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雜無章~(12)苦瓜愛情

把陳慧的舊作 《味道/聲音》 看完,此書其實是由《味道》和《聲音》 兩篇短篇小說組合而成。如果要用食物來形容此書,我會覺得它是凉瓜排骨飯,凉瓜是苦但加了調味料,再配排骨加白飯,容易入口,餘韻帶絲絲苦澀。

說起凉瓜,我其實喜愛吃涼瓜,兒時外婆常讚我性格天生耐忍,喝苦茶,吃苦瓜臉不改容。 可能因為外婆的讚許,多麼苦的凉瓜我也忍嚼着,然後一片續一片的吃。 大人們都說苦瓜吃到盡頭是甘。坦白說,我感受不到,我只感到豆豉的咸和苦瓜的苦。有年,自己下厨,把苦瓜切邊,苦瓜籽也不去,直泡熱水煮。一吃,此苦極原始,原來不加調味的苦瓜是如此的苦,忍嚼慢咽,吞下,此次真的有股甘味從喉嚨回溢。

原來苦盡甘來就是如此。陳慧筆下的《味道》 以一個平凡家庭為核心,食物作章節,由味道帶出一家六口的故事。媽媽把對丈夫(爸爸)的愛,全心全意地灌注在烹調秘技,丈夫喜歡東坡肉,就算他天天不回家,也照常弄一盤東坡肉放桌,為他備貼心的保溫壺待他回家後吃。日夕的盼望總是失望,爸爸就算回家也把此愛化成必然定律,做女人的媽媽也感覺到冷漠和疏離,其他女人可能已閙了離婚,她卻堅持,不控訴,不埋怨,希望以其堅忍,感動丈夫。

三姐叫甜甜就是代表夫婦甜蜜的時光,而弟弟名可可,則是媽媽苦守此情的日子。 子女看在眼中,也知爸爸愛媽媽的程度有限,而媽媽則像𡚒不顧身的運動員,一頭栽進,不計付出。 今屆東京奥運花劍金牌得主張家朗說「縮係後面,再退落去都唔係辨法,要上前盡力打好每一劍。」媽媽就是沒有上前,一直越縮越後,丈夫就越來越過份,女人永遠的最錯,就是把自己壓得太低。

Like mother like daughter, 三姐甜甜愛上一個男人,她全心全意地付出,可是男人要她减40磅才肯娶她。甜甜以為是真,義無反顧地减肥,把自己的口腹之慾也戒掉。 幸好,結局是苦盡甘來,媽媽終於被迫出了自己底線,她對丈夫說「我們離婚吧!」 此次她沒有再縮,她迎上前,一劍剌中丈夫心臟,丈夫恨自己的以往,他願作修補,只要她肯,二人皆可重回圓心,平起平坐,互相尊重,彼此愛護。 甜甜在被半拋棄的日子,也遇上一個為她鐘情的男人,她終於明白了,如果一個真情的人,是不會令自己受傷害,不會冷待你,也不會迫你出底線。

第二篇故事名 《聲音》 ,也是一篇愛情故事,男女主角相愛於微時,但工作,人生經驗,甚至大家最後的事業發展殊路,令彼此相愛很苦,也很難。男主角最後在人生高峯時失聰,女主角此時成為炙手可熱的歌星。再重逢時,男主角知道距離注定永別。萬幸,轉身離去時,發現有另一女主角,她和他很相似,女的失聲,男的失聰。失聲的女生在等候他,兩個人是兩部悲劇,但也是二人三足的開始。

陳慧在後語說 《聲音》 不是如她的構想,只是結局在報章連載的時序不同,編輯成書時唯有無奈地跟隨其軌道。

此書是凉瓜排骨飯, 其實也是凉瓜,點出愛情很多時也是苦,但有些人越苦越愛,因為希望有一天會嚐到甘,過程中持苦的能耐,要看愛有多深,但又不是能潛得越深越愛越好,是二人的遊戲,論平衡,你就我,我讓你,如膠如漆講求漿度,太稀不成,太濃太杰身,又會墜下來。故事《味道》中,爸爸知道甜甜為一個男人減40磅,他說 「你減掉40 磅,他會娶你嗎? 甜甜,我知你愛他,但要更愛自己。」

P.S. 寫一大堆,好像愛情專家,其實是個愛自己專家。如果愛情是打劍或拔河,我會在樹下乘涼,天生不是運動員,志在參與也免了,常常自得其樂。另外把書評放在「亂雜無章」系列,因為實在是胡亂記下。

廣告

對「亂雜無章~(12)苦瓜愛情」的想法

  1. 我又來賣廣告了﹗涼瓜排骨,我寫過啊。XDDDD
    減40磅的故事,想起《深夜食堂》有一則,有個胖妹一直想減肥,但一直不成功,所以很苦惱,原來中學時她仰慕一位籃球學長,希望在校友聚會時能以最佳狀態見到他。跟住她在食堂碰到一位肥到連望也不想望的禿頭中年大叔,大叔竟然上前相認,對啊,就是那位曾經fit到漏油的學長啊。胖妹從此不減肥了,人也開心了。

    Liked by 2 peopl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