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雜無章~(13) 好悶得

「我覺得我係識煮嘢食!」重要的事情要說三次。我真係識,而且點會唔識。

我喜歡吃菜,差不多任何菜也喜歡吃,就連味道偏苦的球狀小椰菜也吃,不過談不上喜歡。一個人的午餐或晚餐可以像牛一樣只吃菜,已足矣。從前和同事去茶餐廳午飯,有時我會只叫一碟菜, 待應叔叔都會問,什麼煮法,清炒還是蒜蓉,第一下呆了,像地球人去了外星探索宇宙,胡亂點吧,今天試清炒,明天試蒜蓉。茶餐廳的大廚有一個通病,就是不懂少油,下單前說的少油少鹽也是徒然。清炒油麥菜,整碟菜好像塗上了一層lip gloss, 閃閃生輝。

在我來說,烹調各種蔬菜最好的方法,只有一招,就是白灼。白灼菜心,白灼通菜,最近愛上白灼羽衣甘藍 (kale ) 。把kale 放水煮,一鑊熟,不加任何調味料的白灼菜式, 十分美味,略煮的kale 口感不帶任何苦,莖身仍然保持堅實,葉子相對變軟,嚼感恰到好處,怎煮也不會太老。

晚餐就是如此清簡,有時加些青瓜和蛋一起煮,完成。朋友問:「你懂煮飯? 開爐,你懂?」 哈哈,此朋友當然十分老友,讀懂我的心肝脾肺腎。「開爐? 噓,與時並進些吧!」 我在Google photo search 出我的首本名菜,所謂有圖有真相,幸好有拍下作留念。 這個就是有次和另一朋友飯聚,她老公敎我煮的馳名番茄飯,把番茄的底部𠝹十字,置鍋內,加入少許鹽、少許黑胡椒粒,下幾滴橄欖油,按電飯煲製,待跳掣後,將蕃茄用飯勺壓成蓉後攪拌。 朋友的老公提醒我,如果我人懶,其實把任何要煮的材料也一併放入鍋內。於是,我就把三色椒切粒,雪藏蝦解涷後又切小粒,把糙米和米混入鍋內,一切就緒,只等完成一叮。

那次十分成功,我又再接再厲,用蕃茄飯作基調,注入生雞脾菇,三色椒,再加小彩茄,又叮了,完成,所以我是識煮飯。 朋友說 「咁既,呢個係電飯煲煮飯,理論是等於你用按摩器打肚腩,不等如你做了運動。」

我唔理,總之我生存到,如果Tom Hanks 在Cast Away 靠排球Wilson 來支撑,我要的是個電飯煲。 其實,我有一大生存技能就是好悶得,一道灼菜,我可以吃3660日,天天相同。早餐可以一塊麵包,無糖芝麻醬,加牛油果,日日如是。牛油果未熟的日子改為蕃茄。門口一年365日,只放一對黑色ultraboost, 穿到爛才换。有時没有太多選擇,反而不用想太多。老矣,自樂其悶。

對「亂雜無章~(13) 好悶得」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