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雜無章~ (4 ) 練功

人很單調,自己的生活習慣,可重複之次數,和可單調單一的可能性,令很多朋友也難以置信。

前陴子每天的早餐也是麵包搽無糖芝麻醬加香蕉,賣相不好但頗美味,香蕉的渾厚甜味把芝麻的濃郁醇香提昇。如果不是吃香蕉的日子有功令我血糖略升,我應該會維持此配搭起碼3 年。 現在,香蕉被牛油果取替,牛油果配無糖芝蔴醬,滿口油滋滋,油感過盛,欠缺食物匹配的味蕾刺激,但可接受,血糖也自然降回正常水平,如沒大礙,芝麻醬牛油果三文治可以吃上幾年。晚餐則是boiled veggies, 我特别喜愛把沙律菜的羽衣甘藍,放入鍋裡白水煮,配上沙律用的青瓜,加三色椒切片, 不加任何調味,最後加一隻熟蛋,完成。 味蕾慣了那清清淡淡,在外吃飯,美食佳餙於我像對牛彈琴。

舒國治在《讀金庸偶得》説:「任何作業不失是人類基本慾望的顯露」 我想我沒有口腹之欲,不是因為習慣之日常,而是心中無彩畫,彩畫中無心,心中找不到美食,在美食中也找不到心來。 如果慾望的填充題,由美食改為女人,我就像家有嬌妻,目不斜視的男子。

沒有口腹之引, 但凡夫總有其他慾望誘因。人大了,物質慾望直線下降,但總有些生活不安,內心的白浪掀天總是由外在環境帶動,我發現此內外相互影響很取缺於人,同一外在因素下,每人的內心反應也不一。書房有道字畫,是金鋼經的「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是從前一位學佛修行的客人送给我,每每內心的猛風大作時,我都會常試以此句警剔,會不會目前我看到的是幻象,只是事情的當下,而看不到背後的龐大因緣始末。看不清,想不透,但我知道不是風動,不是幡動,是心動。迷茫不好受,我知要忍耐。

要練功,像舒國治說練功有很多層面,武藝上的,文化上的,人事上的,形而上的。 而練功之法,分3 步,首先將小化為大,然後慢提為快,最後將不可能化為可能。 我想起 《易經》 的 「潛龍勿用」, 也是具備的時間和空間概念才能獲得正果的方法。 目前容易心動生煩惱,小處着手就以靜制動,調節內心的頻率,不輕舉妄動,分隔情緒牽引,潛龍伏着,藏鋒守拙,伏息之時磨平拙角,令力量沉藴。不用不等於不用,而是該用的時候才用,也是一種練功出來的空間感,令自己動彈得宜。

做到恰到好處,好難,但不是不行。要練,練其心,在未到那境界時,要像 《天地一沙鷗》 的主角Jonathan, 在漫天下翔滑,自己練功無止境。生是有涯,知其無涯,在有限中求其無限,自己不斷的精進,堅忍。 有時人的力量難及此時,又有時天時地理人和之缺而侷限於時

就練功吧,一種精神專修之業,從身上極大的堅修,去練成某種正果, 「咁~咁辛苦做乜?」練功反求諸己,探掘内心無限可能。 當一世一界都在艱難時刻,就會發覺功力之需要,而練功是必須。

廣告

亂雜無章~ (3)武林

真慚愧!通常半日或半晩可以閲畢一本200多頁的書。眼看舒國治的《讀金庸偶得》 只有234頁,理應半天完成,夜晚可寫書評。 我錯了,徹徹底底的錯,我不斷在第一章和第二章停滯不前,兩章之和才38 頁,我竟然翻來翻去,也不能用自己文字表逹大意,不能把內容作內循環式吸收,那不算看書,是看字。

心有不甘,不斷的看,竟然也只是看字看不到書! 暗駡自己,卻獎勵了自己支可樂。 再看,嗯!好似明, 舒國治在說武俠世界之義,就是以人情世界之常變,作為武俠小說的背景和發展脈絡,所以武俠故事的開展都十分入世,有愛情,有遺憾,有權術,有仇恨,有因果相扣等。而舒國治說金庸筆下的武俠世界,絕不是以俠作全貌,不唯俠獨尊。

有一段我特别喜歡,舒國治說武林中人,個個練武,至於練武有什麼用,又為了什麼,都是餘事,難道練武沒有派上用埸,就不練嗎?

