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骰子

在1940年二戰期間,納粹德軍瓦解法國防缐後包抄英法盟軍,英軍為了逃避被德軍圍滅,被迫撤至敦克爾克(法國北部靠近比利時的港口)。由於納粹德軍在先前的戰鬥中,坦克消耗頗大,敦克爾克周遭又沼澤遍布,不適合裝甲部隊行動,為了保留坦克實力,應付下一輪的作戰,希特勒下令地面部隊停止追擊,安排德國空軍總司令以戰機發動空襲。

希特拉那時勝券在握,一邊空襲,一邊補給戰缐糧草,並等着英方提出和議。

正在此停頓,英國那邊邱吉爾緊急接任為新任英國首相,並主持戰爭內閣,面對納粹德國的威脅, 近40萬的英軍受困在敦克爾克,邱吉爾趁着此時下令執行撤兵行動,但德軍已炸毀敦克爾克多個碼頭,海灘又因為太淺水,軍艦無法靠岸,英軍惟有向敦克爾克巿民求助,當地的船主、漁民紛紛駕駛船隻接載英兵,大如貨輪細如快艇都出動,結果徵召了九百艘船隻,英國民眾在首相邱吉爾的號召下,出動全國大小船隻,上至公爵遊輪,下至漁船,連大英博物館中的蒸汽船都開出來備戰。

這場傾巢而出的撤退行動,就是著名的 「發電機行動」

直到英法聯軍撤退的最後一天,希特勒才意識到大事不妙。英軍與德軍爆發了激烈的空戰。 德軍欲以陸軍收服。可惜,那天敦克爾克天降大雨,坦克根本失去用武之地,只能眼睜睜看著數十萬大軍在民船護送下撤離歐陸。

雖是撤兵,實在是一場以退為進,把英國軍隊和人民團結成一線,共同對抗納粹精神意念,大約9天的時間,成功撤出近34萬的人回英國,遠超過當初預估的4.5萬人。鼓舞了全英國的士氣, 撤得漂亮。

艱辛的戰爭,永遠是由血與淚,悲與憤所編成。 1940 年 6 月 4 日,最後一艘拯救船從海岸離開敦克爾克時,至少仍有4 萬名英兵被留下來。他們聯同約 4 萬名法兵,在敦克爾克附近遭德軍生擒,部分人被當場處決,倖存的士兵其實比直接一死更可怕,他們受虐直至終戰。可惜這段史實長年乏人問津。

Sean Longden 在著作 「Dunkirk: The Men They Left Behind」 的記述,戰俘缺乏食物及藥物,德軍為打擊士氣,褫奪被俘英兵軍官的軍階,把他們送往鹽礦工作,只准喝溝渠水及吃腐爛食物。Longden 在書中直言:「他們作戰到底,確保逾 30 萬名同袍成功撤退。他們的犧牲為英國帶來救恩。但當那些脫險回家的人被譽為英雄時,他們卻遭世人遺忘。」

其實早於英法開始撤離開敦克爾克時,納粹德軍已展開暴行。5 月28 日,約 100 名隸屬英國皇家諾福克團第二營的士兵剛向德軍投降,就被納粹親衛隊骷髏總隊押往 Le Paradis 一個農場,於坑內被機關槍掃射身亡。同日,皇家沃里克郡軍團第二營亦於 Wormhout 附近被擒,然後押至一個糧倉內,被德軍以手榴彈屠殺。

隨著戰事持續,這類押送愈趨頻繁,有時候俘虜們只有少量食物,甚至毫無東西可吃。當火車抵達車站後,這些戰俘就被押上運牛車,送往德國及波蘭的工地。20 歲的英兵 Charlie Waite 就被轉折押送到波蘭一個農場,於納粹衛兵的監視下工作,其後再於 1944 至 45 年的嚴冬,被押送至近千英哩遠的柏林郊外,幾乎死在路上,直到 4 月他才被盟軍救出。

被盟軍救出的 Charlie Waite 事後出版 Survivor of the Long March : 5 years as a POW 一書,敘述被押送至波蘭及柏林的經歷,當中說到:「(去波蘭那次)當時天氣炎熱,我雖穿著大衣,身體倒還好。但在 1945 年,我們面對更多挑戰之一,就是 1 月那破紀錄的酷寒。加上一直的苦難、恐懼、疲憊和飢餓,以及目睹同袍逝世,在路邊埋葬他們。這些事叫你永生難忘。」

