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紀錄

疫情令本來已很宅的我,變得更加宅,我又樂於宅在自己窩𥚃。睡覺,看YouTube,吃零食,凉冷氣。

在香港,要歳月靜好,關鍵在於不看新聞,略略知道可以了,不需要去斟酌政治人物在說什麼。

因為他們所言之本質就如蘇聯作家、諾貝爾文學奬得主(Aleksandr Isayevich Solzhenitsyn)索忍尼辛說:

「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也知道自己是說謊,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說謊,但是他們依然在說謊」。

要是為謊話,甚至說謊的人太認真,簡直浪費青春。 在家很愉快,執恰,打掃, 少看新聞,拾回青春。

有日發覺衣櫃的衫可以簡單些,鞋可以扔些,我就把可以扔掉的衣服,洗淨,摺好,捐出。 捐出了兩大袋衣物後,還可以再清空些,衣櫃的可淸除空間,像一名胖妞,總有可走脂的餘地。

終於有空坐下來看電子書,抬頭又想把書架清空,騰出多些位置放瑜珈墊。放下kindle, 就去重新安排書架。坐在地上,自然地把舊書重讀一篇,决定只留下所有佛哲書籍,大約數十本,其他書籍甚至連余杰的作品也决定割愛,以漂書型式捐出。放入漂書箱的一刻,有點不捨,我再略略翻看幾段令我印象深刻的文字。我告訴自己,放下吧,它們會帶給另一讀者更多思考的風景,任何地方也會受惠於多元思辯的世界,不需要一致性的觀點,人含百家之言,猶海懷百川之流。 浩瀚大海容得下成百上千條江河之水,一個社會也應容下不同的聲音。

回到家,覺得旅行箱太阻地方,而且疫情關係,可再次出發應該遙遙無期。 要善用空間去放置它們就得添置層架。於是决定購買層架放在浴室和小露台。 自從有了添置層架的新任務,我就連上班的空擋也上網搜尋,(不是淘寶也不懂淘寶)我只是去HKTV mall 和 Ikea 不停瀏覧防潮防霉層架。

结果,我愛上看不同的收纳方法,原來厨房連下水道位置也可放塑膠置物架,我就忙碌地每晩這邊度尺,那邊度尺,真是厨房又可置物,浴室,露台也可。經過連日搜尋,我網購了五個鐵製置物架。自己簡直有潛能變成置物架逹人。

就連躺在床上等入睡時,我都能發現睡房角位也可置一個木書架,為了配合房内其他傢俬,我今天就打電話給從前專門代理意大利傢俬的店舖。店主原籍上海,在香港生活五十多年也說着上海音的廣東話。 老派人,謙謙有禮。

店主陳生說:「真不好意思,生意太難做,我們剛结束了,好可惜我幫不上忙,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很遗憾,希望你見諒。」

我:「不,不要不好意思,這年頭,能退下來是好事,退出江湖,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