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水2蚊

在韓國零下八度,是寒也是冷,冷風迎來是削骨刺臉的, 但我也扺得住。反而回到香港,在太古廣場,已穿上防風乾濕褸,加毛衣,我就差點凍死在香港。空調的冷是入心入肺。那天和媽媽去太古廣場的日本料理和她的中學朋友吃飯,事前我已告訴她,天氣乍暖還寒,刺身等食物最好不要吃⋯ 吃熟的食物。

當然⋯ 她一看見肥美蝦刺身,把所有忠告都拋諸腦後,吃完肥蝦就吃肥帶子。我見她一臉満足,也由她吧。結果當晚回家,她就開始狂咳。初時我以為她是氣管敏感,給了她一些成藥,第二天好轉多了。晚上,媽媽突然想吃蜜糖餅,我已告戒她 「你未完全康復,吃蜂蜜加餅會起痰的」 當然,又不聽女兒話⋯ 又吃

結果當晚咳得很厲害,痰特別多,還有喉痛。她自己也開始後悔了,咳得很辛苦,嚷著要入院。我告訴她,醫院的細菌比家𥚃還要多呢。而且一入醫院深似海⋯

深夜,趁病人少,我帶她去私家醫院的門診。在輪候期間,媽媽很累又口乾。我把她輕輕靠牆,自己去星巴克要杯䁔水給她。誰知醫院的星巴克説暖水要收費,而且只能供應espresso 般大的外賣紙杯。我覺得⋯⋯ 真是很「冷」

好吧,收費多少?店員說 「五毛」

我跟店員說「我付2 元、你給我最大的杯,要暖水,熱水比例佔多些」

店員說「公司只可⋯⋯」

我用慣常溫柔但也帶點冷的語氣說「你可告訴公司,這客人不是好人,她家人是病人,她說如果肯付2 元,也不給供應大杯裝熱水,是不人道,明天你公司會收到信,並會十分後悔,現在個轉捩點在你手,你肯不肯供應病人熱水?我願意付費,你公司明天要不要出「關公」來應付,一切都只在你的一杯熱水,病人想要一杯熱水,合情合理」

終於,付出2 元,得到(tall size )熱水

媽媽還在牆邊睡著,她半醒地說,「很冷」

慢慢地喝着熱水。我告訴她「醫院是冷的」

過了兩天,女兒(我)也弄到在病的邊緣,但我不能病的,病了,誰來照顧媽媽。於是,一有狀況,我就吃藥抑壓徵狀。感冒,喉痛的處方,現在我也略懂二三。其實這樣是不好的,但如果你身處香港,看見門診急症,內科入住率,每天也超額135%。自會明白什麼是「靠自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