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鑊

年廿六, 執意為自己地方清零,一時我蹲在地上執拾,一時又在雜物房整理一番。是次的大規模整頓是十分ambush。大整頓前的半小時,我自己還在看書,上網讀報。 假如雜物都有靈性,相信它們也沒想到會被我突撃圍封。

我把鞋子逐對分類,常穿的置在方便之處,不多穿的,polish 一下,暫放小露台吸收一下陽光。在鞋櫃的深處,我發現一隻全新的煎鑊,Tiger 牌,韓國製造。 我想是某年我於超市換購回來,擁有了就廢置一旁,從不回看。 拋一拋那煎鑊,不錯,不太重,也挺深。此時,WhatsApp 傳來朋友的短訊,說些行業問題,我也順着她覆着。總結時,她問「最近工作如何?」 我:「嗯,還好吧」 我沒有多說自己已離職,因為我預料到她的反應,我也不能跟她說實話,我已到了「姨姨我不想努力」的思維吧。能不能是其次,重點是真的不想努力。

為了應付大衆的預設,隱藏是對自己的善良。 掛線,靜下來。我想起村田沙耶香著的《便利店人間》,古倉惠子(女主角)十八歲開始在便利店做part time, 不是為金錢,而是便利店的工作能令她感覺自己像正常人,是社會的一員。時間一晃,她由十八歲做到三十六歲。十八年的光景,她還是便利店的短期員工,單身,每天上班補给飯團,收銀,入數,訂貨。除了她初老的外表,她什麽也沒有變。

有次和舊同學聚會,眾人已結婚生子,以家為首不再工作。她為了迎合社會預期,就告訴衆人她身體不好,所以一直也是part time 便利店員工。 有回她被問到有否戀愛過,她一時忘了要隱藏自己没有戀愛經驗,真誠的答案令她好像在舊生聚會中裸跑。 衆人及衆人的丈夫像看怪物般看她,下一瞬間,她感覺到那秒變,她被排斥着。 社會在資本主義的巨輪下,人要工作,要消费,要结婚,要生子……每個人好像社會的齒輪,一定要跟着方程式進行,要不然就是脱軌,被outcast。

十八年的便利店工作經驗令她成為一個很在行的店鋪工作者,優秀又如何,在同事和上司眼中,初老還單身的她是敗犬,暗地取笑她。 惠子一直是個沒有愛,沒有恨,沒有多餘情感的人,但在便利店工作,她明白假如團隊和某一員工不滿時,她也最好跟着,要不然就會被排擠,假裝一起的惱,是生存的法則。

她一直努力成為社會一員,沒有愛的她,為了不變成沒有男人的怪物,她把一名廢男留於家中,彼此沒有肉體關係,但就如飼養寄生蟲般慣着他,令外人覺得她是有男友的女人。 惠子以為有了男人就可以成為羣體,誰知便利店同事恥笑她和廢男交往,天造地設的兩個廢物。由此,她頓時被同事們視為outcast, 連昔日跟她一起收銀的年輕part time男同事也排擠她,她知道他一定要跟隨大隊,此乃生存之道。

終於她離職了,但她身體流著便利店的血,沒有工作的日子,她像沒有了人生意義,她無時無刻也想着,什麼時候收銀,什麼時候把貨物上架。 一天,廢男陪她去見工,在另一間便利店等候時,她發覺自己好像天生就是便利店員工,她一見客多,她迅速整理貨場,自動把貨品放置當眼位置,還一眼看出便利店可改進的地方。 一瞬間,惠子尋回自己,她知道自己的興趣就是便利店,她告訴廢男:「我醒悟了,即使沒有人容許,我還是便利店店員,假若想成為眾人,可能需要你作遮身板比較方便,家人,朋友比較放心,但只要我自己確知自己是店員,我就是我,完全不需要你。」廢男怒說 :「你會後悔」惠子知道,她此刻擁有了自己,是一個屬於自己的人。

這些日子我時會想起惠子,不是因為她單身,而是那意志的扺抗,還有書中所說的 「村落不需要的人會遭到迫害,疏遠。 換句話說,跟便利店一樣的結構,在便利店不需要的人會被減班,開除。」這是多麼有寓意的情景,在社會,在公司,在人生。

回過神來,我繼續肆意瘋狂圍封雜物,把它們揪出來,打量,然後標籤它們那些有用,那些無用,那些留下,那些扔棄。 突然的整顿源於個人的不安,年廿六清垃圾只是自己的藉口。一輪圍封雜物也未能清零,我唯有解決擱在地上的鑊。

呀!可以送家姐(伯娘大女),因為她每年也會弄些自家制年糕給我,一於禮尚往來吧。

「家姐,我有一個鑊,全新的,不過是某年超市贈品⋯ 28cm, 叫深鑊,啱哂你 」

「臨過年,俾個鑊我孭呀~ 你孭唔掂咪攞黎攞」

於是,攞正牌缷鑊!

對「甩鑊」的想法

    • Dear David, 謝謝您🙏🏻 我剛才拜讀過您幾篇文章,衷心地學習着。 可能受《便利店人間》 的影響,所以帶些意志反抗,剛跟另一朋友說着此篇,他說日本女人特别慘,動不動也有文化规範,要抵抗也不易。 再次谢谢您,感恩您的支持,和鼓勵。新年好!身體健康!合十 ,謝謝🙏🏻

      Liked by 3 people

  1. 如果沒有經濟上的壓力而且錢夠用的話,賦閒也不錯.不過我覺得有時人算不如天算,也許本來認為錢夠用,後來不夠了,就慘了.工作不是為了別人的眼光或看法,是為了自己.

    Liked by 2 people

  2. Serendipity: 真的! 日本社會十分大壓力,甚具壓迫性,我有次看日劇,那個男主角少少事,對女主角唬吼, 男人主導,女性又不能作聲,不合文化…書中的女主角又不是殺人放火,只是單身和想做便利店售貨員,在社會逆行而上,也不是易事。

    Liked by 1 person

    • 以前90年代追日劇時,雖然知道日本有敬語,但對於社會中的性別不平等卻沒有感覺,在愛情故事的範疇裡可能只有家暴的段落會覺得明顯。後來一直到這些年才慢慢知道(例如上野千鶴子有本書叫「厭女」),女子大學可說是新娘學校,公司挑女員工像在選未來老婆女友,女員工也需要負責倒茶,女性若看商管書可能會招致異樣眼光,婚後通常也就不工作,無怪乎IG 社群有很多日本主婦的便當和工藝美照,她們把精力轉移到家庭,當然,想寫作的女性,也許結婚並不會是障礙,不少女作家也都是主婦。想想,石田百合子與天海佑希還真是不容易,能堅持自己想要的生活。

      Liked by 2 people

      • Serendipity: 呀! 我想起那一套戲了,就是日本版的 「最後的情書」 松隆子被她老公大聲喝罵都只是因為有個陌生男人向她表白⋯ 日本女人慣了,我這些港女就覺得D日本男人太過份! 厭女沒有看過,但你說得對如石田百合子那般常在ig 說自己更年期之苦的日本女人不易,我欣賞她呀! 因為她能面對自己,擁抱自己包括自己的年齡! 而有沒有發現在現今社會,只要那個「她」有獨立經濟能力,女人更加可以過自己生活,所以D日本男人喜歡女人在家,不工作。 沒有工作沒有經濟能力,就可大男人了 ~ (噢,突然發覺)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