細想,此句式是百搭的,吃飯有什麼用,又為了什麼而吃飯?吃飯都是餘事,難道吃不飽,我們就不吃飯嗎? 也可以把 「吃飯」 改為「做人」, 就會發覺現實上, 彷彿所有事,包括「做人」 也未必有其用途,也解釋不了為何,人生總是不知為何這樣那樣,但都是餘事,就算是不餘,也當看成餘事,因為人始終要做。

舒國治說 「武藝是第一要件,武藝之用則是隨後而來。」 此話當頭棒喝! 做人是第一要件,而做人之作用,則是隨着你做人的路途,經歷修為而成就自己。 《倚天》 的張翠山説辛辛苦苦學武是為鋤强扶弱,行俠仗義。世故的謝遜反問 「行俠仗義有什麼好處?為什麼要行俠仗義?」張翠山一征,背出師父的洗腦式教誨,「行俠仗義就是伸張公義,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謝遜長笑道:「善有善報、 惡有惡報,嘿嘿,胡說八道!你說武林之中,當真是善有善報、 惡有惡報麼?」

苦笑!妙絕!妙絕! 突然想起今日未看新聞,也不用看了,原來身處武林中。

亂雜無章~ (2) 鄰居

新搬來的鄰居是一位年輕女子,有次我在背囊中尋找門匙,鄰居從屋內出來,大家打個照面,高高短髮的她穿着長裙,好飄逸,好爽朗的一聲Hello ~ 大家隔着口罩,我也回一聲有禮的Hello。

片面的感覺很好,唯一不好就是她關門很大聲,出入次數,及去垃圾房掉垃圾的次數又多,於是一天到晚起碼有8-9次的砰一聲,自己門一聲,垃圾房門一聲,不知不覺每日就砰了8聲10聲,如雷貫耳。久而久之,我已可以憑那關門的力度判斷到是美少女出門口,或是美少女在倒垃圾等。就如以前在九龍城,飛機劃破長空地略過民居,住九龍城的人都能憑飛機的引擎聲,判斷出哪一支飛機屬國泰,因為只有國泰機師才最熟悉香港地勢,機師們都夠膽低飛,越低飛,越吵耳。

漸漸地我好奇地硏究她為何關門如此大聲,是否門較問題,又或是她屋令她有些不安,以關門的聲響來嚇鬼,最後我估計是一種個人習慣。 可能我媽媽很愛靜,所以幼承庭訓,她把我訓練到關門也細細聲,輕輕把門吸着門框,多年訓練,遇到任何門,鐵閘我也能陰柔並重地關穩。

有回,美少女又出門,在她準備大聲關門,砰一聲前的一瞬間,正在大門旁的我,差點開門,好言勸她不要大聲砰門。下一秒,我手握門柄,凝住,我沒有權叫她輕聲關門吧,因為那是她的style, 每人也應享有自己關門的風格自由吧,如周潤發在電影《監獄風雲》 說 「我大聲講嘢唔代表我無禮貌阿Sir」 。

亂雜無章~ (1) 食得咸魚抵得喝

話說在5年前,我才開始認真寫blog, 之前可能沒有太多傷春悲秋,所以就算 「無明」 開始在10年前,但前5年的文章不算多,時而一個月一篇,時而三個月一篇,甚至一年一篇,通常寫藝術展覽後感居多。 2016 後,就一直維持一星期一篇之今,可以說情绪是由寫釋放出來。 近期情緒鬱憤,感覺世界原來那麼卡夫卡,嗯~ 梳理自己,充實自己,會不會重回文字,由每天的細絮書寫開始。 基於不是滿肚墨水,我不敢定下目標可持續多久,但一步一步行吧,看看可以走多遠。正因一切也是源于亂想妄痴,内容又是忽發其想,毫無章法,所以此類文章會結集在 《亂雜無章》 的category 下。

