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紀錄

疫情令本來已很宅的我,變得更加宅,我又樂於宅在自己窩𥚃。睡覺,看YouTube,吃零食,凉冷氣。

在香港,要歳月靜好,關鍵在於不看新聞,略略知道可以了,不需要去斟酌政治人物在說什麼。

因為他們所言之本質就如蘇聯作家、諾貝爾文學奬得主(Aleksandr Isayevich Solzhenitsyn)索忍尼辛說:

「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也知道自己是說謊,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說謊,但是他們依然在說謊」。

要是為謊話,甚至說謊的人太認真,簡直浪費青春。 在家很愉快,執恰,打掃, 少看新聞,拾回青春。

有日發覺衣櫃的衫可以簡單些,鞋可以扔些,我就把可以扔掉的衣服,洗淨,摺好,捐出。 捐出了兩大袋衣物後,還可以再清空些,衣櫃的可淸除空間,像一名胖妞,總有可走脂的餘地。

終於有空坐下來看電子書,抬頭又想把書架清空,騰出多些位置放瑜珈墊。放下kindle, 就去重新安排書架。坐在地上,自然地把舊書重讀一篇,决定只留下所有佛哲書籍,大約數十本,其他書籍甚至連余杰的作品也决定割愛,以漂書型式捐出。放入漂書箱的一刻,有點不捨,我再略略翻看幾段令我印象深刻的文字。我告訴自己,放下吧,它們會帶給另一讀者更多思考的風景,任何地方也會受惠於多元思辯的世界,不需要一致性的觀點,人含百家之言,猶海懷百川之流。 浩瀚大海容得下成百上千條江河之水,一個社會也應容下不同的聲音。

回到家,覺得旅行箱太阻地方,而且疫情關係,可再次出發應該遙遙無期。 要善用空間去放置它們就得添置層架。於是决定購買層架放在浴室和小露台。 自從有了添置層架的新任務,我就連上班的空擋也上網搜尋,(不是淘寶也不懂淘寶)我只是去HKTV mall 和 Ikea 不停瀏覧防潮防霉層架。

结果,我愛上看不同的收纳方法,原來厨房連下水道位置也可放塑膠置物架,我就忙碌地每晩這邊度尺,那邊度尺,真是厨房又可置物,浴室,露台也可。經過連日搜尋,我網購了五個鐵製置物架。自己簡直有潛能變成置物架逹人。

就連躺在床上等入睡時,我都能發現睡房角位也可置一個木書架,為了配合房内其他傢俬,我今天就打電話給從前專門代理意大利傢俬的店舖。店主原籍上海,在香港生活五十多年也說着上海音的廣東話。 老派人,謙謙有禮。

店主陳生說:「真不好意思,生意太難做,我們剛结束了,好可惜我幫不上忙,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很遗憾,希望你見諒。」

我:「不,不要不好意思,這年頭,能退下來是好事,退出江湖,多好!」

舊書重温:如果經濟不成長 – Tim Jackson

疫情令全球損失178萬億,就連英國白金漢宮在疫情下也不得不暫停對遊客開放,幾個月內就損失達1,800萬英鎊(約1.7億港元)的收入,英國王室也要暫停招聘計劃及要求職員凍薪。

路透社日前就對41位經濟學家作一個調查,31位經濟學家都表示全球經濟擴張已經結束,2020年正式進入衰退期。 高盛的經濟研究團隊更把全球GDP增長率下調至1.25%。

討論經濟時,我們往往用金錢去衡量得失,成長和衰退。多年各國政府都以GDP成長作為拼經濟的唯一目標。不過創立GDP的計算方法兼諾貝爾獎得主 Simon Kuznetsk 也曾說過:「一個國家的福利狀況基本不能由GDP來判斷。」

GDP反映的是只是客觀的經濟產出狀況,至於這個國家的人民是否幸福快樂,資源是否可持續發展,也不是GDP所能呈現。

如果我們的經濟不成長,也許是經濟學家,和在位者的惡夢,可是在後疫情年代,大家也知道世界經濟是不能無限成長,而且在全球化過程中必然有些地方出錯了,而導致目前的瓶頸位。

