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獸大都會 – 當代恐懼

2020 年的三月,剛開始了幾天,疫情就開始蔓延至歐洲。 英國和美國的朋友都傾向不帶口罩,口罩留給當地醫護, 而且帶口罩會遭白眼。 香港不同,如果那人不帶口罩,我自己個人會避之則吉。

一月尾,在外國機場, 有一對操國內捲舌國語口音的夫婦在我身旁大聲說 「真不明,為何要帶口罩,裝備十足」 我心想,說我嗎?我沒有穿防護衣又沒有帶眼罩,只是口罩也算裝備十足?不過,我即刻拖着行李遠離這對夫婦。

在選擇遠離那對夫婦時,那股促使我避開的感覺叫恐懼。 面對當代疫情時,凡人如我不能無畏亦無懼。 因為不是自我一死就了斷,是傳播途徑的未知性導致傳染鍊問題,過份輕率會累人又累己,最要緊是不想累家人。

我想起一套廸士尼動畫《優獸大都會》,故事講述一個動物世界,他們只分為兩個種族,一個是獵食者(predator) 另一個是草食者 (prey )。從前動物們仍過着野蠻的生活,獵食者都靠捕食草食者維生,但經過多年進化後,獵食者和草食者達成了和平協定,停止互相殘殺的生活方式。因此這動物世界又名 「優獸市」(Zootopia)動物的烏托邦。

朱迪兔兔是一名不受重用的警察, 有次行動她與黃鼠狼阿力一起合作處理肉食動物發狂的案件。 他們的司機豹紋先生被襲擊後,兩人依赖僅餘證據前往熱帶雨林詢問豹紋先生,但他卻突然發狂。

後來兔兔和黄鼠狼在羊咩咩小姐(市長秘書)的協助下使用道路監視器尋找豹紋先生的下落,循線索來到懸崖上的一間廢棄醫院,並發現所有失蹤的動物都被關押在此,所有失蹤的動物都與豹紋先生一樣,處於失去理智的野蠻狀態。而囚禁他們的竟然是獅永石市長。 市長不但秘密捕捉所有發狂的肉食動物,還請人研究他們發狂的原因。然而研究人員也對這種狀況束手無策。

兔兔和黄鼠狼建議獅永石市長將真相公佈。但市長擔憂訊息一旦傳出,不但會動搖整個優獸市,還會讓身為肉食動物的他失去市民的信任,所以選擇隱瞞一切,連局長也不知情。

兔兔和黄鼠狼逃出醫院並向社會大眾公佈一切,獅永石巿長被逮捕。 在記者發問會時。當兔兔被問「獵食動物為何發狂?」兔免直率和沒有充分理據下以固有偏見回答 「與天性有關」。

此失言勾起了拍擋黃鼠狐幼年被欺侮的回憶,於是他和兔兔為此爭吵後,憤而離去。事件並未落幕,所有發狂的肉食動物也找不到辦法恢復原狀,更陸續傳出有更多肉食動物野蠻化的案例。群眾對肉食動物的恐懼加深,一見肉食動物就轉身而去。 雙方的對立日漸加深,偏見,歧視侵蝕整個城市。

兔兔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沒有讓城市變得更美好,反而令城市撕裂,於是心灰意冷地辭去警官的職務,回鄉協助家人務農。

有次耕作,兔兔發現用來驅蟲的植物「夜咆哮」才是動物發狂的主因。於是她趕回優獸市尋找黃鼠狐並向他道歉。 兩人和好如初後,一同繼續破案,並循線索找到在秘密實驗室裏將夜咆哮製成子彈的公羊先生。兔兔和黃鼠狐順利取得實驗室的證據後欲奔往警局,途中卻被由市長秘書升為市長的羊咩咩小姐攔截。原來羊咩咩小姐才是整個事件的主謀,她不但設計讓獅永石市長失勢,還想藉由煽動在群眾的恐懼來掌握權力。

後來,兔兔和黃鼠狐上演戲碼欺騙羊咩咩小姐,並用錄音筆將她主謀及陷害獅永石市長的供詞錄下,而趕到現場的警方也逮捕了羊咩咩小姐和她的同僚。

最後,夜咆哮的解藥被研發出來,所有受影響的動物亦逐漸康復,全市又回復烏托邦式太平。

真實世界當然沒有這麼簡單。假若羊咩咩市長已成為當權者。警察會拘捕她嗎?當然不會,反之兔兔和黃鼠狐作為吹哨者,會被妖魔化甚至被拘捕。

Daniel Gardner在《The Science of Fear》一書中闡述了這種現代困境:「我們身處有史以來最健康、長壽又富有的時代,但恐懼卻不減反增。此為這個世代最大的矛盾。」

為什麼我們會恐懼?

套在《優獸大都會》 的故事中,面對部分獵食者的異常行為,輿論很快把矛頭直指所有捕獵獸。因為指摘能紓解部分人的心理壓力。然而,這只會製造更多的恐懼,事情的源頭並未解決。

最終,問題會繼續往社會不同角度發酵,例如聚焦在獵食者的出生地,是出生地令動物異常嗎?然後又會有人說發狂的問題源於火星,自己的出生地是被傳染的。 問題又會發酵到異常行為的死亡率不高,只是比流感嚴重等。 直至,另一大熱話有能力覆蓋過發狂事件,事情才會不了了之。

我恐懼

恐懼各方的在位者假裝解決問題,完美缷下責任,受苦只是黎民你我。我恐懼消息的完美包裝,以至慌言成為公關技兩。我恐懼無知,有人直指社會上的集體失誤, 另一方就有人為荒唐而護航。然後大家又處於排斥他者的兩極。

面對問題,成人世界充斥著不理智的情緒。在意大利,有人喊着 「我們不需要防疫, 遠離居意的温洲人就可以了 」 居意的溫洲人,三代也移居當地, 融入不到意式文化,溫洲人知道他們自己一直被排斥。

人和人之間的問題沒有因標籤他人而解決,同樣地從來沒有純粹的情緒發洩能解決。 標籤,換來的是無盡歧視、欺凌、恐懼,是一個惡性循環。

網絡上有居意華人說 「居意華人在疫情未發展到嚴重時,不斷囤積口罩,到疫情猖狂時就高價賣口罩給意大利人,居意華人,你們可否對其他居意華人好些」

事情很複雜,解藥未有,就已經要承受死亡恐懼下擠出的種族歧視,生活仇恨,彼此壁壘分明,互相對立。

「居意華人,你們可否對其他居意華人好些」

今君雖終, 言猶在耳,又有另一個對立的故事。

疫情下,人非人,鬼非鬼。

假如凡事皆有天命,世道興衰不自由,萬萬千千說不盡。

對「優獸大都會 – 當代恐懼」的想法

  1. 「過份輕率會累人又累己」,說得太對了。 歐美現在的處境就是這麼來的。
    在權力的背後,多少盤根錯節的複雜,都變成黎民百姓的噩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