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剃刀的邊緣上

戰線去到公司的位置,我困在車輛。太遠了,我看不到前方。突然聽到震耳欲聾的一聲 「手足,你叫什麼名字」 「手足,你叫什麼名字」 「手足,你叫什麼名字」 每次都比上一次更嘶吼。我眼前只是另一架陌生的車輛。 那聲音應該是來自遠處的一條橋。我意識到情況不妙,心裡唸着 「南無地藏菩薩摩訶薩 南無地藏菩薩摩訶薩 南無地藏菩薩摩訶薩 ……… 不停唸」心中迥向戰缐上的每一顆善良的靈魂。

我眼眶開始朦朧了

「若經千百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聚時,果報還自受。」

「我看到蝸牛,爬在剃刀的邊緣之上,在夢中,是惡夢。它們在那裡爬行、滑動,在剃刀的邊緣上。」

在「蝸牛爬過剃刀邊緣」的極度危險的狀態中,在時刻受到死亡危險的情勢下,人很難保持清醒的頭腦,無法排遣的恐懼,植入內心,瘋狂和理智展開拉鋸戰,瞬間的軟弱就會導致瘋狂。

「在戰爭中,有時需要寬容慈悲,有時需要冷漠無情。冷漠無情或許只是因為看得透徹,重要的是看清真相,果斷行動,直截了當,保持清楚,分清是非黑白。」

這是 “The Heart of Darkness” by Joseph Conrad 的中文譯本的內容。 其後這故事被改編為電影《後現代啓示錄》,英文名為 Apocalypse Now 。

影片中人的面部都被陰影分成黑白兩個區域,一邊是純真的人性,一邊是深不見底的罪惡。這是人性的遊戲,善與惡的博弈,誰勝誰負已經不再重要。

「我們是空心人,我們填滿東西倚在一起,頭顱裝滿稻草,我們低語時聲音乾枯,沉默而沒有意義……沒有色彩的影子,癱瘓的力量,沒有動作的手勢……」

比死亡更大的悲劇,是瘋狂。比瘋狂更大的悲劇,則是在瘋狂的人群中依然保持理智。

《現代啟示錄》不是在反思越戰,它在探索人的內心世界,像一囗銳利的長矛,深深刺入人的靈魂深處—— 那是黑暗的中心地帶。

「在人類的靈魂中,如果在某個方面走過了頭,就會超過界限而落到不道德的境地,自取滅亡。而建立在謊言基礎上的無理戰爭則摧毀了人類心中最聖潔的美善, 使人們變得虛無、 瘋狂與絕望。如今世界上還有什麼比戰爭更可怕的呢?」

「我們知道, 我們是源於上帝的,但全世界都伏在邪惡者的勢力下。」

故事是這樣說

後現代投訴處理方式

中學時代,英文科成績不錯,有次老師在課堂上稱讚我的一封英文作文投訴信,寫得非常好,老師還朗讀出來,那刻其實我十分尷尬,想找個山洞鑽。

第二天,我當時的老友突然友善地請我吃壽司,吃了一口不知什麼店鋪的迴轉壽司後,朋友就說 :「電訊公司收多我媽媽三個月台費,媽媽叫我寫投訴信,你幫我寫呀⋯⋯」 咬着壽司 「哦⋯ 」 然後朋友就把電話費單放在桌上,坐在我旁,她一邊吃一邊看著我草擬信件。 我記得,因為我只吃了一塊, 而老友一個人吃掉一整盒。

哈~ 朋友是用來利用的

大約一星期後,老友開心地告訴我,投訴成功,電訊公司退還台費。 她媽媽知道投訴信是我操刀後,託她給我一個紅封包。 我婉拒了,因為小事一樁,舉手之勞而且已吃了壽司。

自此之後,我就開始對寫投訴信充滿興趣,並認真硏究。 最佳的學習材料就是南華早報的投訴專欄。 那些投訴專欄簡直令人大開眼界。原來小小一事,可以有10 個論點去投訴。 印象最深刻的是外國人在超市買鷄蛋,她投訴一盒美國蛋,為何有大有細,蛋的size 不相稱。超市經理已經即時幫她換掉細size 的蛋,可惜她繼續投訴,並寫信去報紙,說經理把雞蛋輕易換掉的程序不專業,對其他顧客不公平,並有欺騙之嫌。我當下有感原來論點十分重要,可以放大但要有理。

除了南華早報,我也愛看屋苑通訊,那年代有個專欄是為住戶而設,住戶可以把自己對大廈的吩望和不滿投稿。 有次不同座數的住戶因自身利益就在專欄不停交烽,一石激起千重浪, 罵戰由原來2 個小住戶,變成幾十個小住戶敵對另外幾十個小住戶,然後戰場由屋苑專欄伸延到街上貼文。 內容開始互相抹黑,咒罵,和太多似是而非的事例。因為有太多不同聲音而被認為是噪音,屋苑通讯最後把專欄關閉。

隨着小了渠道表達意見,業主也有變遷,事件就告一段落。 不過屋苑期刊為了維持和諧假象,就把專欄永遠關閉。我明白到原來很多人只在乎和平的假象,甚至不惜用滅聲來解決問題。 問題的根源並沒有解決,閂閉溝通渠道是一種掩耳盜鈴的自我欺騙。

再長大一些,在社會工作,和同行朋友在聚會商討一些處理投訴案件的技巧。 朋友說她上司通常會把投訴置之不理,因為一拖再拖⋯ 那投訴就會不了了之。

我充滿懐疑, 即是不去處理?

朋友說 「是,讓投訴者知難而退」

我說 「如果我是投訴者,我會很憤怒,會向上一層繼續投訴,甚至加籌碼」

朋友說 「那就要看投訴者的耐力了」

我一直不能接受把案件置之不顧的態度,不過萬萬也想不到原來連政府也用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轉移視線的態度去處理危機⋯ 竟然有不少人在經濟利益的關注下或其他因素而願意接受。

悲哀,不是因為慨嘆「 因革命而民不聊生」 而是未來的局面像已編好的黑暗劇本。妖魔化異見,把社會責任推在異者頭上,加以打壓。利用民眾的咒駡令異者失去道德高地。由於異者令到全城皆亂,太多雜音下,人民會覺得是燥音,然後贊成㓕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