英國政府的首席永續發展顧問Tim Jackson 在幾年前已在其著作 “Prosperity Without Growth”一書表示,「我們正面臨一個未來可能無法生存的大危機。我們的科技、經濟以及社會,全都搞錯了方向,以至於無法讓我們感受到有意義的富足。鞭策我們進步的動力,全建立在不斷擴張物質需求之上。為了追求今天的美好生活,我們正一步步地,侵蝕著明日幸福的根基。」

他口中的明日幸福就是我們這一代能傳承到下一代的資源,生態有其極限,人性又是另一個。那怎樣調和我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以及令地球不會因GDP 而被無止境開發呢?

幾日前達賴喇嘛接受了BBC 的視像專訪,在沒有預設的問題下,恰巧回應了世界問題。 他說年輕時在西藏,對環境,沒有認識。他把一切看作理所當然,當時西藏人可以在任何一處水流喝水。直到他去了印度,以及之後開始周遊世界時,他才意識到,世界已經受到了怎樣的破壞,1960年來到達蘭薩拉,那個冬天下了很多雪,之後是一年比一年少。他才認真地認識什麼是全球暖化。達賴尊者認為國家投資應放在風力和太陽能,擺脫對化石燃料的依賴。

此外,在疫情中,人類應了解我們不再是單一個體,什麼地緣的人也唇齒相依,彼此依賴我們所在的群體。

「在過去,人們過份強調了我的那塊大陸、我的國家、我的宗教。現在這種想法已經過時,現在我們真的需要70億人類有一種同一性。」 達賴喇嘛說。

世界很快就從這次疫情的威脅下復蘇過來,但是全球暖化是另一個更大威脅的隱患,它是在「一個個十年」中到來。或許看起來並沒有那麼迫切,但當已經成了禍患時,人類會發現,它已經超出控制,悔不當初。

不過眼看目前眾國元首在政治,經濟,甚至5G 問題上,也着眼於自身利益,左右搖晃,就可預視此世界必定會陷入資源爭奪和人性貪婪之中。

說謊者雅各布

在1944年的波蘭,猶太人雅各布被趕到一個猶太人隔離區居住。有晚,他因在街上散步,被德軍戲弄為違反宵禁令而被送到警察局接受懲罰。在等候指揮官的時候,他在警察局的收音機聽到俄羅斯紅軍已挻進到相距隔離區約四百公里的貝察尼卡城。

翌日,警察把雅各布放回隔離區,雅各布覺得自已很幸運,因為他是差不多唯一一個能活着離開警局的人。雅各布把紅軍已進入隔離區近四百公里的範圍的事告訴了他的朋友。朋友半信半疑,雅各布為了使朋友信服,就說了個謊,告訴朋友他把一台收音機藏了起來,消息是從收音機的報道知道。朋友承諾雅各布會把收音機的秘密守口如瓶。

隨後朋友告知營內其他人紅軍將至,他們將被營救出波蘭隔離營。朋友的父親不希望兒子散播謠言,於是朋友就不得不把雅各布收藏了一台收音機供出。

接著,每天都有蜂擁而至的人跑來詢問雅各布,最近的戰況怎樣?其實雅各布跟大家並沒有兩樣,他唯一偷聽到的,也只是那一次在警局的機會。面對每天冀求新消息的臉孔,雅各布猶豫了, 為了使大家繼續存希望來生存,他不得不繼續說謊話,每天不斷去幻想最新的戰情,並且每晚也期待不要再有人跑來詢問。

雅各布也承受着巨大壓力,猶太區的醫生發現雅各布說謊之後,雅各布跟醫生說 :「您可曾看見,他們向我問起消息的時候,流露出什麼樣的目光?沒有看過嗎?您可知道,他們是多麼需要好消息?您知道嗎?」

