應該遲頓。所以應該如老婦般,多用左手,訓練腦袋。

除了下雨天外,只要是晴天,我都會看到老婦在倘大的公園平地向後行,雖然老婦是向後行,其實每步後退都是勇敢堅毅的前行。我也常試過左手寫字,或工作,不消半小時就放棄了,所以放棄很容易,堅持很難。如果一個人能持續堅持一件事,就算微不足道的小事,能堅持一百天或一千天,那偉大的堅持已把小事成就出大器。

在2018 年最後一天,我不想再給什麼目標給將來的自己了,因為大部分都會半途而廢或未如人願。怎樣也好,我告訴自己,小想法又好,大理想也好。堅持的小改變會是一個大世界。問題是自己會否每天迎風地「倒後行」。

「倒後行」也要看天氣,在下雨天向後行十分危險。 凡事也需要彈性的靈活。如果風太大,趟上紙窗。風和日麗時,就趟開紙窗,如老婦,頂着日出「後行」。

遙望鐵㙮,衆生皆忙,時間流動,又是新的一天。

致明天: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對「致明天」的想法

  1. 哈哈! 媽媽說的一針見血啊~ 好直爽的媽媽。
    就是! 眾生皆忙,忘其本心。 實斷狐疑,一心度心~ ^^
    妳在窗前的觀察讓我好感動。 無明妳實在好敏銳,讀著妳的睿智之語,獲益良多。 時時檢視著自心,道上平穩~
    祝福妳和媽媽吉祥快樂!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