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木棉

昨夜突然灑了一陣雨,濕轆轆的霧氣加雨點突撲於窗。天文台說明日天氣驟降至18 度。 18 度又不算低温,但一早已踏入和暖的春天,驟然的18度有點不可思議,半信半疑。

第二天醒來,雨停了,雨後乾爽,令氣温真的降到早秋凉意。 我想起天文台的預報,也想起了窗外幾棵木棉樹已盛開着。 大朵的紅花,已散開在樹枝上。 木棉樹的姿態四季分明,春天滿樹紅花,夏天綠葉成蔭,秋天樹葉枯黃,冬天落葉蕭瑟。 從前木棉樹是很準的寒暑表, 只要木棉花開,就代表天氣、已完全地擁抱暖洋。 突然的驟凉,而木棉花又同時盛放,代表植物生態已被全球暖化,打亂了週期。

我把昨天買回家的本地京葱和韮菜花,從蔬菜櫃拿出,弄乾,用乾布裹着,再放循環再用的密實保鲜袋,放回菜櫃,拉長其新鲜度。望出厨房窗外,鄰居還是未租出,我也樂得享受没有鄰居的寧静。

是日早餐,我把泰國秋葵洗滌,放入熱開水煮熟。 賣菜美少女教我直接在秋葵淋上豉油就可。 聽還聽,做還做,我頑固地只把秋葵煮熟,然後直接吃下那天然的味道。 可以說没有太大口感,但一咬下去,帶點綠色的清新。

吃完早餐,抹去昨夜遺黏在窗邊的霧氣,不白不灰的天空,像秋又像夏。我想如果我是木棉樹,我也被氣象弄得無所適從。春天開花,夏天盛葉,秋天枯黄, 我應怎樣,說還是不說,聽還是不聽,想還是不想,生態被複雜化了,應怎樣繼續迎合春夏秋冬。木棉樹一早已察覺全球暖化,比赤度更赤,彷彿世界再沒有淨土。又叫英雄樹的木棉一早已明白,英雄也沒能力挽救自然,氣候暖化是人類貪婪的共業,只是一些地方比較少暖化,一些地方已高度,極至地暖化。

木棉樹其實一早已呐喊着。紅花,綠葉,黃葉,不分季節地迷失盛放。呼救着!看看我吧,我已被打殘了,我的世界已不再是我從前認識的世界。

木棉樹說 「如果我們已很努力,世界也沒有變好,怎麼辨?」 旁邊的木棉樹說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木棉樹說 「真的嗎?」 旁邊的木棉說 「假的,但在任何土壤,也得站着,不要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