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碗碟

新聞前天報導香港零售業銷售臨時統計數字,9月份錄得的總值為280億港元,百貨公司貨品銷貨價值走低11.6%。 而網上零售則按年上升30.5%。

百貨公司的銷貨價值向下,代表行業普遍以低價銷售策略來爭取生意。由於低貨價,又少生意, 整體銷售就跌了。

我已忘記多久沒有逛百貨公司,從前最喜歡的百貨就是已結業的「東急百貨」。日資百貨的關係,全盛時期的「東急」,打理得井井有條而富品味。地下店鋪有Dior, 當年店內的櫥窗就放了Dior 的經典- 路易十六風格圓背椅,一大一小,人人不其然地投下注目禮。

東急後期沒落,伶仃荒蕪,大品牌撤出,門口只有寂寂無名的小商家,在門口置特價車。 那年我在外國生活幾年後回港,再臨東急,唏噓得像看到昔日風情萬種的美人,今日年老色衰,人老珠黃,還要淪爲街頭賣藝。我恨不得把發黃的珍珠擲碎,免得她被人恥笑。

其實被人恥笑的還有我, 兒時偷聽到媽媽跟朋友說隔天會帶我去吉之島,我就到處跟朋友說自己將會去旅行,目的地是一個島,叫吉之島。

回家,把香蕉,餅乾放入書包,更自備水壺。

出發了! 媽媽奇怪為何小小的我,連草帽也戴上,全副裝備。 原來 「吉之島」 只是另一間日資百貨,不過地庫超市十分龐大,什麼也有,人流之多,大開眼界。

記憶中 「吉之島」 還有每星期的感恩日,現今吉之島已轉手,改名「Aeon」,超市生意依然高企,不過沒有一間在家附近,我也很少光顧。

逛日資百貨,除了地庫超市外,我最愛就是去家品部閒晃,往一大堆日本造的瓷器,陶器,碗碟區域埋頭尋寶。 我和媽媽也十分喜愛日式的瓷鍋,碗碟。

有次在日本旅行,就把一個座枱式日本造的陶器家居容水器帶回香港。 那容水器耐用至今,古樸中帶點現代的實用性。多年來我在香港任何一間百貨公司,甚至精巧細緻的家品店也找不到類似的陶藝產品。

要說日本陶藝,不得不提日本的 「美濃燒(みのやき,(Mino yaki)」 。

「美濃燒」 有1,300 多年的悠久歷史,7 世紀古墳時代末期,於岐阜縣東濃地區開始製作,當時的製作方法是窖窯, 即是古老的山邊燒窯,製作堅硬的土器。

由7世紀一直流行至21世紀, 「美濃燒」 至今依然佔有日本陶藝產量50%, 原因是技術一直改進,近代的燒製窯溫比其他陶藝品牌高, 令金屬含量大大降低,彩也是無毒,符合日本政府環保標準,更重要的是價廉物美,深入日本尋常百姓家。

因為「美濃燒」簡潔精緻,樸實而不花巧,有些更具藝術收藏價值。 我就沒有考究或特意收藏,但明白由於每件人手造,所以每一隻碟,外型總帶點不同。 像人一樣,大家都有眼耳口鼻,但湊起來就是不同。

有年在日本旅遊,在 「大丸百貨」 就有一個 「美濃燒」 展,介紹著品牌的歷史發展,由日本未統一開始至世界大戰,每個世代 「美濃燒」 都得面對時代的難,而每個難關,品牌也帶著古人的陶藝精神,和時代巨輪一起轉動。

此代的難,就是世界長期泡沫經濟,成本上漲,又經濟衰退,以及中國的陶器生產比日本陶器廉價,且大規模發展。 因此一直大規模生產的美濃燒不得不改變策略。

「美濃燒」要不被時代淘汰,就由量多款小,改為款多量少,務求百貨中百客,更有一款跑出,再通過跨地域的網絡銷售來增加客源。

現在不用到日本,也可從網絡平台買到日本造的陶器,看看圖片,按下「購買」, 2日後到貨。 上星期就買了6 隻日本碟。

5隻淺淺碗型的碟,和1隻玻璃小碟,不是全部也是「美濃燒」, 有些是 「瀨戶燒」 。

每天早餐配上不同的碟,心情也豁然開朗, 吃之前把藍莓麥包都當成模特兒。 用手機影夠十副八副, 看看碟子,想像一下日本。又發夢了!

我實在太無聊, 為了6隻日本碟,還寫了此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