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也感覺到

雨是看不到的,只有在燈光下,會看到一點點雨影,但雨直接瀉在身上時,就算看不到,也感覺到。

傷痛是看不到的,在燈火下, 會看到血仍未冷, 但當每日不停地重複不公不義,心已寒了一截,就算看不到,也感覺到。

我已經無法再承受新聞訊息。 要調整,就要停看。

可是就算看不到,也感覺到。

我睡不着,靜靜地聽着雨聲。宇宙間的遁環,雨點掙脫了雲層的羈絆,洋洋洒洒地飄落窗台。可能每天也有頌唸經文再迥向的習慣,我多希望這場大雨能化作十萬百千種頌經的聲音,為我城帶來公義。

我很久没有賞樹觀花了,也沒有閒情在夏天捕捉影子。我家附近的公園有一座蓮花池。 每年都有花盛放,也有花殘存偷生。像十方世界一樣,有些地方天晴,有些地方陰霧彌漫,久也不散。

我望出窗外,黑夜永遠是白天的前奏。從盛放的蓮花,乾枯的荷葉到初生的蓮蓬,花開花落、雲卷雲舒,生命是一個不斷輾轉的過程。

退十萬步想, 任何人其實也十分渺小,在白色高壓氣候下,相煎何太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