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冷一天

我都覺得自己好煩。
夏天又怕熱,每次經過超市也要鑽入去過冷河,涷夠了,才走回炎熱的街道上。 今天只是入秋,出門時才18C, 太陽也頗猛,走在街道上,本來清爽如意,但一入超市,那低溫就令我涷得發抖。 真的發抖,快速地搜尋要買的東西,然後急速付款。

在自助收銀機位置排隊中。我聽到一把聲音,她說:「現在不是請不請人的問題,就算請了最fit 的人也無補於事。 位置在自助收銀處當眼位置,位置沒有問题,問题是我站了1 小時,是一個客也沒有看那些貨。」 我看一看自助收銀機前的貨,是一系列的聖誕裝飾用品。 我再看一看我背後的聲音,是個長髪穿行政長褲套裝的女人,她低頭聽着電話另一邊的聲音。

我也低頭,到我用自助收銀處了,如果是以前,電話另一邊的聲音就會是我,聆聽着匯報,然後調整市場方針。 我萬幸自己已不在其位, 但我也想着那個殘酷的匯報,如果是我,我又會如何應對?其實有些愛莫能助,有些守株待兔,一小時也吸引不了客人,而且已踏入12 月,理應是聖誕旺季,11 月中至12 月中是最佳銷售期,如果第一星期達不到標,第三星期就要追回之前滯後的銷情。現在12月頭也是那樣缺數,可想而知已輸一半了。

未必是應對太慢,貨品差,香港疫情近期再度嚴峻,大部分工種也Work From Home, 連上班也在家,何來有公司聖誕派對。 學校也是home schooling ,這又少了佈置班房的原因。大環境下所面對的經濟壓力,2020 的全球疫情,骨牌效應,又倒了很多人雅志去慶祝。銷售之差是預料之內也實是非戰之罪。

雖然是非戰之罪,但不代表不用付人工,不用付租金,很多時千變萬變,營運成本是不變。 這就是一盤生意終極問題之所在。入不敷出,可以撐多久?

我踏出超市, 感覺很涷,但為了趕去姨媽家,收理媽媽手機,又去網絡平台商店拿貨品,不得不急步趕著。 一邊行,我一邊想着聖誕裝飾問題怎解決,守株待兔是不行,可能是擴大營銷點,但時間上現在才開拓,太遲。 我到了網絡平台商店, 「哥哥,我來提貨的」 店的哥哥很忙,一人正在做幾個工作。 「不要緊的,我在前面等你,你慢慢,不要急。」 另一把聲音響起 「我也等你,我大把時間。」

口罩遮掩了彼此的微笑,但大家也四目而笑。 「Auntie, 我有四張單要提貨,我怕阻你時間,你先呀。」 Auntie 說 「 你先啦,我大把時間, 我無野做既。」 等候提貨中,我從Auntie 得知她第一次用此平台,是長者app 的限期優惠令她由其他實體商店轉自此平台,差不多的外國出品維生素C,在平台就比她平常買的便宜,多化算。 「便宜$30/ 1 樽, 維生素C 又要長期吃,她若果在優惠期前,天天買,買下未來半年所需的,她已慳一筆了。 「那優惠期是至什麼日子?」 「12月31日」 Auntie 說。

我恍過神來, 是追年尾數,而且此優惠只限長者。 因為疫情下最不受影響的人就是一群無憂族的老年人,他們精明也是有經濟能力,不懂上網,就店的哥哥教。 此策略是正確的,而且在年尾全城商户追數的日子,經濟委缩, 潛在客户就是塘水滾塘魚, 封閉市場,魚小,就得快人一步地捕捉,而且要準。 此平台策略就是用長者優惠去快速捕魚, 賺少了,但要的是量,是新客,捕了那魚先,再想有沒有真正的「賺」, 一動制靜,總好過一小時也沒有客,捱打狀態。

我提了貨,和Auntie 告別了。 沒有太陽的黃昏真的很冷, 由於歌舞群組個案大多在洒樓染疫,出外吃飯又重新限定二人一桌,經過街角洒樓,經理也重新站街叫賣「 外賣七折」 。 相信又是另一捱打狀態。

回家途中,我看到甜品小店沒有太多客,見到相熟老闆娘,我熱情地打招呼。 老闆娘說 「沒有客,你看,二人限聚令一出,我死了一半」 「啋! 要3 碗綠豆沙呀」

「乖! 我俾大碗你,但今天的糖水有些厚身,一般水準」

「可以的」

捧着熱糖水回家,打算暖一下身,一開手機看新聞,又冷了一截, 想起張國榮一首歌 「最冷一天」

「如明日好景忽遠忽近 仍願抱著言份情沒疑問」

廣告

對「最冷一天」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