幼童時,有段時間日間在婆婆家生活,日子很漫懶,上午不知做什麼,下午其實也不知做什麼,人生漫無目的,不過也未懂什麼叫人生。 有時下午陪公公去上海乾貨鋪買咸魚,一條條由牛油臘紙包裹的咸魚被倒吊下來。兒時覺得大人們有點特異功能,條條一樣,怎分那條是馬友,那條是馬鮫? 說起馬鮫,我小時候好喜歡把馬鮫改為Macau, 而Macau 改為馬鮫,butterfly, 我叫它作牛油蒼蠅,所以公公好喜歡帶我遊街示衆,引人發笑。

尤記得咸魚分2種,有梅香,和實肉。梅香肉質鬆軟,帶咸香,而實肉的魚肉結實,像散開的瑤柱,咸鮮味重。公公婆婆二人也愛吃咸魚,婆婆最愛的餸是咸魚蒸肉餅,貪其快,靚,正的處理方法。 又愛咸魚粒炒芥蘭苗,我喜愛吃菜,咸魚通常不吃。其實我不喜愛吃魚,但啖啖肉的麥當當魚柳包,我又吃~哈!無骨麻,無骨的魚我才吃。 婆婆知道我不懂吃有骨的魚,有次特地做了道菜,咸魚配上無骨魚片,梅花間竹地置碟,然後蒸,她說這道菜叫「生死戀」,菜名應該不是婆婆自創,因為有回跟同學說這道菜大家也知道是「生死戀」。印象尤深,當昔日韓劇「藍色生死戀」令全亞洲的少女,師奶,哭了幾盒紙巾,中毒頗深時,我腦海只想着「藍色的咸魚魚片」。

兒時未懂咸魚的好,成長後方覺悟咸魚的靈魂,咸魚的咸不是死咸,是一種咸鮮,從那鮮帶出另一種食材的特質,例如淡昧魚片加咸魚,一對的㚒着吃,那chemistry不是可歌可泣的愛情,是什麼?昨晚和家人外出用膳,有道菜叫「鹽焗鱸魚」 一吃 OMG! 咸過咸魚,又沒有鮮味,死咸到不是生死戀,是實死戀⋯ 嘩!那數秒快吞,完全中伏! 那下次會否再光顧此店呢?會,因為長期幫襯,不想轉變,也不投訴,免傷感情,下次不吃此魚罷了。可能我有鋪被中伏癮,在一地方,明知中伏,也留下。鹽焗鱸魚,死咸算什麼,吃多啖,咸中努力去搜尋那久遺的咸鮮,或只是你一廂情願認為所有魚也擁有咸鮮吧,又想起另一老人智慧 「食得咸魚抵得喝」。

相片從Wikipedia 截圖

一切唯心

張愛玲說 「生活的戲劇化是不健康的。像我們這樣生長在都市文化中的人,總是先看見海的圖畫,再看見海,先讀到愛情小說,後知道愛。」年輕時不以為然,有日重讀,想起 「風繼續吹,不忍遠離⋯」 又真是,先聽到了歌,才知道什麼是分離。 「望着海一片,滿懷倦,無淚也無言⋯」 有年在墳場,眼前是一望無際的海,我終於明白什麼叫思念。

兒時第一首懂唱的廣東歌是張學友 「太陽星辰」, 那年代好流行歌曲中帶些讀白,就如曾露得x 俞琤的 「天各一方」。 歌的開始是,俞琤以廣東話說「今日你同我天各一方, 你有你嘅生活我繼續我嘅忙碌,但假如有一日,我地真係喺路上面,偶然咁撞倒。我地會點下頭,問候一下,然後已經唔知講乜嘢好。」

記得那時,我和同學很喜歡在學校廁所內扮俞琤,深情地唸天各一方的獨白,互相取笑大家的扮野功力。 學校地方大,厠所更是又多又大,而且很整潔,沒有氣味。 我們最愛找個傳聞有鬼的廁所,一人一格,坐在地上說笑話,壞話,八卦。大家選鬼廁所,就是因為無人,無人的地方最安全。我們真是不驚傳聞,任窗外風聲雨聲再大,大家照講,現在回看,當時鬼厠所成就最高的言論自由。

