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雜無章~(11)東京奥運

昨日的星期日明報副刊有一篇文名 《沮喪的人類看過來》, 編者黎佩芬以簡潔的文字帶出東京奥運的厄運處處,去年疫情席捲全球,各國取消參賽,日本無奈把奥運暫時取消。 延期一年後,日本疫情並未减退,更有大批日本人反奥,内憂外患下,日本政府此次堅决舉辨,東奥順利開幕,而比賽也陸續開始。

文中的妙處猶如半杯水的哲學,有人看到只剩下半杯水,有人看到擁有半杯水。 2020年奥運落在發逹且資源充沛的日本。2016年由巴西交捧時,大家對東京充滿信心, 東京也希望藉奧運會帶來可觀的經濟收益,提振日本的311 地震災後士氣。日本曾經預測,全球前往日本觀看奧運的遊客將在餐飲、交通、酒店和購物上花費近20億美元。 此乃如意算盤,像所有商業proposal, 有分晰,持數據,遠境是美好。此proposal 舉國贊同,日本的酒店業在這幾年間為迎接奥運旅客,罕有地大刀闊斧翻新改造,不同界別的商家也投資不少。

可惜疫情令日本,甚至全球也操手不及, Delta variants 的來襲,令三分二的日本人也相信沒有東京奧運,可能日本會過得更好,就算毀約賠投資,至少沒有大型聚集,是消除新冠病毒傳播的一個風險因素。正因奧運成了日本人的分歧,大部分商戶品牌也不想被奧運牽累,就連Toyota 也決定不在東京奧運投放廣告。

東京奧運在漫天質疑下拉開帷幕,沒有激昴揚眉,沒有嘩眾取寵,是靜態安穩的流動。 有人評為沉悶,有人評為簡緻。電視旁白主持人都為沒有現場觀衆而嘆息連連,但明報副刊的编者就突破盲點,她說 「讚又好彈又好,雖說現場沒有觀眾,但全球各地透過廣播聚焦在一個鼓舞精神與團結的現場,多久沒試過?」 任何人都知此次東奧艱困非常,厄難處處。面臨難產的前夕,全球冷看日本,WSJ 着眼奧運令日本賠蝕200億美元。

奥運之夢不似如期,一早已離開了劇本,但又可想像日本如一貫日劇精粹,離地又好,任務性主使又好,政治經濟利益下孤注一搏又好,她像所有世界级運動員,全民不支持下也傾力以赴,令比賽進行。對,是一埸沒有現場觀衆的比賽,也是史無前例的奥運會,目前做到的就是日本,可以說是禍,是災,是難,也可以說是開創先河。

日本人對奥運初時不熱情,其實我也是,但當各項比賽開始了,我又慢慢欣賞各項賽事。 昨晚看柔道,日本選手阿部一二三 當然技巧高超,而對手也不弱。初時看不明,八肢扭在一團,頭又不知往那找,誰和誰的腳也看不清。 後來我懂了head shot 他人,直接得三分。而在限時内,阿部就算被對手重撃、他也不斷扭動身體,原來只要他在限時内,不停止動作,就不算輸。最後,在關鍵一分鐘的堅持下,他赢了。 不知柔道規則是誰定,但又哲理非常,就是不要死,有賽未為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