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往矣

文盲朋友被稱之為文盲因為她大學時期的功課和小組功課,全都是以抄我的功課來畢業。我叫她做文盲,她就叫我作美盲,因為我不懂審美,所有女同學我也覺得美,她有回說 「請不要讚我美,我不希罕,你的標準太低了!」在這點上,我未曾讚過她美,亦未打算讚她就被打回,心想還好,省回。

吳冠中曾說 「文盲不可怕,美盲更可怕」

說來也是,謝安琪和容祖祖在我眼中是沒有分別, 而我也真的分不出誰是陳偉霆。 看來不止美盲,也有點臉盲。

文盲就不同,她有作為金牌經理人的潛能,她愛好發掘具才華的歌手,當年周杰倫未紅時,她把耳機塞給我,要我聽一下他的作品,問我怎樣?我覺得沒有好和不好⋯ 她直說 「美盲!」 直至周杰倫紅透半邊天,她又對太受歡迎的明星沒太大興趣。

那時,除了周杰倫,她還介紹我去欣賞Damien Rice, 一位愛爾蘭藉的唱作人,其名曲Blower’s Daughter 令我印象尤深。 我們那時大家有個共同興趣,就是傾電話,CD 機在旁,互相播放心水歌曲,新歌舊曲她都懂的,我只懂很少。由於當時對Damien Rice 有興趣,我在CD 店溜漣時找到一隻他和女友Lisa Hanningan 合唱的專輯,專輯只有一首歌曲叫Unplayed Piano是 2005年他為昂山素姬60歲生日而創作。

歌詞旋律皆美, 歌名的由來是在軟禁期間,昂山素姬的鋼琴壞了,欲想修復也連番受阻。我把 Unplayed Piano 播出,尾尾道出歌曲由來。文盲在電話的另一端沉默細聽。 哈!我終於找到她不懂的歌曲了,她好明顯未聽過。

也因為這原因,我對Unplayed Piano 特別有情感。 前陣子在清理物件時,很多CD 也割愛轉送或捐贈出去。留下來的只有4 隻CD, 一隻是鋼琴版佛曲,一隻是黃慧音主唱的心經,一隻是俞麗那的梁祝龬琴版,最後就保留了這隻只有一曲的CD, Unplayed Piano 。 我把這首歌重播,歌曲依舊動人,可惜昂山素姫已由民主聖人,人權鬥士,變成滅絕羅興亞伊斯蘭難民的幕後當權者。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

昂山素姬的政治變臉無不令世人失望和悲傷。相信比一般世人更感慨的還有為她作曲的Damien Rice。

Damien Rice曾經駕着小船秘密地潛入缅甸境内與被軟禁的昂山素姬會面。過後他說 「關於世界正在發生的一切我不想介入太多,但每當有人被扔進黑暗的深淵,向你求援時,我豪不猶豫意去找根繩子去救她,特别是一位如此高尚的女士。」

在2006年,他參加奧斯陸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音樂會,為推廣緬甸民主運動,和呼籲釋放昂山素姬,現場演出Unplayed Piano, 技驚四座。當日的歌聲激昂了世人對昂山素姬的精神支持。為了重溫昂山素姬的事跡,頒獎典禮音樂會當天的視屏也倒帶出1989 年的一幕,昂山素姬一行人,遭遇政府軍阻攔。她讓眾人退到一邊,而自己卻在民眾和士兵的注視之下慢慢地朝著槍口走去。一位美麗的女性面對槍口表現出的平靜和勇氣。溫柔的和平是股不可思議的力量。 士兵退卻了,昂山素姬和民眾走了過去。這一幕令世界動容。

可惜經典的政治感動成為今日的現實諷刺。

有評論說可能昂山素姬沒有變,只是在極權體制下,一種自然的人性變遷。因為極權主義是建立在敬畏、恐怖和暴力的基礎系統上。 長時間生活在這個系統中的人會不知不覺成為這個系統的一部分。恐懼是陰險的影子,它很容易使一個人將恐懼當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成為一種習慣。昂山素姬對政府的腐敗其實很明白,她曾說「導致腐敗的不是權力而是恐懼,那些掌權者恐懼喪失權力及無權者恐懼權力的蹂躪,都導致了腐敗。」

尼采曾說 「與怪物戰鬥的人,要小心自己不要變成怪物; 當你望向深淵,深淵也同時在凝視著你。」

2018年,昂山素姬被指對羅興亞伊斯蘭難民遭迫害事,不發一言,西方社會不滿昂山素姬背叛普世人權,褫奪了昂山素姬的諾貝爾和平獎。不知道Damien Rice 再唱 Unplayed Piano 時會有什麼感想。

