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人

我在76年12月7日已到達美國紐約市,當時天氣很寒冷,間中落大雪。初到這地方,一兩個月非常難過,住的地方屬於西人區,距離唐人街,塔地鐵去也要一小時。唐人街名叫華人街,是華人和新移民的的聚居地,現在非常興旺,好似香港,九龍,旺角一樣。

這地方工業來說,製衣業和飲食業很旺。食物平,住屋好貴,現在人多,揾食好艱難。

我初到來時,適逢聖誕節和新歷年,直到現在87年1月初,才去我外甥做的鋁質廠開工,每星期做5 日工,每日工作8小時,生活勉強過得去。

這間鋁廠好大,多數做電話亭,巴士站亭,做起一大批再交給人裝。同香港鋁廠做法及鋁料不相同。窗來講,香港用窗較作開與關。這邊一個紗窗分上下擋上。天時冷閂實保暖,天時熱用紗窗。我看來這情况是沒有玻璃線。我這廠多數用方通,扁通,碼仔用鋁罐,無搭牙上螺絲,用爆炸梯釘和拉釘,工程好簡單。 張生,我廠還有4”長和6“長鈎耳,應留在處,數量1000 只度。 如需要,請通知我仔思宏取,就是了。還有1/8 厚,1/2 x 5/8 闊。窗用不銹鋼配料,銼斜也磨光。存有200 件。此用料北京用過的。

1987年2 月18日 炳字

北京,1987年… 我呼了口氣,感受一下2020年的香港。 我略略知道信中指是那一單project, 是遠古時代的事了。北京的城市外型變了,本質依舊。

香港,下刪三萬字。簷前滴水,點滴在心頭。

我再看一遍這信,他寫信的目的不是談生意,是知道北京的project 可能需要這批物料,他就把1000隻鈎耳,给了兒子,由纽约帶回港,没有說什麼價錢。只是人在異鄉,看到物件,想起以前公司有用之處,反正纽約那邊用不着,就留給舊公司(娘家)吧。 老派人就是充滿情誼。

清理前人雜物,幾十年的project, 圖則,大家也重情,所以此信一直留下。 我翻過無數projects, 去到2000年初,就一切由我處理。

我突然發覺時間, 空間,是屬於某一代人,那一代人一過,那時間已不存在。 2000年始至今,是我這一代的年代,時間一過,又是另一代人。 如果此世界是一本書,1987年,只是其中一頁,而又剛巧,1987年代的人就是活在書中的60-90頁。

2020年,過了大半,疫情反覆,有人移離他方,有人停留原地,從前是,现在也是,但此頁始终要過。

廣告

對「一代人」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