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雜無章~(7) 人老

怎樣知道自己老,是已經不再執正個樣,不再買什麼品牌。購物目標由時尚式的姿姿整整,到生存實用式的上網買台灣芝麻醬,去本地小商店買比利時黑番茄,墨西哥牛油果,本地羽衣甘藍。零食也看糖粉多少,計一計卡路里,為的原因可以有幾個,也可以用不同原因去包裝一下。

第一,年輕一點的說法是減肥,减肥乃终生事業,是燕瘦横肥,人高人矮的最佳擋箭牌。吃得乏味無趣,精緻有限, 一句為減肥,來得天經地義,簡單易明。 第二個原因,也是實情,就是為未來健康存一些quota, 可能一鋪清袋,quota 形同虛設,但總覺積穀防饑,有儲蓄比無儲蓄好。

把死亡禁忌擱置一旁,越忌諱,越要講。 人老,希望人生最後來一埸好死。家人摯親也要有好結局。死不可怕,一死了之,但我要走最後,最後一人。 有人問獨處而死,可怕嗎?不可怕,一個人從母胎而出,可怕嗎?一人來不怕,為何一人走要害怕。人生的生存是一個過程,終須一死。

亦𨥤有一篇遠古年代的短篇小說,忘了什麼書名,但我對此篇的内容最深刻,故事講述有一女子看到樹下有三位神仙在商討一事主身世。神仙說,給她美貌,给她智慧,出身中等家庭,但婚姻失敗。另一神仙在紀錄,第三位神仙在說給她一女一子吧,衆仙和議,給她六十人歲,但病死,鬰鬰而終,衆仙又和議。此時,女子驚覺此事主正是自己,原來人在出生前,所有事,也是已有劇本,自己只是一個不知劇本的演員。

戲如人生,人生如戲,身不由己,什麼事也聽天由命,連怎樣死也是。人老,真的不敢奢望太多,但求好死的一生。其實不止我一人這樣想,一代男神Sean Connery 終年90、 在巴哈馬豪宅安詳離去,死於肺炎,也有另一報導就是,血管收窄,血不能泵上心臟,缺氧離去。 其兒子對BBC 表示 “We are all working at understanding this huge event as it only happened so recently, even though my dad has been unwell for some time.” Sean Connery 的Unwell是指他患上認知障呆症,與他共處45年的第二任妻子向 The Mirror (UK) 透露男神臨終前幾個月,健康狀况已不好,“It was no life for him. He was not able to express himself latterly” 而他安祥地離去是他一直要要的。“At least he died in his sleep and it was just so peaceful. I was with him all the time and he just slipped away. It was what he wanted.”

要明白此心情的人,不分國界,只要人老了,自然會深深明白。 人生是The law of diminishing marginal returns (LDMR), 任你國色天香,運動名將,億萬富翁,所擁有的,也隨光陰逝去而溜走。像你吃街邊第一口咖喱魚旦,第一口驚為天人,第二口快馬加鞭,略帶失望,第三口原來如此。 這條山型LDMR curve說穿了人生,初出茅廬小伙子,滿腔熱忱,到中年滿眼失望,最後失望又如何、過去全是過渡,死亡才是真實。情人眼中第一眼是西施,第二眼不外如是,第三眼,人一個,缺點多多。

和朋友談天,老了自然老朋友多,彼此知根知底,不拐彎抹角,掏心掏肺。當大家話題是家人,是健康,是養生。越深交,越坦蕩蕩。當共同希望大家好死, 視好死為祝福,就知道大家真的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