雅各布自己當然也曉得,俄國不會過來太快,路徑應該照樣維持不變。但自從消息在猶太人隔離區傳開後,就再沒有聽過任何自殺的案例。

在再沒有自殺的情況下,雅各布也隱瞞越來越多人。有日,他忍不住謊稱收音機壞了,並且決定跟自己的好友坦白。他熱切地訴苦,期待友人知曉後,會大罵他或者原諒他的謊言。

誰料友人輕聲回答:「相信,不相信,那又有什麼意義?」友人沒有再繼續講下去,只用手指頭在桌上敲彈出一個沉重的節奏,同時將頭部往椅背上一靠,全神貫注的默默苦思。

隔天一早,雅各布赫然才發現,友人把自己吊死在自家窗口。雅各布抱著友人的屍體,決定讓收音機復活。

《說謊者雅伯各》是半真人真事,其藍本源於作者 – 尤雷克.貝克(Jurek Becker) 的父親,其父親在波蘭羅茲猶太人隔離區認識了一位民族英雄,他冒死違反禁令,私藏收音機,將從倫敦和莫斯科收聽的新聞公諸同胞, 為死寂絕望的隔離區中注入了希望和存活的勇氣,可惜後來這無名英雄被發現而遭德軍殺害。

作者和故事的主人翁一樣同是出生於波蘭,國家被納粹德國攻佔後,他與家人被遣押至羅茲(Lodz)隔離區,其後和母親又被遞解至其他集中營,戰後貝克幸運地與父親重逢,可惜母親已因病去世。

波蘭藉的貝克後來與父親遷至東徳,在大學修讀哲學,因異見而離校,而《Jakob Der Lugner》,中譯《說謊者雅各伯》是其中一部出色的作品。 後來,貝克由東德移居西德,由於是異見份子,就算生活在西德,他還是東德的監聽對象。

那時的東德,情報監控工作是為了徹底掌控人民的念頭和想法,以防東德崩解。 活在東德的人, 要彼此告密,夫妻、親子、手足和師生之間也會互相擧報,彼此懷疑、互不信任是社會風氣。 除了自己,其實誰也不能信。

東德解體後,當時的德國總理 Helmut Kohl更表示,倘若他生長於東德,他其實也無法確定自己會不會成為的舉報他人的線民,因為在生與死之間,是迫不得已的生存方式。

一九九○年代初期,東西德合併後,德國人都會被通知去取回屬於自己的一部被舉報紀錄。可能因為是《說謊者雅各伯》的作者,貝克(Jurek Becker) 的被舉報書就達二十本册子。

有日,貝克接到一位在東德時期很熟識的醫生的電話。這位醫生曾任職東柏林的博愛慈善醫院(die Charité),後來因為西德強勢合併了東德,這家醫院原先的東德醫療人員一律被迫離職。依據統一後最新的法律規定,前東德時期的公職人員如果要回復職位,必須證明自己不曾舉報他人。

這位醫生在電話中對貝克說道,他可以保證自己不曾是告密者,所以他請求貝克支持他,撥空打電話向博愛慈善醫院的管理階層表示他在這方面的清白。

在接到那位熟識的醫生打來的電話時,貝克在讀自己被人擧報的檔案,才剛讀到第十七本,而且不認為已閱讀過的內容會出自這位醫生。於是同意替他打電話給博愛慈善醫院的主管,幫他說幾句好話。

過了幾天,當他開始翻閱第十八本時,他突然發現裡面有幾十頁的內容應該是這位醫生所呈報,因為其中包括他個人的醫療報告、幾則貝克針對幾位東德重要政治人物說的笑話,笑話內容在東德執政當局看來是頗有問題的思想和見解。

貝克知道是他了,是被醫生曾經舉報了。下一秒,貝克一笑置之,他一向反對告密的行為,所以他也不希望成為一位告密者,舉報醫生。最後,醫生如願以償地回復他在這家柏林大醫院的職務。

那年是1990年,貝克走過二戰,走過冷戰,走過圍牆倒下,回想1944 年自己筆下的說謊者雅各布,他明白有尊嚴地活着的珍貴,希望每人活着也存希望。

2020年,貝克已逝世多年,讀着《說謊者雅各布》,不要讓希望幻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