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是好日

近日欣賞了一套非常好的日本戲《 日日是好日》 此片改编自森下典子著作《日日是好日-“茶”教给我的15件幸福事》

故事一開首講述典子(黑木華 飾)在20歲那年的春天,在無可無不可的心態下和表姊美智子(多部未華子飾)一起到茶道老師武田(樹木希林 飾)的茶室學習茶道。一入茶室,牌扁就寫着「日日是好日」

武田老師說這世界的事物分為兩大類,一是立即理解,二是無法立即理解的事物。無法理解的事物只要長時間接觸,就能漸漸了解。我想,這像人生一樣,格格不入的歩伐,自我迷失的慌惶,在種種豪無頭緖的事情上,不理解,日子也要過。這刻不理解,闖過了,有天自會漸漸明白。

茶道要從形式學起,因此武田老師逐步介紹茶道的所有繁複程序,例如抹茶具的布叫帛紗,帛紗的摺法,往茶碗倒水時動作要流暢,盡量發出少點倒水聲音。茶筅是打抹茶粉的那個掃子,茶杓是舀抹茶用。進房時要先踏左腳,一塊榻榻米必須走六步等。這些規矩就是形式,把形式做到位,基本功打好,有天自然心領神會,種種形式只是成為到彼岸的工具。

表姐美智子後來結婚了,就沒有再學茶道。只剩典子每星期在茶室不斷重複動作。 久而久之,典子的心開始靜下來,有日她能聽出倒熱水和倒冷水的細微分別,開始掌握到心無雜念而生其心,活在當下的精神。

在茶道學習的24年,由20 歲學到44歳,青春少艾的典子已步入成熟的中年。如每一個人,工作失敗有時,愛情失意有時,悲痛有時。致親逝去的悲痛是每人皆要面對的人生必修課,父親的逝世,令典子感受到人生的悲歡離合,點滴在心頭。她哭過,氣餒過,跌倒過,又站起來過,笑過,也堅持過。

人生的甜酸苦辣之間,茶道精神的帶領下,典子學過的點點滴滴連成一線,直心就是道場,此直心不是心直口快的直,所謂直心就是心不扭曲,没有波纹,念念都是平直的。念念是好的。 若以無處用心,無得失心,來做一切事,心處平凡中,就無分別心。日子也沒有分好與壞,沒有喜愛和厭惡。自然就是牌匾上的「日日是好日」。

原來人生的一切事,就是以「日日是好日」的精神侍奉。

我們的心境,快樂時很怏樂,失意時很消沉,怎能「日日是好日呢」?

關鍵在於自心,心態很穏的時候,就一切都是好的,不是硬要把不好的事也自我遊說作好,而是當遇到錯敗時,以無分別心去處事,一期一會,此錯此敗,此悲此痛,就在此時此刻,不會再來,因此怎樣也得竭盡全力地活在此刻中,就算是痛苦,是一杯苦茶,也要用心品嚐,才叫活在當下。武田老師說「每抹一次茶,無論是相同的家人抑或朋友,都要當成是最後一次。」

遇上人生的難時,不用解釋,不問因由,不去抱怨,做到最好,好也好,壞也好,直心不亂,不躁,不倒,寬心時開心,鬱意時承受,感受它,體會它。像一顆岩鹽溶入大海之中,就能成為大海,若一顆鹽排斥現實,永遠只是一顆鹽。

宋代無門慧開禪師有云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不順意時是好的,順意時也是好的,就再沒有令你困擾的人和事。生活年年是好年,月月是好月,日日是好日,時時是好時,念念是好念。

熱水2蚊

在韓國零下八度,是寒也是冷,冷風迎來是削骨刺臉的, 但我也扺得住。反而回到香港,在太古廣場,已穿上防風乾濕褸,加毛衣,我就差點凍死在香港。空調的冷是入心入肺。那天和媽媽去太古廣場的日本料理和她的中學朋友吃飯,事前我已告訴她,天氣乍暖還寒,刺身等食物最好不要吃⋯ 吃熟的食物。

當然⋯ 她一看見肥美蝦刺身,把所有忠告都拋諸腦後,吃完肥蝦就吃肥帶子。我見她一臉満足,也由她吧。結果當晚回家,她就開始狂咳。初時我以為她是氣管敏感,給了她一些成藥,第二天好轉多了。晚上,媽媽突然想吃蜜糖餅,我已告戒她 「你未完全康復,吃蜂蜜加餅會起痰的」 當然,又不聽女兒話⋯ 又吃

結果當晚咳得很厲害,痰特別多,還有喉痛。她自己也開始後悔了,咳得很辛苦,嚷著要入院。我告訴她,醫院的細菌比家𥚃還要多呢。而且一入醫院深似海⋯

深夜,趁病人少,我帶她去私家醫院的門診。在輪候期間,媽媽很累又口乾。我把她輕輕靠牆,自己去星巴克要杯䁔水給她。誰知醫院的星巴克説暖水要收費,而且只能供應espresso 般大的外賣紙杯。我覺得⋯⋯ 真是很「冷」

好吧,收費多少?店員說 「五毛」

我跟店員說「我付2 元、你給我最大的杯,要暖水,熱水比例佔多些」

店員說「公司只可⋯⋯」

我用慣常溫柔但也帶點冷的語氣說「你可告訴公司,這客人不是好人,她家人是病人,她說如果肯付2 元,也不給供應大杯裝熱水,是不人道,明天你公司會收到信,並會十分後悔,現在個轉捩點在你手,你肯不肯供應病人熱水?我願意付費,你公司明天要不要出「關公」來應付,一切都只在你的一杯熱水,病人想要一杯熱水,合情合理」

終於,付出2 元,得到(tall size )熱水

媽媽還在牆邊睡著,她半醒地說,「很冷」

慢慢地喝着熱水。我告訴她「醫院是冷的」

過了兩天,女兒(我)也弄到在病的邊緣,但我不能病的,病了,誰來照顧媽媽。於是,一有狀況,我就吃藥抑壓徵狀。感冒,喉痛的處方,現在我也略懂二三。其實這樣是不好的,但如果你身處香港,看見門診急症,內科入住率,每天也超額135%。自會明白什麼是「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