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監聽

把新買回來的5G WiFi 路由器駁通後,即時打開iPhone, 由系統更新至ios 15.1.1, 話說我的iPhone 12 有點壞,每次通電時,對話都會像有電話入線的狀況般斷一斷,通話過程很不順暢,而且人家一説到重點就斷一斷,每次我得說 「不好意思,我聽不到。」

有次我用此電話跟好友一起大駡政府無能,一駡就超過一小時,突然斷一斷,好友驚問為何斷一斷,是否被監聽?

「不是吧,iPhone 問題,此斷一斷的問題已很久」

「你拿去維修吧! 如果維修還是斷一斷,你一定是被監聽!」她在另一邊大嚷

「嗨!為何監聽我咼?」

「要原因嗎? 」

第二天我打電話去apple support, 對方就說此方法有2 個解決方法,1) 是換sim card 2) 是拿去apple shop 維修。

人就是怕麻煩, 去apple shop 既要約時間,等候時間又長,我寧可經過德福去數碼通換張新sim card, 跟店內職員又提起此事,他說可更新至15.1.1 , 通話問題有望解決。 不過家內的WiFi 很弱, 因為沒有安裝寛頻線,我一直也是用Samsung Tab 把WiFi 共享。

對上一次更新ios,我就用了4 小時,把手機一直置在Samsung Tab 旁邊, 為了不裝明喉管的寬頻線,平時家中上網就用手機的無限上網服務,我就是如此的「忍耐」。

手機換了sim 咭, 通話的首幾日真的沒有斷一斷的情況,不過前日和傢俬店通話,又斷了。 於是為了不去apple shop, 我就在電器店買了個家居5G WiFi 路由器,聽説此產品很適合沒有寛頻覆蓋的地方,然後又去數碼通加入5G WiFi 的 HK$99/ 月的家居計劃。

店員説把數據sim 咭插入路由氣,搜尋網絡即可。 很簡單!

是很簡單,但所有在我手上的電子產品/電器,一經我操作,就殊不簡單。

我在iPhone 搜尋到路由器,不過不能更改密碼,唯有打去數碼通24 小時支援熱線,因為路由器不是數碼通產品,接線生其實也不了解那路由器怎樣操作,但她很有耐心,叫我把看到的選項讀出來,她以個人經驗告訴我應選哪個。

「按WiFi setting , 有什麼?」

我讀一輪

「按名單」 「呀! 不是不是,我記得應是另一個」

她說 「按更改」

如是者不停常試,終於更改到WiFi 名稱和密碼,興奮地致謝,我可否知你名字,我想讃揚你呀? 她說「我叫Fairy, 千萬不要讚揚, 應份的」

掛線後, 媽媽説 「她叫Fairy ,神仙呀! 你纏擾了她50 分鐘呀!沒有人會這樣好的!」

說來又是,只需幾分鐘,我就把ios 更新了,今日跟好友再通電,聊了幾句她家貓貓,一下斷一斷。

「又斷一斷了,窒一窒了,是否被監聽,你還未拿去維修?你換手機啦! 收線呀!被監聽呀!」

記憶中的一些梅豔芳

舊派人都愛上茶樓,外婆就是典型例子,從前每早也得和公公去一趟,吃的不多,印像中倆老也只是消磨時間。 他們只去社區內最大的一間酒樓,由於是熟客,每天也來,過時過節,誰人生日也去此酒樓,久而久之就成了「尊貴」 的常客。 外婆一踏入酒樓底層大堂,知客已熱情招呼,更會從對講機通知經理 「周太,來了」。

外婆很喜歡這一系列的形形式式,所以打尖(意即:插隊)在她來說實屬「正常」。 那時雖年幼,但我已為此「浩浩蕩蕩」的進場儀式感到尷尬, 每次也先瑟縮一角,由外婆和表哥表姐先進去,我才慢慢步入酒樓。

有次他們被安排坐在宴會廳, 我用了好些時間才找到,外婆問:「我差點兒去找你呀,嚇死我了,怕你不知怎找⋯」 我一時衝口而出說 :「梅豔芳帶我進來的。」

我說的 「梅豔芳」 就是酒樓的女經理,她叫黎君玉, 我到現在還記得她的樣貌和名字,因為她太像梅豔芳。 外婆有次千叮萬囑我不要在經理面前,說她似梅豔芳,因為梅豔芳不美,她是有才華。

年紀太輕,我實在不懂分怎樣是美, 當時梅豔芳獨領樂壇,我以為全世界只有一位女歌星,不是她的歌迷,但她的很多首歌,我也會唱。

「蔓珠沙華」 是我兒時的首本名曲,那年代的咪高峰還是有綫,我最愛跳進浴缸,拿著花灑頭大唱「Manjusaka 舊日艷麗已盡放, Manjusaka 枯乾發上, 花不再香,但美麗心中一再想」

