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雜無章~ (4 ) 練功

人很單調,自己的生活習慣,可重複之次數,和可單調單一的可能性,令很多朋友也難以置信。

前陴子每天的早餐也是麵包搽無糖芝麻醬加香蕉,賣相不好但頗美味,香蕉的渾厚甜味把芝麻的濃郁醇香提昇。如果不是吃香蕉的日子有功令我血糖略升,我應該會維持此配搭起碼3 年。 現在,香蕉被牛油果取替,牛油果配無糖芝蔴醬,滿口油滋滋,油感過盛,欠缺食物匹配的味蕾刺激,但可接受,血糖也自然降回正常水平,如沒大礙,芝麻醬牛油果三文治可以吃上幾年。晚餐則是boiled veggies, 我特别喜愛把沙律菜的羽衣甘藍,放入鍋裡白水煮,配上沙律用的青瓜,加三色椒切片, 不加任何調味,最後加一隻熟蛋,完成。 味蕾慣了那清清淡淡,在外吃飯,美食佳餙於我像對牛彈琴。

舒國治在《讀金庸偶得》説:「任何作業不失是人類基本慾望的顯露」 我想我沒有口腹之欲,不是因為習慣之日常,而是心中無彩畫,彩畫中無心,心中找不到美食,在美食中也找不到心來。 如果慾望的填充題,由美食改為女人,我就像家有嬌妻,目不斜視的男子。

沒有口腹之引, 但凡夫總有其他慾望誘因。人大了,物質慾望直線下降,但總有些生活不安,內心的白浪掀天總是由外在環境帶動,我發現此內外相互影響很取缺於人,同一外在因素下,每人的內心反應也不一。書房有道字畫,是金鋼經的「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是從前一位學佛修行的客人送给我,每每內心的猛風大作時,我都會常試以此句警剔,會不會目前我看到的是幻象,只是事情的當下,而看不到背後的龐大因緣始末。看不清,想不透,但我知道不是風動,不是幡動,是心動。迷茫不好受,我知要忍耐。

要練功,像舒國治說練功有很多層面,武藝上的,文化上的,人事上的,形而上的。 而練功之法,分3 步,首先將小化為大,然後慢提為快,最後將不可能化為可能。 我想起 《易經》 的 「潛龍勿用」, 也是具備的時間和空間概念才能獲得正果的方法。 目前容易心動生煩惱,小處着手就以靜制動,調節內心的頻率,不輕舉妄動,分隔情緒牽引,潛龍伏着,藏鋒守拙,伏息之時磨平拙角,令力量沉藴。不用不等於不用,而是該用的時候才用,也是一種練功出來的空間感,令自己動彈得宜。

做到恰到好處,好難,但不是不行。要練,練其心,在未到那境界時,要像 《天地一沙鷗》 的主角Jonathan, 在漫天下翔滑,自己練功無止境。生是有涯,知其無涯,在有限中求其無限,自己不斷的精進,堅忍。 有時人的力量難及此時,又有時天時地理人和之缺而侷限於時

就練功吧,一種精神專修之業,從身上極大的堅修,去練成某種正果, 「咁~咁辛苦做乜?」練功反求諸己,探掘内心無限可能。 當一世一界都在艱難時刻,就會發覺功力之需要,而練功是必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