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剃刀的邊緣上

戰線去到公司的位置,我困在車輛。太遠了,我看不到前方。突然聽到震耳欲聾的一聲 「手足,你叫什麼名字」 「手足,你叫什麼名字」 「手足,你叫什麼名字」 每次都比上一次更嘶吼。我眼前只是另一架陌生的車輛。 那聲音應該是來自遠處的一條橋。我意識到情況不妙,心裡唸着 「南無地藏菩薩摩訶薩 南無地藏菩薩摩訶薩 南無地藏菩薩摩訶薩 ……… 不停唸」心中迥向戰缐上的每一顆善良的靈魂。

我眼眶開始朦朧了

「若經千百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聚時,果報還自受。」

「我看到蝸牛,爬在剃刀的邊緣之上,在夢中,是惡夢。它們在那裡爬行、滑動,在剃刀的邊緣上。」

在「蝸牛爬過剃刀邊緣」的極度危險的狀態中,在時刻受到死亡危險的情勢下,人很難保持清醒的頭腦,無法排遣的恐懼,植入內心,瘋狂和理智展開拉鋸戰,瞬間的軟弱就會導致瘋狂。

「在戰爭中,有時需要寬容慈悲,有時需要冷漠無情。冷漠無情或許只是因為看得透徹,重要的是看清真相,果斷行動,直截了當,保持清楚,分清是非黑白。」

這是 “The Heart of Darkness” by Joseph Conrad 的中文譯本的內容。 其後這故事被改編為電影《後現代啓示錄》,英文名為 Apocalypse Now 。

影片中人的面部都被陰影分成黑白兩個區域,一邊是純真的人性,一邊是深不見底的罪惡。這是人性的遊戲,善與惡的博弈,誰勝誰負已經不再重要。

「我們是空心人,我們填滿東西倚在一起,頭顱裝滿稻草,我們低語時聲音乾枯,沉默而沒有意義……沒有色彩的影子,癱瘓的力量,沒有動作的手勢……」

比死亡更大的悲劇,是瘋狂。比瘋狂更大的悲劇,則是在瘋狂的人群中依然保持理智。

《現代啟示錄》不是在反思越戰,它在探索人的內心世界,像一囗銳利的長矛,深深刺入人的靈魂深處—— 那是黑暗的中心地帶。

「在人類的靈魂中,如果在某個方面走過了頭,就會超過界限而落到不道德的境地,自取滅亡。而建立在謊言基礎上的無理戰爭則摧毀了人類心中最聖潔的美善, 使人們變得虛無、 瘋狂與絕望。如今世界上還有什麼比戰爭更可怕的呢?」

「我們知道, 我們是源於上帝的,但全世界都伏在邪惡者的勢力下。」

故事是這樣說

對「在剃刀的邊緣上」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