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十年

原來在wp 已十年, wp 發出恭喜通訊,我才得悉自己是2010年12月13日在wp發表第一篇文章。 其實,在wp之前,大約二十年前,我在blogspot 有一個名叫Green Yacht 的blog (很久之前的事) 同名的Green Yacht 也在Xanga 落户。 為何又有Xanga 又有blogspot ? 首先Xanga 是女友極力游說我開,她說 「型的人也有一個Xanga 」 「真的嗎?」 單純的我,啜着可樂,眼碌碌地看著她。 女友是活潑女生, 很美的,常常走在時代尖端的她教我怎樣型起來,怎樣穿和該去什麼地方型。 回想這些也令我失笑,我們是多麼的green, 青蔥歲月。

回家,上缐開個Xanga, 不能用自己名,那我叫什麼名好呢? 由於常常隨意地覺得自己是首小船,就green yacht 吧。 後期,自己也常去blogspot 拜讀他人文章,我就離開型人天地的Xanga , 去了blogspot。 在blogspot 其實沒有寫些什麼,因為那時太年輕,太懵懂。 懵懂的青春又常覺得自己有一個內在的自己,未被發掘,是未睡醒的自己。 二十歲的我沒有型格女友那麼的呼天搶地式戀愛,沒有drama, 不過我還是自得其樂。

十年後,介紹我入Xanga的女友已嫁了去加拿大。我大學畢業後的十年,其實未停止過進修,所以生活滿滿的。朋友羣也改變了,沒有型格年輕的女友, 是跟自己一樣沉悶但又愛泡咖啡廳的朋友。那年就是和她一起看雲門舞集的流浪者之歌。 那晚的觀衆還有狄龍,前排是梁錦松, 身旁是伏明霞。 目光鋭利的女友小聲的告訴我, 我在人羣中看看 「嘩,伏明霞真美!」 女友冷眼着我 「夠了! 不要那麼substandard 」

Oops ~ x 1000000000000000000

完場,狄龍霸着Q&A 時間,瘋狂地讚賞林懷民,而一身黑衫黑褲的林懷民,謙謙地説,我不懂舞蹈,一切皆是舞者之功。 有觀眾問此舞其中一幕,舞者畫的圆,和Om 那聲。

林懷民説 「 您認為是什麼就是什麼」 還是謙謙的。

我似懂非懂地想,不斷回想那舞,然後⋯⋯

一星期後,我和女友約會在怡東。 我一見她, 好興𡚒! 你不要說其他,我要先說,我已忍了一星期,我把流浪者之歌的所有書,電影也看了,我甚至寫了個blog, 流浪者之歌 ,我為自己改了一個最滿意的名稱,我叫無明。

無明, 就是我們經常欠缺醒覺下, 去做一件事, 說一句話, 和起一意念, 任何事也起了一個因及業, 而我們日常就是要面對我們昨天的無明. 今天的果就是昨天的因。

可能這也是一直想成為小船的原因 – green yac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