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得一失

好喜歡沖完熱水凉,軟灘在床上,把頭和頸置在床邊,90度垂吊在半空,一股血會瞬間往頭頂湧,此感覺好充實,可能最近容易暈,所以血一上腦,更舒服。 維持頭部垂吊的狀態大約二十分鐘,感覺頭腦特別活,閉上眼,觀呼吸,放空。

讓思想隨意跳動, 好靜。在極度寧靜的心下,聽那微微的風扇聲。再細聽,空氣也有聲的,微弱的,細語的,地其實也有聲,遠處還有冬天的風聲。 近一些聽,是髮尾的水滴聲。

任由思緒放空,想起今天陪家人去理髮店剪髮,比平時少人,年輕的理髮師說「 明天開始下午六時後禁堂食,會更少人,不能出外用膳,就不會上街。死城重臨。」

嗯 ~ 和年輕理髮師道別, 我想起下午在YouTube 隨意看的財經特輯。疫情下有規模的旅行社在全球封城的困局下,他們靠轉售高檔日本生菓維生,因為人不能去旅行,有時吃著當地名物,以解旅遊相思之苦。不過由旅行社轉型賣生菓,物流問題已經是考驗,而且競爭大,市場細,利潤弱。 不過再薄弱也要做, 因為要生存。

是上一代的生意,就此投降不甘心。 第二代的繼承者說怎也想留下來,以前上一代由啟德舊機場做到赤臘角新機場,當年香港經濟起飛,不夠班次出團,上一代就突破思維,包機成團,然後每有難關,也迎難而上。 繼承者承認以往做兒子時,求學時,對生意不聞不問,和父親也很少交流,只是幸運地乘着樹蔭而立。今天在全球疫情下,他彷彿看到父親當年的辛酸。 他回想父親常說的 「一得一失」,得到時可能正失去什麼,失去時又可能正得到什麼。 如今,正是「一得一失」。

我也喜歡 「一得一失」 的想法。 人生可尚不是一得一失,此乃世間平衡之定律。 我想起朋友前天介紹的日本電影 《little forest 夏秋冬春篇》 。女主角因為和男友分手,而重回自己出生的小鎭,自己種植,自己生活,生活方式就是融入自然。

夏天就弄米麴氣泡酒和冰鎮蕃茄來解喝,天氣太潮,她就開火爐,將濕氣趕走,再利用溫暖的環境,她發酵了麵包,利用爐火的餘溫,烤熟。 順着自然來活,潮濕有汗,正常,就用有功能性的抽濕方法過活。

務農永遠也是聽天由命,雨水多就會浸壞蕃茄,天氣冷,就耕作不了。 最能觸動到我的是女主角炒菜,怎樣也炒不出媽媽的味道,下肉炒,不是。放多些鹽炒也不是。某天靈機一觸,把雪櫃的菜取出,用利刀由筋部去絲。上鑊炒,拋空翻接在鑊上,是那味道了,滿足! 從前她對媽媽說 「又是炒菜?真懶,不能有其他菜色嗎?」 然後自己回房做功課。 現在的她憶起了,原來一道簡單的炒菜,媽媽實在做了很多看不見的功夫。 同出一轍,旅行社的第二代在繼承下(炒菜) 發覺一切殊不簡單。

另一幕最有意思的是電影中的女主角,把食糧,米,柴都存放好,準備過冬。 她把一些冬季特製的食物存在雪櫃,太涷了,發酵了,以為酵菌就是死亡嗎? 不是,反是蠢蠢欲動的生命正在醖釀,在雪中吶喊,迎着春天。

先死而後生,也是一得一失,當得到什麼時,正失去什麼,正失去什麼時,又正得到什麼。 此乃自然,乃平衡。 另一個朋友最近感染了我學習《易經》,我努力着那三易說 「簡易,變易,不易」 世界再複雜的事,再艱辛,只要智慧一達到,轉換了,一切也簡易。 萬事萬物無時無刻也在變,尤如四季,正因為那變易,才是宇宙。在萬物皆變的前提下,唯一不變是,萬物皆變的定律。所謂不易,不是not easy, 是一場平衡 。

不是很好的相 :p 但又想不到用什麼相
廣告

對「一得一失」的想法

  1. 「易經」的智慧與永恆千載難逢! 讚嘆著無明的纖細智慧!
    一得一失,道盡了這短短人生的荒謬。 那個女孩的生活給我好多啟發,親愛的無明,謝謝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