說回敦克爾克的漂亮撤退。結果,皇家空軍戰勝納粹空軍,令德國放棄入侵計劃。往後 5 年,英國得以擴大軍隊,為皇家空軍增添戰機,修復及替換在敦克爾克損失的戰船,再次重建全球最強的英國海軍。

然而,若是沒有在敦克爾克撤退,這一切都不可能成事,英國亦無法捱至 1941 年年底日軍襲擊珍珠港,觸發美國加入戰團。是以當盟軍在 1944 年 6 月 6 日於諾曼地登陸,這場勝利雖叫所有參與者歡喜,但對於英國人,甚至尊重並學習歴史的人,一想到那些被留在敦克爾克的英兵,內心都充滿悲壯,哭天搶地的痛。

記得馬欣老師曾經寫過一篇文章 「原來恐懼是長這樣的? 敦克爾克大行動的逃命士」

她說 「戰爭像是從上帝手中拋出的透明骰子,任何你看到的無盡空曠,都沒有任何逃生的方向。」

從前不明白為何骰子是透明,但由二戰到今天2019 年,差不多八十年,放眼香港,我看到敦克爾克的影子,我看到四萬餘兵被虐待。 一切一切都由一顆透明五稜鏡透射出來,你由那一面看,就會由那一面立足。 你對四萬遺兵人道關愛,就會對纳粹德軍的殘暴感到憤恨,是二元對立。 從德軍的鏡面投入,就會看到他們以軍人之命,以纳粹思想統冶世界為任務,愛國情緖合理化所有的業債,愛國主義敵對世界共和。

人從透明的骰子,也會漸漸發現自己的潛在思想,你會是主張議和,投誠的前英首相張伯倫 (Neville Chamberlain),還是丘吉爾所持的寧死不屈意志,「在戰爭與屈辱面前,你選擇了屈辱!可是,屈辱過後,你仍得面對戰爭!」

你會是心懷同情,暗中幫忙的敦克爾克市民,還是會暗中監察,舉報欲逃難的鄰居。你又會發覺自己會變成觀察者, 我看,我想,我不作聲。是一種自我保護,隱藏在殺戮處處,屍橫遍野的叢林中。

只是相差八十年,歷史巨輪不停轉動,什麼也會回來,包括蠶食,掠奪,戰爭,統領,二元對立,虐殺,血流成河,業債不斷,是一埸生生不㓕的共業。

如果人間是一顆透明的骰子,時間又如恆河沙,一沙一界,一界之內,星星在宇宙看人類不停重覆業障,再看遠一些的稄片,看到無盡空曠,這世界原來空洞得可怕,無盡的前世今生,前因後果,無盡無休的業。 人在生活及生存遊戲下又渺小得可憐,無助無望,因為沒有逃生的方向。

「一切眾生未解脫者,性識無定,惡習結業,善習結果。為善為惡,逐境而生。輪轉五道,暫無休息,動經塵劫,迷惑障難。如魚遊網,將是長流,脫入暫出,又復遭網。吾當憂念。汝既畢是往願,累劫重誓,廣度罪輩,吾復何慮!」地藏經

對「透明骰子」的想法

  1. 縱使歷史一再在重演
    人類還是很容易忘記曾有過的教訓
    和平一直都不容易
    這個地球又已經承載了多少數不清的屍體人命
    代代而過又能記下多少?
    想想心中還有些複雜了呢!

    Liked by 1 person

  2. 六道當中的「蠶食,掠奪,戰爭,統領,二元對立…」 無止無休。 八十年前的浩劫,放置到今日時空,仍然發生著。 甚至八百年前的戰事掠奪,至今仍然進行著。

    親愛的無明,讀著你的書寫與反省,我的心裡充滿感動,這個世界如此可怕殘忍,而我們心中謹記著的是地藏菩薩的教導。 這是信心,更是對自己的期許。

    Liked by 1 person

  3. 資料補充,有另一種說法,希特拉是故意放過英軍。英國人源自日耳曼裔的Anglo Saxons,與德國人同根同源,所以希特拉沒有那麼痛恨英國人(相反,他則非常鄙視斯拉夫人),說不定對他們還有些少好感。他心存幻想,故意不去趕盡殺絕,希望可以逼使邱吉爾(英國)和他言和。豈料,他的如意算盤最終沒有打響,英國空軍成功堅守國土,日後成為德軍的心腹大患。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