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壞時代,最好月餅

明明后羿已把九個太陽射下, 為何香港還是這麼熱? 太陽總是兇狠地追着我, 每當遠遠見到有瓦遮頭的地方,我就走走走,往蔭涼的地方躲。再見到有冷氣的地方如超市,我更豪不猶豫要鑽入內涼一下冷氣,像那些小狗硬要在冷氣底下吹吹風,過冷河夠了才肯繼續前行。

孩童年代的九月其實可以換秋季,今時今日的九月簡直熱到不行。前幾天我帶幾盒月餅回家,太陽下,我和月餅也熱起來,不是熱情是熱溶。 一到家,即時開冷氣,把自己和月餅也靠近冷氣,然後我讓月餅獨佔涼風。 自己就去洗澡,水要溫水偏涼,才能洗走所有熱感。

通常天氣熱,吃月餅會好膩,但此世紀最偉大發明是什麼? 冷氣和互聯網, 沒有此兩樣,會死的! 有冷氣的話,一年365 日吃火鍋也行,既然火鍋也可以,為何月餅不能。

媽媽和我是天生一對,她喜歡吃月餅的餅皮,而我就會把剩下的蓬蓉和蛋黄吃掉。她吃多少餅皮,我就能吃多少蓮蓉和鹹蛋黄。

我自小喜愛吃蓮蓉,以前外公生日宴的壽包,每人只吃一個,我可以吃二十個。 我喜歡中式麵包加薘蓉的口感,熱呼呼也軟軟的,一咬下去是暖暖的蓮蓉,而中式饅頭的味道也淡化了蓮蓉的甜度。 喜愛吃蓮蓉當然也喜愛吃月餅。 蛋黃的鹹和蓮蓉的甜,一鹹一甜,是美妙的華爾滋,一進一退,互相牽引。

吃得多月餅,自然略懂分辨各大餅家及各大洒店的蓮蓉功夫。經過一連幾星期的細心細味,由顏色,油分,濕潤度來說,實在是不相伯仲,像坊間五花百門的XO醬般,好像有什麼不同,但其實味道都是一樣。我想應該大家也是採用同一家蓮蓉供應商,所以蓮蓉的差別只是糖份的高低,沒有明顯的蓮味或清甜度。不過今年的蓮蓉倒是普遍地比以往幾年為好,全部也是軟而棉,絲滑而不黏牙。

蓮蓉有黏牙的嗎? 有呀, 以往幾年我也有吃酒店月餅(是有米芝連星的酒店),其中大部分也黏牙且偏實,而且蛋黃有好些也是帶蛋腥味,但今年就整體水平提高。

水凖高了,但眼見奇華也要促銷,美心也要孖裝銷售。除了地道餅家,如生隆,四喜,八仙等⋯有固有支持者和勝在小手作生意能夠憑當下銷情,再決定每日的造餅量,能收能放及睇餸食飯的彈性令到存貨盡在掌握中。其他的大型連鎖餅家,我相信今年的銷售量也只屬一般或以下。

銷量差因為大環境差了,國內客少了,OEM 訂單也少了, 月餅製造的預算也普遍委縮,可能因為這樣,採購優質的蓮蓉,蛋黃的訂單也少了,於是優質材料可下流至平時做得差的連鎖餅家,因此所有月餅也「突然」好吃起來。又有可能是慕名而大手購入的豪客少了,為了穩住銷量,大家也不得不下些功夫,欺騙味蕾只能在盛世,萬萬不敢騙在最壞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