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認真地讀帕慕克(Orhan Pamuk)

經典故事很多時也價值高,書的價格低,昨晚讀著奧爾罕·帕慕克(Orhan Pamuk)的 《白色城堡》 才幾頁,好奇中譯本跟英譯本的分別,就上Amazon 看看英文版kindle多少錢? 才US$11.4已有一本經典大作,實在比一碗日式拉麵便宜。 好吧! 看完中譯,得再讀一下英文版。

很認真地讀帕慕克,讀了幾章節的《白色城堡》,我就去Google 搜尋一下這土耳其作家,1952年出生的他,現年69歲,出身富裕,初時想成為畫家,攻讀了建築系幾年,改讀新聞系,最後成為作家。 由始至今也是居於伊斯坦堡的上流社區,其哥哥是土耳其海峽大學的經濟學教授,而他自己在2006年獲得諾貝爾文學奬, 可謂一門雙傑。

再搜尋一下帕慕克的個人生活, (咦!看書應該看內容,為何要看作者私人生活 :p) 嘿!都怪我興趣問題, 學生時代讀孫中山史績,除了記得他出身皇仁書院外, 只記得他有5名太太,一個是15歲的日本高中生,最後的太太和最大名鼎鼎的那位是宋慶齢。

先生的什麼大大小小革命我也忘了,只記得自己想記的事,當年還有細看每位太太的樣貌,記憶中最後2位太太也算大方美麗,宋慶齢則有種貴氣。

記憶是選擇性的,閱讀也源於選擇,想讀什麼,就栽自己個傻腦去讀去笑, 所以我明白為何娛樂版這麼多人看。

帕慕克有一名妻子, 他們相識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當年他是訪問學人,而她是研究生,後來妻子成為一名歷史學家。二人結婚19年, 育有一女,在2001年離婚。

Google 可能知我心意,未搜尋帕慕克的前妻前, 搜索引擎已彈出前妻Aylin Türegün的相片,相中的前妻子樣貌端莊,文藝氣息很重,真的有點像大學的美麗教授。

相片的下方有一則Hürriyet Daily News的文章, 發佈日期是2012年1月11日, 標題為 “Pamuk has gone, says his artist lover”

內容大意是帕慕克離開了土耳其,不過他會回來的。透露此訊息的是帕慕克的情人Karolin Fişekçi , 報導說自從伊人和帕慕克的戀情浮面,她就被傳媒高度監視。

在訪問中,此情人說不怕失去帕慕克,她只是想探索一下他的世界, 她不想佔有,而是願他自由。其實此段應當作標題,比 “Pamuk has gone, says his artist lover” 更具話題性。 如果我是總編,一定會改為“Pamuk’s lover: I do not fear losing Orhan”

帕慕克的情人在相片中穿著低胸性感的上衣, 搔首弄姿, 不算年輕但帶點風情。 性感尤物搭上諾貝爾文學家已有十足關注度, 更何況在訪問中,情人更透露她不介意帕慕克和他的前任德國情人Catharina Dufft有一名5歲私生子,她會完全接納帕慕克的所有。

帕慕克的傳聞性感情人

嘩! 又是一個爆炸性標題呀!

繼續閱讀此文章,有些恨鐵不成鋼,文章把很多內容也輕輕帶過,簡直隔靴搔癢。

帕慕克除了有個前度情人為他生下私生子外,和此性感情人一起時,同時也和一名著名的印度籍女作家Koran Desai談戀愛, 而情人更透露,她除了和帕慕克外,也和印裔英藉的名作家Sir Ahmed Salman Rushdie有 「感情」。

自古才子多風流, 尼采曾經說過,藝術創作的能力和性衝動本質上是一致的,所以才子的性情很多都是風流激蕩。說來又是,李白妻子也有4個,所以帕慕克有一個前妻,幾個情人,我倒明白的。 才子多風流,不過又不代表所有風流之人也是才子。

我查一查Hürriyet Daily News是什麼類型的媒體,原來是土地其主要英文報章,不過2018年易手給親政府商人,把總編,記者都換血了。 帕慕克是反政府作家,近年的小説”Nights of the Plague”,還未被翻譯,就被土耳其政府以文學與意識形態「侮辱土耳其」向他提出控告。

可能此報當時只視帕慕克為普通反政府份子,才把其多姿多采的情事輕輕帶過。假若以現今敵意程度來看,編輯部實屬 「不專業」。

由於Hürriyet Daily News怎也不算不偏不倚,我把帕慕克的性感情人再Google 一下,發現她也接受了土耳其CNN 的訪問,不過全是土耳其文,實在摸不著頭腦。

嘻嘻,不過求真,求實的精神,可依賴Google Translate,我不知帕慕克作品的中譯者及英譯者的翻譯功力如何,但對於Google translate 在翻譯土耳其CNN的訪問,則深感滿意。

Google Translate 說:
Karolin Fişekçi (性感情人的名稱)的名字第一次被聽到是在 2011 年 12 月,當時她與 Orhan Pamuk 的照片浮出水面。Fişekçi 在那天之後向媒體發表的聲明仍然留在議程上,而 Pamuk 斷然否認了情侶關係的指控。

Karolin Fişekçi 在接受採訪時聲稱,奧爾罕·帕慕克在與印度女作家基蘭·德賽 (Kiran Desai) 交往期間繼續與她會面。

Karolin Fişekçi 說:「我們在展覽開幕式上遇到帕慕克。 我們先互相發電郵,然後他邀請我去他的工作室。 他在 Cihangir 的一棟建築,4 層和 7 層設有工作室。 印度女友到達時,上了7樓。 那個女人來的時候,我們正在4樓見面。 他和我玩得很開心,還和他一起去參加官方派對。」

土耳其CNN 向性感情人展示一張照片, 她說 :「這就是 Orhan Pamuk 和 Kiran Desai 在 2010 年在印度度假時的照片。 2011年,有人聲稱帕慕克在德國有一個5歲的兒子。 事實證明,當她得知我的消息時,那個印度女友已將這個消息洩露給了媒體。」

「如果奧爾罕·帕慕克沒有獲得諾貝爾獎,你還會和他交往嗎?」

Karolin Fişekçi對這個問題回答 「不」。

嗯! 這才是訪問! 我又明多些了!

性感情人說自己和才子是情侶關係, 我不懷疑,不過才子當時斷然否認。 那帕慕克是否還和印度籍女作家交往呢?

多謝Google!我輸入關鍵字 「帕慕克,情人,2021」

原來,帕慕克和性感情人劃清界線不久,就和印度籍女作家分手了,不久他就和另一名女子名Asli Akyavaş交往。 此女子並不風情,不過樣貌甜美,笑容可掬,她是阿納多盧醫院的國際服務總監。 曾經帕慕克和她一起吃雪糕時,被記者撞破。帕慕克就叫記者不要偷影,讓他和女友擺個姿勢合影。

看來帕慕克和醫院國際服務總監,暫時算是定了下來,交往關係由2015年至今還是對方。

前日幾名鋼琴家相約拜訪帕慕克的家,晚餐後鋼琴家們和帕慕克及女友Aslı Akyavaş一起拍照。

Google 怎知? 是其中一個鋼琴家把相片傳上Twitter。 搜尋了一整天,媽媽問我,整天躲在電腦前偷笑什麼?

沒什麼呀,我很認真地讀帕慕克。

帕慕克和Asli Akyavaş(醫院的國際服務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