我其實只懂唱此幾句,不過為了Manjusaka 發音準確, 我就迫表哥幫我翻查日文讀音,那才知「蔓珠沙華」 的原唱者是山口百惠。 表哥欣賞山口百惠的版本,而我則較喜歡梅豔芳的演譯,原因很簡單,廣東話我聽得懂,日文版則一頭霧水。

上星期和姨媽一同看電影「梅豔芳」, 七八十年代香港的畫面,彌敦道的燦爛,荔園,街頭小販,路上街景,古舊的汽車等,一切都是上世紀的回憶,一幕幕姐妹情深,幼童梅愛芳(姐姐)帶著幼童梅豔芳在荔園賣唱, 然後梅豔芳獨佔鰲頭嬴得新秀冠軍,此段我覺得是最美好的年華。

尤愛梅豔芳剛剛拿了新秀冠軍,她步行去找Eddie 哥哥的一幕 ,街上的人像流水般向下流,而她則迎潮而上,那神情從容又充滿自信。 如日中天的日子,大家都知,只是我不知道原來她有些歌,從前聽過不當一回事,不過此回再聽,就相當撼人心魄。

我突然喜歡 「心債」 這曲,歌詞的觸動,情事的看透都琢在每字每句 「重重心中癡債,原是欠下你一世,無限無盡愛在我心底,悠悠心中癡意,源源不絕撫慰,只望可補償一切」 回家細嚼歌詞,難怪那麼絕佳,原來填詞是黃霑,而梅艷芳把世間千絲萬縷的情結都唱出,今時今日我想不到哪位樂壇歌手能有此功力。

梅豔芳的功力當然不止「心債」, 她和張國榮的「芳華絕代」 像2名武林高手於巔峰對決,妖魅倾城,誰也搶不到誰風采。戲中描述了梅豔芳生前的幾段情,其實全部不淸楚,我只記得她一直很欣賞劉德華,而劉德華也視她為知己姐姐,每晚深夜,就算人在片場也打電話提她吃藥。

張學友也對梅豔芳萬分敬重, 他有一首歌名「給朋友」 就是在梅豔芳逝世的早上,他駕車回家時的一番不捨和悲哀。

記憶中樂壇大姐大在後期跟華星唱片有些紛爭,當時華星既不放人解約,又說梅豔芳的唱片銷售不佳,只顧拍拖,荒廢事業,不過2002年和2003年的演唱會全部爆滿,叫好叫座。 有晚我在YouTube看過此演唱會片段,實在功力非凡。 2002年的演唱會,舞者開場的舞蹈,然後梅豔芳型格地用手臂輕輕勾著個巨型鐵錨, 吊威也式滑出舞台中央,所有舞台設計至今仍然時尚而不俗套。

電影中的最後演唱會,可算是把梅豔芳和病魔的爭扎以另一視角呈現,原來舞台皇后,縱使她前一秒塌下, 下一秒於舞台就是霸氣凌厲,凛凛之間,她透露了她的脆弱,婚姻落空,「夕陽之歌」響起,歌聲加上那婚紗,遮掩半臉的頭紗,很淒美。

散埸時,姨媽和我一起回家,她說一直以為陳煒很像梅豔芳,如今她覺得王丹妮更像梅艷芳。 我說王丹妮在戲外,宣傳電影的訪問中,只有丁點兒像梅豔芳,不過此戲縱使有不足,也相當成功。

動人之處是一種往日不可追的回憶,而未來又不可期的遺憾。其實梅豔芳當然是唯一,也是經典,但戲中的新人廖子妤(飾演梅愛芳), 劉子謙(飾演張國榮),王丹妮 (飾演梅豔芳)和一衆幕後團隊不懈地把一代經典重現眼前,是這些人的傾誠付出,令電影如此美麗真摯而沒有「消費」逝者的敗筆。

巨星殞落,天地之間,緣起緣滅。落花流水,花有盡時,水有終時, 回看梅豔芳一生,短暫且絢麗,正正因為是短暫傳奇的一生才像悲劇的浪漫。 其實不止梅豔芳,俗世間所有命途也是人生幻滅,如鏡花水月,什麼也留不住,所擁有的就是自身經歷的過程。

記得梅豔芳有一件趣事, 她曾經有3 隻狗, 訪問中她大喝 「阿倫, 志偉,阿叻」 那3 隻狗迅即擺尾撲向她。 當年在電視節目看到此幕, 一言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