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雜無章~(20) 合和中心

疫情前,如果旅行或出外工幹,往來亞洲我通常搭早機,早上8:00機, 5:45 出門口。為了方便和時間能在預算中,更會前一天訂部的士在家樓下等候。由家到機場,大概35分鐘。香港的士司機很專業,有隱蔽道路相機的路段會自然慢下,一過相機位置就即時加速。在highway 路段,時速120/ km更是等閒,不是我趕時間,是司機要爭分奪秒,他一早已把時間表排得密密麻麻, 例如6:15am 把我送到機場離境大堂,6:16 am 已在arrival hall 接另一客人出市區。

大部分司機的軚盤前方,都設置起碼4 部手提電話,一部顯示路程,一部以app 來接單,一部聽電話,一部用來把做不到的單安排給相熟行家,雙方對話可謂快,靚,正。 「爵悅庭去機場, 6:30 ,6:30, 有冇人,有冇人?」 對方回話 「ok呀」 司機即時把客人電話讀出,對方司機就會和爵悅庭的客人聯絡。疫情前,的士往來機場的生意很好,短短30分鐘路程,司機已接了幾個客戶電話,邊駕車,邊做CS (客戶服務), 再分派工作。 有次我跟司機説 「你好勁呀,勁過飛機師,你要顧及4 個電話屏幕,幾項工作集於一身,仲要揸車。」 司機笑說:「搵食麻!」

又要駕車又要看電話,我自問分身不暇,平時我只行相熟路線,前天要去幾十年也沒有去過的灣仔合和中心,我就學一下的士司機,把電話掛在軚盤前方,set 去Google map, 由出發點去合和,Google map 說只需25 分鐘,屏幕彈出一條蛇型路線,雖然有語音協助,但其實好煩擾。Google 説向前行,但前方有分岔口,究竟上橋還是平地前行,真是斷估無痛苦。看看手機又看看路面,决定上橋。一路行至灣仔南,就跟着Google map, 時而轉左,時而轉右,終於到達堅尼地道, 再轉上小山坡,看到圓柱體的合和中心,正當我尋找合和中心停車場入口位置時,可能太慢,被後方幾架車響按抗議。

「唔好咁啦,唸一唸姐…. 」 我心想。

不知誰設計合和(原來是胡應湘)本來圓柱體建築很特別,但某些設計怪怪的。轉入停車場要入了一個像住宅的入口,就是此點我才一下猶豫而被人響按式「歡迎」。

然後像在一個迴旋處的地方繞一圈,由出口右邊轉入。 16/F- 13/F 是固定車位,所以我就不斷轉圈, 到了12/F 有時租和固定車位,可能已轉到有點暈,明明看到是時租車位,泊好抬頭驚見是固定。唯有繼續轉圈搜尋,在下一層,我看到一輛平治旁邊有一個位,地方很寬,我就開始泊了,中途一架保時捷跑車在等待我泊車,司機位置是個輪廓分明的女人,我友善地跟她打個不好意思手勢,並快快泊,對方沒有什麼神情,未到我完全泊入車位,她已即時鑽個位置,絕塵而去。

我泊車那麼慢嗎?

泊好了又奇怪為何地面沒有車位線框,像和一條龐大鯨魚同睡在地上。 沒有線框的空地又没有車位號碼可泊嗎? 不好了,這類停車場,萬一被鎖,罰錢的金額必定很貴。 我決定上車離開隔鄰的鯨魚,鯨魚可泊不代表我可以泊。 再下一層,就是又轉一個圈,確定是時租車位,我就向前右傾45度,然後入後波,慢控軚盤,後轉而入。 軚是圓的,停車場外型結構又是圓的,所有車位就是圍着一個大圓周, 每個車位尚算寛大,又不算難泊。

由停車場塔升降機可往17/F Office tower 的大堂,保安叔叔和concierge 小姐都沒有阻撓,不過由17/F大堂欲上35/F 時,升降機內一個穿行政套裝的女人就以不太友善的眼神和聲線說 「上架咼!」 (幻想下香港人的倔強) 我柔聲回 「係也,我係上架」 ,迅速竄入再按35/F, 我感覺到那行政套裝女人在盯着我,我即時直望她,大家互望一秒。

奇怪的同𨋢人, 可能不滿我干擾了她在升降機中的me time, 可能羡慕我的黑色yoga pants配全黑ultraboost 太型, esprit 橄欖綠色tee 太舒服。

35/F 一到,我躍出,找那間辨工室又得繞上一個圈。 據說合和中心初建時,風水師認為大廈外表像一枝蠟燭,充滿死亡的含意。於是合和就在頂樓建了個私人泳池來「吹熄」蠟燭。 頂層是不是真的有泳池,我就不知道。 不過62/F 從前是著名的旋轉餐廳, 可作360度轉動,每位食客均可飽覽維港景觀,當時轉一圈需時66分鐘,所以餐廳名R66 (現改為自助山) 有年,忘了多大,期考成績不錯,爸爸就帶我去旋轉餐廳晚膳, 印象中裝修和格調甚至食物也只屬一般,不過就是可旋轉的概念令人印象難忘, 而最難忘的其實是另一次媽媽帶外婆,公公去旋轉餐廳見識一下,回來被外婆駡了一頓,因為食物平平無奇,轉到頭暈,那地方的人,臉口更是何其的差!

媽媽倒是委屈,孝心一片還被駡,回家向我這小人兒訴苦。 我安慰媽媽,不要緊,我大了去什麼新地方也帶你去,你不要嫌太新喔。 外婆性格的確脾氣大又難服侍,但她是對的,出入合和中心的人臉口的確不太好,又不是差,就算沒有駡你,沒有跟你說話,由同𨋢人,17/F花店員工,至保安叔叔,他們都是一副高姿態的冷。

我通常喜歡圓型的東西,是次例外,這座圓柱體的合和中心落成於1980年,當年是劃時代設計,至今仍屬經典建築。貝津銘曾說「最美的建築,應該是建築在時間之上的,時間會給出一切答案。」 合和不是不美, 算美,不過令我渾身不自在。

合和中心內的一個藝術品,不知是什麼意思,我行前欲拍照時,保安叔叔即時上前,知道我只是舉機拍攝,就沒有阻撓。
從Wikipedia 截取的合和中心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