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aewon Class – 視評

人氣韓劇 《 Itaewon Class》 有一句對白頗具意義。 「孩子都是看著父母的背影長大的。」 全套劇可以說一切都由張根源而起,一個富二代,持着自己是家族繼承人, 在學校持勢凌人, 全級第一的李虎進每天也不知為何常常被張根源欺凌,他把牛奶倒在李虎進的頭上, 大力扯他頭髮,然後猛力拍打他, 就算李虎進苦苦求饒,張根源也不會停止。

老師看在眼裏,也不敢處理,因為張根源的爸爸就是權傾天下的「長家」會長- 張大熙。 在學校,所有校規也是有名無實,只有張根源做的就是正確,就算他欺凌同學,校長也會支持張根源,覺得欺凌有理。因為校內財政都來自長家。 朴世路(男主角)是名插班生,第一天上學,他看到張根源無恥霸凌的欺負李虎進。朴世路並不認識李虎進,但目下的不公不義,他難以接受,就算女同學吳秀娥已提醒朴世路不要理,因為得罪張根源,朴部長 (朴世路爸爸) 在長家 (張根源家族) 是難以工作的。 朴世路不理,他教訓了張根源。 结果, 校長體罰朴世路並趕他出校。 張根源的爸爸- 張大熙,說可放過朴世路,但就要朴世路跪在張根源面前認錯。

Like Father, Like Son, 張根源的妄為瘋狂就是他父親的影子。 張大熙作為長家領導者,他是一個極權主義者,凡違背他的人也必被他誅之。朴世路不肯跪他兒子,朴部長也知道不能在長家工作,黯然離開。 後來,一次交通意外張根源把朴部長撞死了,張大熙利用人脈家勢嫁禍給朴世路。 朴世路失去了唯一的父親,也失去了自由和清白。 因為一次挺身而出的正義反令他一無所有。

提醒朴世路不要耍正義的女孩- 吳秀娥,她是朴部長助養的孤女。 朴家出事, 她接受了恩人的仇人「長家」的助養。 她到獄中向朴世路懺悔。她淚如雨下,悲憤自己的懦弱。她告訴朴世路 「報仇!」

李虎進一直對朴世路為他出頭,而弄至如斯田地不能釋懷。他也去探監,他告訴世路,他忍辱被欺凌幾年,終於考上首爾大學。李虎進告訴朴世路反抗不是單純的打架,是臥薪嘗膽,深藏不露。世路有一個想法,李虎進也有,大家隔着獄窗,拳頭輕輕一碰,營成同一陣缐- 報仇!

數年後,朴世路出獄,他去Itaewon (梨泰國) 探望吳秀娥,擁抱普世價值特質的Itaewon 代表自由和開放的韓國。朴世路被此深深吸引,他告訴秀娥,他會遠洋出海打工,做苦力赚錢,而朴部長的賠償金有其他更有意義的用途。過了幾年鐵窗生涯的世路,學懂了做人做事都要顧及宇宙法則,萬物之中,所有事情也有其複雜性,所以潛龍勿用。地位最低,力量最弱時,就要保存實力,潛龍勿用不等於不用,勿用也不等於沒有用,只是等待一個時機。

七年後,朴世路帶着他在外地打工的血汗錢,回到擁抱自由價值的Itaewon 開食店。 初出茅廬進軍飲食界的他已經是一條龍出現在田野之中。他立志要有一番作為,要打敗長家。 在累戰累敗也不氣餒的日子中,很多人已看得出朴世龍的人格,素質,能力和德行,像一條龍已現身於田野,龍可以生長於深水之中,可以飛翔在高空之上,也可以生活在田野之中。千變萬化地活,實在也可活出變化多端的自由

早期朴世路只是田野之中的龍,難以有真正的大作為,直至遇上趙以瑞,一名天才女生,幫他滾大資金的患難盟友李虎進,富有的老投資者金順萊,長家理事同時曾跟隨朴部長(朴世路爸爸)的姜敏晶等人。 此時的世龍是見龍在田,也是利見大人,乘眾人之助把報仇逐漸成型。

長家是極權,不容許何成型的龍,打倒初露頭角的世路的方法也是越來越卑劣無恥。 買下世路在梨泰園區的店,加租,趕他出商圈。 設下投資陷阱,讓世路不能成為連銷店,有失投資者信任,陷入毀約危機。又把世路踢出電視節目。棋局每次一有希望的時候,就會是另一埸失望。

要麼更上一層樓,要麼跌落谷底,什麼可能性也好,或躍在淵的世路,無咎!心甘情願地擁抱自己的價值,不怨天不尤人。怎樣也不違背本性,君子終日乾乾,當自己主廚在錄影節目前被揭發是變性人,世路只是保護她,跟她說 「想離開就離開,做自己。」 變性人主廚也不是省油的燈,越戰越勇, 無論世路或跟隨他共事的人也是無私無畏無咎,為黑白打拼。 一起報仇!

黑夜總會迎來白天,宇宙的力量總是一動一靜,一陰一陽,萬物本應是平衡,物極必反,只要積蓄力量蓄勢待發,把自己的精力財力物力都用在正道上, 就算面對再極權的長家也必有辨法。苦心人、天不負,臥薪嘗膽,三千越甲可吞吳。

時機到了,極權的掌舵人張大熙生命已到终點,大兒子入獄,加上多年其弱肉强食的生意心法令他忘記當初成立長家的初衷只是填滿家人温飽。 張大熙作為皇帝耐了,忘了自己的人性,心太狠手過辣。 一直待在長家多年的吳秀娥沒有忘記自己對朴部長的承諾,十年磨一劍,她的劍磨了過十年,一直在長家潛活,搜下證據,一次過告密,是報仇! 長家一夜倒下,極權高牆被毀,就是張大熙飛得太高,脫離了基礎,成了亢龍。盛極而衰,最後孤立無援。他知道自己的極權已經到了未位,亢龍有悔。

群龍無首之際,欲收購一代極權的飲食王國長家,就是帶着自由意志的朴世路。朴世路带着爸爸的手錶在發佈會上宣佈長家正式成為Itaewon Class, 是飛龍在天,终於報了仇!

此劇也有愛情但不值一提,張愛玲曾說愛情本來不複雜,來來去去三個字,我愛你,我恨你,你好嗎,對不起。 此劇的愛情正是如此。

潛龍勿用,見龍在田,或躍在淵,終日乾乾,飛龍在天,亢龍有悔,群龍無首。 萬物皆有序,生命自有其邏輯,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