一切都在流動着,一切都在變化着,回首過去,一切也俱往矣。

不止歌曲的主角已變,連Unplayed Piano 的另一主唱者Lisa Hanningan 在2016 年也正式離開Damien Rice 的歌團,所有她和Damien Rice 有關的工作正式劃清界線。 2018年, Lisa Hanningan 也另嫁他人。 Damien Rice 在一專訪曾說,沒有Hanningan 在旁告訴他那一個曲調不好,是他最不習慣的事。他曾經邀請她重回樂團,他停頓數秒後,續說 Hanningan 堅持個人發展會更美好。

我把Unplayed Piano 的YouTube 傳給文盲。文盲的反應像當年第一次聽樣,靜靜細聽,然後說 「新歌來的?」 完全把我當年介紹這曲的背景忘了。

有時,我嘆世事多變化,世事望我卻依然

天空之城

文盲朋友最近有一個興趣就是學配音,每次課堂後都會把配音錄像帶傳給我,要我提供意見。她的習作很廣泛,有廣告,有卡通片,有古裝片,還有韓劇。最近她就學習配韓國其中一部賣座電視劇 「天空城堡」。 我家裡沒有電視多年,平時也只是靠電腦和手機收取資訊,所以其實我對很多劇集也不認識。

如果不是文盲朋友要配韓劇, 我根本不會看「天空城堡」 , 而當我要去評論她的配音,我得去了解角色背景。

原來「天空城堡」 是新一代神劇,故事講述「天空之城」為一座韓國豪宅,居住在那𥚃的人都是全國最頂端0.1%的上流社會階層。 他們全部都是名牌大學畢業,太太們本身也出身富裕,丈夫不是名醫,就是知名律師,教授等。

在韓國,「你是誰?」 「來自什麼家庭」 「在那裡畢業?」 「在那裡工作?」 這些標籤都主宰了整個社會價值,因而自幼的成績是影響人生的第一步。 劇中的太太們都希望培養自己的子女成為將來的名醫,教授等。孩子的成績,前途也成為父母間的明爭暗鬥。

我很少會追韓劇,因為害怕韓式的呼天搶地,至死不渝的愛情元素,但這套劇不錯,好看之處,在於意想不到,而充滿社會荒謬。我初時以為那荒謬是誇大劇情的方法,例如天空城堡的一住戶,其兒子順利考入首爾大學的醫學院,鄰居們也紛紛為其設宴慶祝,美其名的恭賀,原來是想拿取準醫科生的學習記事本。這家庭因為其子順利考入神科,而備受「天空之城」各住戶祝福兼令大家萬分羨慕,一衆住戶都覺得考入醫科,能把醫生世家的名聲延續,真是十分幸福。

原來人家眼中的「幸福」, 一點也不「幸福」。 兒子一心考入名牌大學,是為了復仇,兒子所恨的正是自己的親生父母。教導兒子以不擇手段,埋沒良心地復仇就是父母以高薪聘請的教育指導老師。最後,準醫生兒子離家出走,母親吞槍自殺,父親辭去著名醫院重要職務。半生所追求的「幸福」帶來家破人亡。 高薪厚職的教育指導老師不曾為自己的造業感到愧疚,她以用盡任何方法也把孩子送上名校視為專業,當作理所當然。

縱然天空之城有家長不恥指導老師的不擇手段,遣責的背後,依然願意付出高昂的代價去令自己子女順利入讀名校神科,實行背水一戰。

荒謬就是生活的本身

之後的劇情就是欲望和良知的交戰,家長和小孩也因為社會/ 家族上的期吩,而陷於困局。

天空之城其中一個醫生爸爸,在荒謬中記起自己年輕時是怎樣迫出來,所謂「老猿掛印回首望。關隘不在掛印,而是回頭。」 爸爸決定讓孩子選擇輟學自修, 也不願女兒背負舊事以抱撼終生。

打破社會認為「正確」的框框,令這家庭重新擁有了自己。

「天空城堡」 的劇終結尾時,有一新鄰居遷入、她恥笑天空城堡舊住戶的子女無一出色,輟學的輟學,自修的自修,自殺的自殺。舊住戶們看看新鄰居,大家失笑起來,「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當你所需要不多,許多事情一笑置之。

對於未知生命者,如尼采說:「離每個人最遠的,就是他自己。對於我們自己,我們不是知者!」

延申閲讀:

https://www.ettoday.net/dalemon/post/37120

https://www.ettoday.net/amp/lemon_amp_news.php?lemon_news_id=37120

https://www.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content-80495-103959-%E9%9F%93%E5%9C%8B%E9%9D%92%E5%B0%91%E5%B9%B4%EF%BC%8C%E5%A3%93%E5%8A%9B%E5%A4%A7%E5%88%B0%E5%8D%81%E5%80%8B%E5%B0%B1%E6%9C%89%E4%B8%80%E5%80%8B%E6%83%B3%E8%87%AA%E6%AE%BA%EF%BC%81%EF%BC%9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