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無聊: 芝麻醬加香蕉

食野真係食野架咩,係食人架麻,食個company。 我一個人食野,絕對可以!同朋友食野也開心的,我記憶好強,好細微的事,我一下記得, 例如女友好喜歡吃Banoffee Pie。 每次我一見Banoffee Pie 也想起她。她也喜愛吃日本高質麵包,HK$24 / 4 pcs ,一小包,她每次經過美人魚(little mermaid )麵包店,必定會買。 我就不懂吃的,什麽也吃,也分不出什麽是好吃,所以有回跟很懂吃的朋友去餐廳吃飯,那朋友對美食有要求,吃不下,我還是不徐不疾地繼續吃。

我食野太隨性,一塊白方飽塗上芝麻醬,一白一黑托在手中,想什麽似的,但一下想不出,不理!早餐是食,不是看㗎麻。 咬下去,豁出去。味道是……無味道,只是感覺像咬些什麽texture, 像泥,又像幼沙…. anyway, 不知不覺吃完了。 把方飽塗上芝麻醬post 上網絡,馬來西亞朋友即時說 「black ink」?」 我忍不住大笑,對! 真的似,就是我之前想不出像什麼,現在一言驚醒夢中人,是black ink。

我想了一下,明天早餐應怎樣搭配black ink,(芝麻醬) 女友問 「你既然不懂怎配搭芝麻醬為何去買,而且一買就4 撙?」「good question ! 因為此芝麻醬是香港製造,而其他蕃茄醬,菠菜醬是德國造,美國造,或中國造。我一心支持一下本地努力。」不是其他地方質量不好,只是給些細微能量給本地製作。 除了芝麻醬,我也買了本地沙律菜,常試本地搭本地。 可惜,沙律菜搭芝麻醬也是⋯ um, well, um, well…..

今日,靈機一觸, 不如本地白方飽加本地芝麻醬加菲律賓香蕉。 賣相, well, 見人見智啦,不過,一咬! 好味喲! 少少果糖帶出芝麻香,芝麻加香蕉令我想起Banoffee Pie, 我把相片和想法發送女友。她說 “please, No way!!! it looks really horrible…”
唉,人不可以貌相,野食也不可以。外表唔靚,睇內心麻。 另外,香港芝麻醬配菲律賓香蕉,真的得,除了甜帶出芝麻香外,口感也是匹配。其實也不意外,很多香港小孩也是菲律賓姐姐帶大的。 (不過我不是,我自己大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