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笑

公司在觀塘工業區,一日工作超過12小時是等閒事,尤其在倒數日子的工作天。 我從不怕黑,由穿高跟鞋短裙的年代到現在波鞋瑜珈褲的日子。就算入夜走在工廠區的大街小巷,我一點也不怕,不太怕人,也不太怕鬼。

觀塘的夜晚改變了很多,以前有一群紋身大佬在上報紙,周刊,他們會跟我打招呼然後目送我上車。又會有一羣大佬在後巷洗潛水樽的,他們也是十分友善。有段時間,少了開夜班,到再次工作至夜深時,已發覺黑巷依舊,不是人臉全非,而是鬼影也無隻。

最近有晚,黑暗中靠近光有個物體,由於投射在地上,牠的身體好大,我停下來,確定牠在我的車底,車輛泊在前方,距離我所看到那物體還有兩個車位。我緩緩步近,啟動遙控器,車頭燈一閃,防盜系統「噗」一聲發出。那物體不慌不忙步出。是一隻大老鼠,黑色的,我站在巷的中間,牠也是。我再行前,牠才慢慢地伏在水渠一旁,很長的尾巴,驟眼是一團黑布。 我也不慌不忙地上車。上到車後,我仔細聆聽車內有沒有老鼠的呼吸聲,沒有,上鎖。

其實我驚老鼠的,只是過了大呼小叫的年紀,我在倒後鏡看,一大,一中,兩小,像一家人,小的在打圈,大的在休息,中的看著小的。 我,簡直無眼睇。 牠們已習慣了人,習慣了城市。我倒後,牠們完全沒有想過要避。結果是我停,響按一下輕的,再一下重的,待牠們肯走開才倒後,回軚,奪頭而出。突然,我有感自己泊此位多年,终於有些功力。

回到家,在自己停車場,我就打1823 要告知食環處要去小巷滅鼠。 24小時電話通了,按1) 疫情通報, 按2) 投訴或個案跟進

按2, 對不起,由於疫情關係,我們有限度服務,不需要以電郵或app 的方式進行咨詢或投訴,請你遲些再打過黎啦 謝謝。

該死的政府! 什麼叫24 小時!

再打1823, 今次按1 – 疫情通報,鼠疫不是疫嗎

按1, 實在是光明正大!

按1) 對不起,由於疫情關係,我們有限度服務,不需要以電郵或app 的方式進行咨詢或投訴,請你遲些再打過黎啦 謝謝。

掛線,是熱線自動掛缐!

該死!該!該! 該!死!

疫情通報不容許!難怪疫情蔓延

報告鼠患又不容許!就是以處理疫情作藉口來把鼠患擱置,其實關於疫情,政府不但沒有理,更逆醫學專家意見而行。放鬆邊境檢疫,令隱影患者在市區四處流動,最後漏洞依然,苦了做門市生意的市民。

炎夏酷暑,老鼠繁植之快,施延問题就是坐大老鼠,雪球化問題,看來不久鼠疫也將至。

第二天,我氣愤地告訴朋友,朋友說 「你都儍既,你搵鼠王芬麻,告訴她,如果你去捉鼠,立會選舉我投俾你,家𥚃一屋七姓共十八人,他們也聽我說的!」「她呀,一定call 齊記者睇住她捉既」

第三天,朋友WhatsApp 「立會選舉延期一年,因為疫情咼⋯ 你不用找鼠王芬了,延遲一年,她有冇得選定自動當選也未知,她不會再幫你捉老鼠呀,做戲也免了」

無言、YouTube 剛剛提議我看廷禧攻略,余詩曼在最後一集皮笑肉不笑地說 「可笑,太可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