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The Decadent Society: How We Became the Victims of Our Own Success by Ross Douthat

二月在Amazon 買的E book, 八月終於有時間把書本看完。此書的作者Ross Douthat 是New York Times 的專欄作家,他大多數都是寫美國政冶新聞。 這本 「The Decadent Society: How we became the victims of our own success」 , 好明顯也是以2019年的美國作為背景分析。

其實此書常試引證和解釋為何美國在下沉,並像小狗轉着圈圈咬自己的尾巴,原地打轉,似充滿活力,其實一事無成。 由於此書在出版前並未有疫情,所以作者用了好大篇副去例證美國甚至西方文明的衰落。 當然,以目前的疫情發展看,相對以往的西方文明,就已確認是敗絮其中,今日的自己輸了給昨天的自己。

作者指出假如Trump 是一個病徵, 那decadence (衰敗)就是美國的病患。

為何會衰敗呢?

他認為是以往的成就令今日受罪,昔日機會已被榨盡,富者越富,貧者越貧,文化死局,科技雖創新但又未能帶動整個社會脫出死局,種種的不安,美國人感覺到,但苦無對策,大家想把現象解鎖,於是Trump 當年就成為一個答案。

作者覺得需要一個Reboot, 不單是政治,甚至社會文化,而他悲觀地認為兩大黨都不能扭轉僵局,因為他們也只求一種穩定而忽略遠境,那就是迫切性的突破。

最後,他覺得decadence 也會延續一段很長的時間,直至一個transformation貫徹地出現。

閲完全書,的確可惜作者的著作是在疫情前,如今回看2019年,一切也在 「已知道了」 的版塊上。 書中的結語悲觀而未有確切的答案也令人諒解的。

因為大環境太惡劣,像接收了一封工作電郵,你讀了,但又未想到處理方法,就回覆「noted with thanks 」 然後,查看下一封電郵。

離開美國多年,我已對美國失去認知的興趣, 美國國情在我來說,是dramatic 然而,此刻我想起Great Recession 2008, 當年occupy movement 席捲全美各著名大學,Noam Chomsky 認為得認真對待,當然又是carry on 的cost 比改變更便利,快捷,於是又變成另一狀態的noted with thanks. (但我不認同Noam Chomsky 的中國觀)

其實那事已是一個警號,假如當時有真正面對,可能政冶文化經濟氣候已大大不同。 起碼是面對社會不安的第一步。 (個人看法,好主觀,自己無能為力寫文引證)

好了,還是香港「好」, 政情加疫情,局中有局,每天出人意表,政府叫畢業生在疫情中下放身段,當洗碗工也是好選擇,職業無分貴賤但高貴政府忽略了食肆生意低沉到,已無碗可洗。 看香港新聞,不是noted with thanks, 而 是 XYZ$&@! 每天不駡不快,成為朋友間video call 的共同笑話。要「謝主隆恩」的,不然三個女生,說什麼呀,「呀,你今日做乜,我今日做乜⋯ 食乜」沒有complaint, 太不港女了。

說回來,可能太喜愛decadent 這字,所以也是買此書的原因之一。

“When people accept futility and the absurd as normal, the culture is decadent.”— Jacques Barz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