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雜無章~(25) 小店致敬

當朋友移民,最常被問的事,這些書還新,你要不要? 近日真的要推卻,我不要啦,已經收養了很多遺物孤雛,土地問題有心無力。有時收下,不是因為物件的價值,而是物件主人的情誼。 書太多,空間太少,家内又沒有大型書櫃,很多朋友的書,我讀完,一有機會就漂走。

不止朋友的書,甚至自己的收藏也會割愛漂走。 幾年前一次搬家,遷移的工程十分龐大,我一臉懊惱地問裝修師傅,這些傢俬電器無力處置,怎辦? 他說如果找人去搬,搬運工人大都收兩家茶禮,一方面收足搬運費,然後自己拿那些傢俬上網賣,倒不如你自己上網尋找買家吧。 那是初次知道有網上買賣市場這回事,開了個carousell帳户,把梳化,桃木茶几,意大利inlaid花型餐桌,床架,甚至tiffany 龜燈也上傳到平台,一按上傳(submit) 的制,真是淚湧心頭,萬分不捨。

遷離的日子迫近,但買家都是垂詢的多,往往都是一輪保存得好的讚美又無下文。 裝修師傅在電話說 「狠心點吧,賣仔莫摸頭呀。」 一矢中的,我第一次領略到什麼是苦笑,那種涩和酸,非筆墨所能形容。 什麼也取決於價錢,如果要成交快,就得降低價錢。把曲尺梳化降至HK $300, 意大利傢俬降至HK$200, 床架$100 ,Tiffany 龜燈$100, 所有傢俬在平台終於有成交。

我還記得往地鐵站交收Tiffany 龜燈前,我把小龜徹底清潔,𥚃𥚃外外抹到一塵不染,拍拍小龜,要乖喔,對不起,我保存不到你,但你的新主人住元朗,希望他/她會待你好,要照亮人家! 真的不捨,把全新的後備燈泡掏出,一併送給新主人,害怕他/ 她買不到新燈泡會把小龜投閒置散。 幸好,地鐵站交收的人是一對母女,那媽媽很喜歡小龜,我正沿途回家時,手機叮一聲,原來買家在我的賣家profile給了好評,我才知道網絡平台也有信譽這回事。

此批舊物買賣簡直是忍痛割愛,價錢都是象徵式收費,不過我就領略到做生意之苦,有時基於種種限制,要快速傾銷,價格必然要大副下降,有點肉隨砧板上,任人宰割。

做生意有做生意的難,打工有打工的難,商場的故事最艱辛永遠也是小商店。 街角有一間小菜店,擺放得整整齊齊,井井有條,不像街市的一般菜檔,一片混亂,地上濕碌碌又有菜渣。此店賣的蔬菜不貴,沙律菜放雪櫃以保新鮮,更有售賣日本和泰國雞蛋,紐西蘭蘋果,本地水餃等。種類算中高價位並多元化。 為了支持小店,通常會在店買雞蛋,牛油果及蘋果。

沙律菜我還是偏向支持超市的本地温室菜,就算本地羽衣甘藍價錢由HK$38漲至HK$40小包,我也明白營運成本上升,多HK$2也繼續買。可惜的是, 超市都是商場管理層的思維方式,當發覺水耕溫室菜有市場,就會增加温室菜的供應,不過不是給予原來的開荒牛供應商更大的零售架,而是引入另一間溫室菜供應商,加強競爭力。再過一會,超市更以自己品牌推出溫室菜,以更低價錢出售,

此乃所有大型連鎖店採購人的工作方程式,美其名給予客人更多貨品新鮮感, 其實是平衡超市利益,可以百花盛放,但不能一支獨秀。假如要有一個品牌跑出,最好是自家品牌。開荒牛的血汗,付出了,有市場回報的時候,增加供應商,市場又變得僧多粥小了。鷸蚌相爭,漁人得利,消費者永遠是嬴家,做生意的血淚史,真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最近售價HK$40的本地羽衣甘藍供應商,幾次也未能補回新鮮菜,供應鍊斷了,我去了街角小店買菜。 小店老闆看見我第一次幫他買羽衣甘藍,就送我一小袋,叫我試試,好質量再回來。豪爽的他揚掦手說「錢,我就冇!菜,我有大把!」「不,不,我不要免費菜的,老闆,就給我1斤吧,要計錢,不能不計,要不然不跟你買牛油果,不買蘋果,什麼也不買,我識做嬲嬲豬呀。」

小店有樣優勢,直接跟客人有聯繋,打好關係基礎,也是好開始。 老闆算了一斤羽衣甘藍,和其他生果,又想送我一盒HK$38非洲jumbo 大粒藍莓。「不接受! 買!」

旁邊的婆婆搭訕:「送她個日本溫室西瓜啦,她又買架!」 隔着口罩嘻嘻哈哈,婆婆友善地教我怎樣洗藍莓,原來要下少許梳打粉,浸水半小時,就完全潔淨。

昨晚急急回家,沒空拐到小店買生果,在超市看了看。HK$40溫室菜又上架了,不過我已習慣了小店的羽衣甘藍。 赫然發現有另一隻非洲藍莓,不過不是jumbo 大粒裝,小粒的售價HK$ 11.8, 買了2 盒。 以婆婆街坊的方法洗淨,當早餐,出奇地小粒裝藍莓又平又好吃,一點酸也沒有。 不過下次還是幫襯街角小店,因為小店確實要交租。

「香港最馳名的不是蛋撻,雲吞麵,而是租金。」

此話就是把一大堆書托孤給我的朋友常掛於嘴邊。如果Kate Middleton 穿條波點裙就是向Diana Spencer 致敬的話,我想光顧小店就是我向移民他國的她致敬。大約十多年前,她已不斷跟我說:「你不覺香港給大財團壟斷嗎?」 每次吃飯,她都特意查找附近的街坊小店,越是窄巷僻區,越小越舊就越大力支持。

由小店步出,我想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