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尾的一天

2021年12月31日, 星期五

一早已嚴重鼻敏感,把病發才吃的早晩一粒的鼻敏感藥,一次吞下2 粒。 我不太理會醫生說什麼的,因為我自負地認為,自己也是醫生,不過是個黃綠醫生 (庸醫)。

天下庸醫何其多, 昨天朋友告知你家樓下的醫生上了香港討論區,說他是庸醫。

我說:「我一早就知啦, 但他是有存在價值的, 因為他是多間公司保險的panel doctor, 請假要醫生紙的話,只需付HK $60, 已有一天假了。」

說起此黃綠醫生,其實我的三腳貓醫學功夫師承於他,從前未有互聯網前,他處方什麼藥,我也問個究竟,這藥什麼功用,什麼名字,該吃什麼份量,何時應服用抗生素,哪種抗生素醫肚痛,哪一種又醫喉嚨痛。

他當然不耐煩, 有次問:「你是醫生,還是我是醫生?」

我理直起壯地回:「 你是醫生,我也是醫生, 我是黃綠醫生,比你差少少,但我很好人,如果你給我醫,我不收你錢。」

他被我激到半死,我還是瞪大眼睛的叫他教我那藥名怎讀。

最後,他說:「你可以走了。」

厚顏無恥的我,還是坐著不動,穩如泰山「是不是叫我get out ? 不行呀! 你寫醫生紙給我,我自己下次可以去藥房買藥。」

黃綠醫生對我簡直又愛又恨, 他記得我中文全名的,有次我在麵包店看著菠籮飽,他在我背後大喊:「XXX, 想吃菠蘿飽嗎,不怕脂肪高嗎?」

我知他 「欣賞」 我的,因為我比他好學,他不知何年何月何日已沒有再精進什麼。 有回,我在外國,鼻敏感又發作,外國醫生處方我另一隻藥,我往Google 查證多個醫學網絡平台,發現外國醫生處方的藥比黃綠醫生的更好,更少副作用。

自此,我的 「醫術」 就由其他醫生的處方學習,街口那間藥房的藥劑師也是我老師來的。 然後,我的大學教授知道我的業餘興趣是醫自己,他介紹我一個名為WebMD 的醫學網絡。

疫情早期,我更常常了解什麼是mRNA, 不是醫學敎授的他也有了解,有時更會分享他看過的文章給我看。 他移民後,我們一直也有聯絡,維持亦師亦友的關係。

昨日在銀行的大電視,得知南非的Covid Omicron 確診數字近日錄得顯注下降,不過新聞就沒有再說為何。

回家我Google 一下, Reuters (路透社)説Omicron已出現疲態,自我轉弱。另有報道則說可能當地人已陸續接種疫苗,廣泛被南非使用的疫苗是Johnson & Johnson, (簡稱:JNJ)。

據說JNJ成功誘出T 細胞,使疫苗對 Omicron 有更大保護力,避免感染後引發重症住院。

JNJ 跟最具效用的Pfizer 和Moderna 不同的是,JNJ 疫苗是單劑量,即是一支已可,而且不是mRNA ,是一種腺病毒載體疫苗 (Adenovirus vaccine)。

概念跟AZ一樣,以帶著冠狀病毒DNA的腺病毒為載體,注入人體細胞,令其產生 mRNA的細胞,mRNA 會告訴其他細胞去複製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 , 從而產生抗體。

簡單來說JNJ 和 AZ 是要細胞乘多一個站,行多些路去產生抗體。 Pfizer 跟Moderna 就是取一條難度高但快捷的路徑,直接把mRNA 注入,生產出spike protein, 然後產生抗體。

那科興跟JNJ 一樣不是mRNA, 又是不是行JNJ 或AZ 的路徑,原來又不是。

科興採用的是一條實驗室的路,使用的是滅活技術, 即是從患者身上拿取完整的新冠病毒樣本作基礎,將毒株泡在β-丙內酯的化學物質中,待所有病毒被完全殺死後,以病毒屍體呈現出來的spike protein 製成疫苗,即是直接把培育出來的抗體注入體內。有點像學生背默病毒試題,當試題有所改變後,就答非所問了。

不過以上解説,是我這個「黃綠醫生」理解醫學文章,所得出來的概說,可能理解跟真實的醫學硏究是有偏差的,不過我自己閱讀了2 次,也認為是如此理解。

說回南非的Omicron 確診大副下降,Google 又說前陣子有報道說Omicron 能狡滑地避開Pfizer 和Moderna, 甚至避開所有疫苗衍生的抗體,為何JNJ又能令南非Omicron在星期一,下降了38%?

原來Omicron能逃脫疫苗抗體的識別,但不能逃離人體內的T 細胞 (T cellls) , 而JNJ, AZ或其他mRNA還是有能力加強T cell 的敏感度,當T cell偵察到Omicron時,就能引起免疫反應,摧毀病毒,路徑是迂回曲折了,疫苗還是有效用,不過Reuters 引用專家所指,打足3針的人,只是比打2針的人免疫力高56%,及比較難成為病毒傳播者。

我沒有留意香港有多少宗Omicron 個案,知道又一城的望月樓出理了傳播鍊,但尚未在區內爆發,又可能目前是潛伏,爆發只是時間。

我不知道喔,不過感覺大家也不太恐慌,而且也沒有把新年聚會之雅興掃走。

2021年,社會氣氛高低起伏,前幾日再陷谷底,有什麼驚慌未遇過。

彷彿大家心中有數,暗呼:「做乜咁驚姐」

廣告

對「年尾的一天」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