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鴛鴦

2020年有部港產片叫《夜香・鴛鴦・深水埗》英文名很不解,但又得意,因為帶點港式英語思維叫(Memories to Choke On, Drinks to Wash Them Down,2020) ^.* (真是好得意)

全套戲包含四則短片,其中一則叫《鴛鴦》,鴛鴦可以解一男一女,又可以解作一種港式茶記飲料,即是咖啡溝奶茶,做法是七茶三啡適量奶,用淡奶不是咖啡奶精。故事講述在一間學校某角落,大家各自買盒维他檸檬茶期間,教Econ的John和教英文的Ruth (美國女生)搭訕。John帶Ruth 去吃盡香港美食。 Ruth 告知John, 她要去北京教書,臨別依依,Ruth 突然鄉愁,想起美國。John就帶Ruth 去吃KFC, KFC當然是美國、但全世界也有KFC,北京又有,成都又有,深圳又有,為何要來KFC? John好自然,漫不經心地答 「這𥚃是最浪漫的KFC」 John望出窗外,是龍和道。 龍和道的浪漫,比豆腐火腩飯更甚。John 和 Ruth 的情终其朦朧,似有又無。味道很香港。香港有點像黏著玻璃窗的潮濕霧氣,不甘於由甘霖化為霧,像冤魂在大氣中懸浮,如香港已故作家劉以鬯所說「那些消逝了的歲月,彷彿隔著一塊積著灰塵的玻璃,看得到,抓不著。看到的種種,都是模模糊糊的。」

不甘於成為霧氣的人還有,陳冠中《北京零距離》 的外篇主角,亡靈余阿芒的哥哥,佘思芒。弟弟去世後,他一直自責,三十年內,他活得行屍走肉,肥肉橫生,沉溺在口腹之慾。弟弟在陰間成了活貨,哥哥就成了陽間吃貨。哥哥余思芒在北京又可以說什麼,說飮談食最安全。他在際遇下當上了一個網紅食評家,「在舌頭的開放,吃喝的自由上,北京總算還行,也很容易接觸到全國美食。」政治上失語,就用吃來遮醜,如果在食評中尋找到某些密碼,也是一種浪漫。「饕餮之為獸,貪在吞噬,不分盈厭,食人未嚥,不知紀極。大胖曾深陷此畜生道,幾不能自拔。」

常自持老北京的哥哥一直只願活在二環內。在他眼中只有1990年前的老店才算是老北京風味,對於近年發展的朝陽區熱門蒲點如三里屯等都不屑一顧。北京在不斷強拆重建,住在北京的人,都是外來人,真正的北京人已被迫走於二環外。余思芒能在食評圈內佔一席之地,就是他的文筆充滿維護本土(老北京)飲食情懷,他褒貶京系橫菜全是魯菜和來自全國已經本地化的混雜菜,國營老字號不守本分,味道走樣,罵他們喪權辱「國」。
佘思芒愛老北京,他是本土保衛者,面對外來人的文化入侵,他像冤魂般活出霧氣,縣浮着,存在着,對抗着,是老北京戰浪。

一個集團旗下的古早美食公司看上他的點擊率,和網路影響力和他合作。余思芒在一公司晚會中認出公司董事長夫人就是當年在天安門廣場,他一見鐘情的女生,那時的女生像鄧麗君,青春熱血,昂然走進絕食室內,而那董事長是當年她身旁的男子,现在是一名海歸回來的商人柯小纓。他們都坐上時代烈車,赚着國家經濟發展红利而富有起來,失語也失憶。如今失語又失憶的人在金錢上資助失語人,資本和文化合流,共同交織出一個没有聲音的年代。

失語的余思芒並没有失憶,作為一個食評家,如果他有日喝着一杯港式鴛鴦,略嫌其苦的話,他可以下單時說「鴦走」。即是七茶三啡適量奶,將淡奶轉為煉奶,煉奶本身已經有甜味,所以熱鴛鴦到檯時不需要加糖。保衞着老北京本土的余思芒會明白鴛鴦就是鴛鴦,存在咖啡奶茶,存在清湯麻辣,存在本土的你我。

廣告

對「本土鴛鴦」的想法

  1. 親愛的無明,這一篇寫得唏噓… 食物在人世間是如此強大的能量,支配了人類生生世世。
    這麼說是因為… 一個是重症病患,即使已經無法吞嚥正常的食物,仍然有著強烈的想要恢復往常飲食的食慾。

    讀著竟也讓我想起唸書時代在紐約喝過的一杯鴛鴦~ 那真是香港最獨特的發明!^^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