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

方言是一個地方的語言, 但方言又不能歸納為一個國家的共同語言,所以能明白方言的語意,有時只限於一地方,一水土。

在家工作, 就算家中沒有電視,手機的新聞台也會傳來live, 每天下午的新聞發佈live 都由方言(慌言) 組織而成。 生存於此一方言下,我不用看,單是聽也明白此方言,其義之慌。

我沒有作聲

和行家通電,行家說不要看太多新聞,看一節有線新聞然後關機,明白那日發生什麼,就可以了。多看,無益,傷身。

我微笑,是的

在共同的方言中,不太相熟的朋友,大家會探索彼此有多了解慌言。 能明白方言藝術的人,自會知道大家也是同病相憐,同悲相依。

鄰居是個開心中產婦人,每日三時許,會出外買車仔麵作下午茶。每日4 時, 她都以新聞發佈會送麵。 有次大家在升降機, 大家隔着口罩, 開心婦人告訴我,她以前好開心, 現在一到4 時,不能看電視,要不然,午睡也不能睡。

她並沒有說什麼, 但大家明白這方言的意思⋯

原來,這鐵屋並不太堅固,不要睡醒。

一萬元, 作安眠藥吧

「加入一件鐵屋子,是絕無窗戶而萬難破毀的,裡面有許多熟睡的人們,不久都要悶死了,然而是從昏睡入死滅,並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現在你大嚷起來,驚起了較為清醒的幾個人,使這不幸的少數者來受無可挽救的臨終的苦楚,你倒以為對得起他們嗎?」

「然而幾個人既然起來,你不能說絕沒有毀壞這鐵屋的希望」 魯迅 《吶喊》

廣告

復仇

要了解一個城市,比較方便的途徑不外乎打聽那裏的人們怎麼幹活,怎麼相愛,又怎麼死去。《鼠疫-卡繆》

街市$40 斤雞翼 師奶跟另一個師奶隔着圍躝,一邊行,一邊說。 大家也像趕着什麼。

另一個師奶說

那些不要緊, 我要到藥房看看有什麼清潔用品

平時肩擦肩的銀行也空無一客,寂靜非常。

大部分人也在超市,藥房,搜購日常。

八十歲老人家在通宵輪候口罩,為什麼,為生存。然而,不為己也為家人。

見盡荒謬,香港已再沒有不可能的事了

人羣當然恐慌,因為兩多月前,家中有2 盒口罩也嫌多,今時今日家中若有20盒口罩,三個人用也是少。 (我自己當然沒有20 盒)

搶購紙巾,我明白的,因為我也有通知少量朋友有機會缺貨,收到通知,很多供應商也是以存倉應付需求。 不過我自己要應付海量的在家工作,也太累,根本無暇網上購物。 嚴格來說,我是把貨品放了入網上購物車,然後忘了付錢。

紙巾之後就是很多不同類型的產品,我也跟進不了。 每晚擦網絡,Twitter, 留意死亡個案。 政府可能當每一宗死亡是冰冷數字,但在平民心內,都是有血有肉。 大家為何去撲口罩,撲紙巾,撲酒精,撲食物,都是為了在家自救。

大家也知,一家之首不去救,珍惜這個家,就唯有自己救自已。 人終需一死,但的確不想為此而死,因為這種死亡會傳染。 不是以一人之死,就一了百了。

姨姨是基督教徒,她捉住我手

起來, 我們祈禱吧

我不排斥信仰,信奉佛哲但教會學校出身的我,也衷心祈禱。

姨姨說 「求主憐憫她, 免除她的固執,報復之心, 求主保祐我們,帶領我們以祢的愛,踏過泥濘。阿們」

我想起古希臘神話iliad, 復仇貫穿幾代。

開首第一句是這樣

Anger be now your song, immortal one, Achilles anger

阿伽門農(Agamemnon)為了個人私利,俘了阿波羅祭師女兒,而引發疫症。疫症一發不可收拾,以至阿喀琉斯 (Achilles) 為了解決希臘內訌問題而用壓力迫使阿伽門農(Agamemnon)把祭師女兒歸還。

阿伽門農(Agamemnon)為了報復失去祭師女兒的尊嚴,把第一戰士阿喀琉斯 (Achilles) 的愛妾搶走。阿喀琉斯 (Achilles) 懷恨在心,不參與戰事而令希臘連連失利。

此時阿伽門農(Agamemnon)才後悔自己對阿喀琉斯(Achilles)的不公,只好派奧德修斯(Odysseus)和另一位希臘將領去向他求和。可是他憤怒未消,堅決不答應回到戰爭。

在十萬危急的戰況下,阿喀琉斯 (Achilles)把他的盔甲和戰馬借給他的好友帕特洛克羅斯(Patroclus),讓帕特洛克羅斯(Patroclus)扮成自己前去應敵。帕特洛克羅斯(Patroclus)雖然擊退了敵方軍隊的攻擊,但終為敵人赫克托爾 (Hector )所殺。因此阿喀琉斯(Achilles)借給他的盔甲也丟掉了,這盔甲原是他的母親,不敗女神請匠神製造的。戰友之死與盔甲被丟引起阿喀琉斯(Achilles)的第二次憤怒。

因為摯友帕特洛克羅斯(Patroclus)之死,激發起阿喀琉斯(Achilles)的復仇意欲。 最後阿喀琉斯(Achilles)決定出征,殺死了敵人赫克托爾 (Hector) 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

為了報復摰友被殺, 阿喀琉斯(Achilles)肆意辱虐敵人赫克托耳(Hector)的屍體。 屍體也被拖在戰車後面繞城,不讓敵國的國民安葬以洩其憤。赫克托爾 (Hector) 的父親普里阿摩斯 (Priamus) 國王冒險親自拜訪阿基里斯 (Achilles) 。

看到老國王苦苦哀求,才把屍體送還。

失去摰友的傷痛令阿喀琉斯(Achilles)悲憤, 當出現報復機會時,這種傷痛很快就會變作成功報復的愉悅。 當阿喀琉斯(Achilles)看到老國王以一名父親的哀求,他把赫克托耳(Hector)的屍體交還, 他記起自己的父親,報復愉悅的背後是另一個令他人憂傷的故事。

仇恨令神話中的主角不停憤怒,禍廷幾代,自身當然有其業債。 在整個古希臘中,士兵,平民百姓在仇恨與戰爭交織的大環境下也是苦不堪言。

復仇就是久遠劫來, 流浪生死,六道受苦,暫無休息

因此人身,鬼畜永劫輪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