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諤的貓

2020年的第一天,氣氛特別詭異,應該高興愉悅的日子,不甚太興奮。 把幾本書翻看幾頁,感覺無聊,擱下。

狂咳幾下,一格咳水, 似睡非睡, 清醒與不清醒之間, 我隨意上網瀏覽。 先看一個好人怎樣把北極小熊養大,整個過程很溫馨, 像一個爸爸怎樣把小孩育大,小熊大了,身軀大到不能在家中飼養,他把熊熊放在野生動物園,時而遠望,像一名家長沒可能再把孩子處處保護,唯有像救生員般坐在遠方觀望,一不對勁就躍下營救。

我不停看,越看越心酸,未看畢也能預知那必然的結局,不忍那終究要分離之情。 天若有情天亦老,月若無恨月常圓。

把視頻轉換到香港即時的各區現場,是元旦又不是元旦的模式,既陌生又帶點估計中的熟悉。突然我想起薛定諤的貓 。

1935年薛定諤提出了一個思想實驗,假如把一隻貓放進一個密閉而不透明的盒子裏,盒子裏有一毒瓶,毒瓶與一個放射性原子核組成一個理想裝置,假定該原子核一小時內有50%的可能發生衰變,並且該原子核衰變時會觸發裝置打開毒瓶。

薛定諤按照量子力學的解釋,在有一半機會毒瓶被打開,箱中之貓會處於「死活兩疊狀態」即是既死了又活着。

可是要確定這隻貓到底是生還是死,只能打開封閉的盒子去觀察這隻貓是否真的死亡,還是活死着。 如果我們一直把箱子原封不動,貓就是這樣子「不知死活」地存在。

不過有學派說,觀察者的干擾會影響事情的波場, 當我們常試開啟箱子,盒內的粒子也會受到干擾,

貓的結局只剩下一個,即是一是生,或是死。

薛定諤的貓彷佛和六祖惠能大師的開悟話頭隔空呼應着。 「是風動,還是幡動? 」 「不,不是風動,不是幡動,是仁者心動」 。可能這就是「人心」與「物質體」互動的奧秘。

風或幡,原本是自然界的能量波,因人類的參與,而退縮為具體的物質體。如果沒有人類意念的觀察,也就沒有風動或幡動的問題。

我看着眼前的即時live所顯現的處境,表象是一種活與死的重疊, 萬死千生,業力甚大的輪廻着。

假若用《金剛經》的方程式描述薛定諤的貓或一地方之處境。 就是 「貓死,貓非死,是名貓死」或曰 「貓生,貓非生,是名貓生。」 貓本來既生非生,既死非死,但一經觀察,即被判定為生或死。就是世間中的觀察者心動。

從薛定諤的貓至世間一切事,彷彿是一場「人心」與「物質界」的互動過程,交疊碰撞所造成煩惱痛苦的原因。

知道是人心影響,又如何? 很多時我發覺自己不能冷漠安然地看着所有日常, 看與不看也有其兩難。 五蘊皆空,但未能照見。

我想起薛定諤的貓 ,好人飼養北極熊的日常,生老病死的定律,無論是貓既生且死的殺那中,或是被養的北極熊在被照顧和獨立之間。 中途的迎難,任誰也只有眼前路,而再沒有身後身。 貓是,熊是,一地方也是。

「我覺得希望和絕望,是一幣兩面。我們看到前路好絕望,卻沒有翻轉另一邊看。」甄拔濤

廣告

對「薛定諤的貓」的想法

    • 親愛的lu, 新年快樂,平安健康, 唉, 如果看看香港頻道, 很多正常事也不正常,可能這樣,一切也不再簡單了 。 抱抱
      我叫自己不要看太多,想多,⋯ 但就是看和不看也有兩難。

      Liked by 1 person

    • Dearest 奧斯卡小姐, 這篇同時在另一地方發表,我的朋友這樣說
      薜定諤的貓也證實了平行時空的可能,如果香港輸了,他希望平行時空下,台灣會嬴,這好過大家一起半生不死或一起死。
      願世界美好,如每人皆有佛性,願那明珠照耀世界,存異才能成就和平。🙏🏻

      Liked by 1 person

    • 謝!好返了但在公車必定帶口罩,今天有個中年男人在地鐵打喷涕,我從背包给他一個口罩,他不願戴,我用經理式的眼神勒令… (有些功力) 最後他也戴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