我告訴朋友,有首歌叫「太陽星辰」 也是有獨白的,張學友MV 一開首說 「係人類既世界,有日夜既分別,有太陽既叫日頭,有星星叫夜晚,但係無邊無際既宇宙,佢地都是一樣既」 朋友全部懵懵然,連首歌也沒有印象,但我有,我甚至懂唱整首歌。歌中說,「太陽星辰,即使變灰暗,心中記憶,一生照我心 」 兒時記憶在心中烙印,有晚潛意識帶領下,竟能哼出整首歌。回味曲詞,世界縱使黑暗,但心中總是有光。

世界真的變得黑暗,但心中有光嗎? 人始終都是俗世,是凡人,也是煩人,我們會被黑暗帶來的恐懼嚇破膽,又會被黑暗帶來的悲傷泣不成聲。 人始終也要一個情緒出口。如果出口遍尋不獲,就唯有把情緒內循環,轉化由於心,自己喜歡什麼,就栽進去精進自己,當是鍛其心,磨其志。

溶解情緒,聽歌是一個方法。聽歌當然要躺平。躺在YouTube 大海,有些非常好的歌。 在低氣厭下,我愛上聽岑寧兒的「盡力呼吸」, 周耀輝的詞沉渾而觸動,像深海鯨魚發出的呼吸聲,靈魂就是要生存。
「我懇求
時間也許如風 記憶如沙 半生如今
但誰在心頭
期待我能好好到盡頭 好好感受
盡力呼吸
在望清之後 亦呼吸
在認出之後 亦呼吸
縱是最後 背影越來越瘦」

我還喜歡上陳蕾的「當我迷失時聽著的歌」, 曲詞皆是陳蕾。 她那柔中帶剛的聲線,是最佳的力量。描述少年少少外闖,仍未能實現夢想而不甘。迷失過,常記着家中的愛,但有一種年青叫倔強,叫繼續,叫不放棄。
「如若迷失請謹記回家
迷路不要驚怕
前路難關都給你招架
如像孩子那樣靠著我不怕
好好的放一假
重整理內心積壓再出發」

Kendy , 孫曉賢的「如斯」 也是我常loop 着聽,曲,詞,編曲也是kendy , 歌中說
「試問如斯世代
誰不怕受傷害
試問誰可等待
躲於這樹蔭下
等不到那變改」
共嗚穿透內心,世間的荒唐,身為人的堅強又令自己極疲累。沉鬱得快窒息的音樂,歌者獨自在長夜以歌曲回應,聲線柔剛並重,是亦進亦退的頑抗。

近日最喜愛的歌是Joyce x Serrini 的 「先哭為敬」我特別愛上副歌的一段
「若分享過溫馨
定格在最滿足 的表情
誰要用嘆息 沾污尾聲
近乎留白那生命
是這些結伴 讓我擁有過豐盛
以我沾濕的眼睛 對美好光景致敬」


是場世紀苦戀,在此地,當下哭泣又好,不忍美好變異得成為不留餘地的狠也好。有時想想,分手遠離,或是原地停留的貌不合神即離,也要多謝此人此地帶給我們的曾經。我極愛此曲,要唱出此歌,當淘盡所有肺腑之力,走音也好,豁出去吧,找個出口,先哭為敬。

看過漫長的黑夜嗎,在看到黑夜前,我先聽過漆黑。 從前盧冠廷有首名曲叫「但願人長久」
「但願人沒變 願似星長久
每夜如星閃照 每夜常在
漫長夜晚星若可不休
問人怎麼卻不會永久
但願留下是光輝 像星閃照
漆黑漫長夜」

但願人沒變,即是人會變的,地也會變。我們在變化之間,回頭一望是唏噓。但願留下是光輝,是一絲對光譜重臨的希望,衆所願之。 在音樂呢喃下,漆黑中,慢慢地我懂得在黑暗呼吸,但不迷失。因為那光在心埋藏,星星在黑夜照耀,心星 (聲)共嗚,互相取暖。我想起「太陽星辰」的讀白,人間四季異様,宇宙間日夜皆同,一切唯心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