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雜無章~ (2) 鄰居

新搬來的鄰居是一位年輕女子,有次我在背囊中尋找門匙,鄰居從屋內出來,大家打個照面,高高短髮的她穿着長裙,好飄逸,好爽朗的一聲Hello ~ 大家隔着口罩,我也回一聲有禮的Hello。

片面的感覺很好,唯一不好就是她關門很大聲,出入次數,及去垃圾房掉垃圾的次數又多,於是一天到晚起碼有8-9次的砰一聲,自己門一聲,垃圾房門一聲,不知不覺每日就砰了8聲10聲,如雷貫耳。久而久之,我已可以憑那關門的力度判斷到是美少女出門口,或是美少女在倒垃圾等。就如以前在九龍城,飛機劃破長空地略過民居,住九龍城的人都能憑飛機的引擎聲,判斷出哪一支飛機屬國泰,因為只有國泰機師才最熟悉香港地勢,機師們都夠膽低飛,越低飛,越吵耳。

漸漸地我好奇地硏究她為何關門如此大聲,是否門較問題,又或是她屋令她有些不安,以關門的聲響來嚇鬼,最後我估計是一種個人習慣。 可能我媽媽很愛靜,所以幼承庭訓,她把我訓練到關門也細細聲,輕輕把門吸着門框,多年訓練,遇到任何門,鐵閘我也能陰柔並重地關穩。

有回,美少女又出門,在她準備大聲關門,砰一聲前的一瞬間,正在大門旁的我,差點開門,好言勸她不要大聲砰門。下一秒,我手握門柄,凝住,我沒有權叫她輕聲關門吧,因為那是她的style, 每人也應享有自己關門的風格自由吧,如周潤發在電影《監獄風雲》 說 「我大聲講嘢唔代表我無禮貌阿Si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