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le 與明天

最近風靡全球的猜字遊戲Wordle ,近日被New York Times 以美金七位數字買下,成交價算不算合理,我就不得而知,不過相信Wordle的設計者, Josh Wardle 是心滿意足。

此遊戲原先是設計給他的情人Palak Shah作為禮物,是情人間的每早互動,初心不涉任何商業成份。身為Reddit 社交平台的電子遊戲工程師的他,設計一個猜字遊戲,可以說是易如反掌。

他坦言對於Wordle 能大行其道, 感到有點難以置信。2013年,他曾經把遊戲的原型私下分享給朋友,不過反應並不熱烈。在公開分享到網絡世界前,他也曾在家人群組的WhatsApp 分享過,同樣地他們都不太熱情。

誰知遊戲由去年10月於網絡世界公開面世後,能夠在短時間內一傳十,十傳百, 全球爆紅,可謂是時來運到。 有時一炮而紅的原因不需要多,但「運氣」則是必須。

Wordle 的大熱算是一場很大的運氣,遊戲規則簡單,6個機會,去猜由5個英文字母組成的一個字, 拋出一個字,例如APPLE, 假設迷底是PAPPER, 系統就會顯示P,A,E是正確,不過位置不合,有6次機會,讓你從這些提示去猜出正確答案。

很多人說此遊戲是不需要英文好的,我同意,因為沒有grammar 的要求,又不是考作文,本質有些像報章上crossword 的拼字遊戲簡易版。

整個遊戲的刺激性不強,難度不是很高,又不能說低,屬益智系列,不過為何坊間那麼多益智遊戲不能大紅大紫,反而Wordle 熱潮可以席捲全球。

我想是一種幻想迷思令它成功,完成Wordle 後,可以分享到各大社交平台的戰積,內容既不會洩露當日的猜字迷底,又能看到朋友用了多少次機會(亦即行數)去破解。 當朋友只用了2次,甚至3 次機會就能解鎖,自己不期然會產生一種想法,「咦! 我又可不可以3行內完成呢?」 這可算是一種以想像(imagination )驅使的動機, 也是一種帶有希望,持信心的挑戰。

太難的題目就太耗腦力,太容易又沒意思,Wordle 可以說難度適中,10條迷底有7條屬可破解,3 條是真的難 (當然是以我能力來說) 。

有回,最後3 個英文字母,我已猜中 A,S,E, 欠前面2個英文字母,我自覺「聰明地」常試 TEASE (錯),又常試 FALSE(錯) 再常試PRASE (還是錯)結果半投降,把問題請教老友,他第一次玩Wordle,想了一會兒,然後說ABASE, 答案真的如此!他謙說是查字典出來的,

自問此題敗不在技巧,敗在英文字的認識不夠多。 一直認為自己的英文程度尚算良好,但在Wordle 中我就看到自己的弱點。ABASE 此字,讓我想100次,也不會中,因為我完全不懂此字,原來ABASE 意即卑躬屈膝,是verb,

例子: “I watched my colleagues abasing themselves before the board of directors.”

Wordle 的確不需要英文好,不過是考英文,邏輯, 推理,從而學英文。

好些例子是英文邏輯也不能破解的,
例如:
_ H E _P 已中, 我常試過CH開頭,TH 開頭,剩下的機會就是SH, 不過S已是一個不在迷底中的5個英文字母,所以SH也沒有可能。

此題,我想不到,但又未投降。

第一個介紹我玩Wordle 的人是我的大學朋友,不過我不是因為她才迷上Wordle, 罪魁禍首令我跌進此坑的人是五哥(魔鬼小編), 她寫了2 篇Wordle, 分享了她自己的一些戰績,就是如此⋯

好吧,我試試

一試,她說不難,我認為難的,大學朋友跟我差不多水平,我們試過,2行就中,又試過3行已中,不過通常5行才中居多,6行或完全不中當然也不少。

我們二人一起玩wordle, 一起學習,趁機聊天,才發覺原來大家兩年沒有促膝談心,她媽媽病了,家人的病中日光,令她成熟了很多。年初一的晚上,她細說了很多事情,我不禁欣賞她的逆境韌力,從前的她很自我,如今的她很柔情,少了自我頑固的剛烈,也少了份儍勁。

一起玩Wordle, 有些題目我比她破解得快,她說不要告訴我,「我要自己思考。」(從前的她,常常偷看我試卷)

Wordle 屬難之中又帶些不難吧,困在難題下,下一題又會簡單易破些,難度的彈性鬆緊有至,牽引著你邁向明天。

像人生,人生是難,苦辛之間總有些甜甜酸酸,令你繼續面向將來。

此文寫於年初一,但發佈在年初二,假如此刻你經歷著某個階段,什麼也好,願度一切苦厄(合十)

送上漢禮書店的一副新年卡通漫畫 「觀虎心無畏,心安苦不侵」

祝身體健康,幸福平安 (合十)。

對「Wordle 與明天」的想法

  1. 其實我主要是介紹Wordle粵拼版,次及倉頡版,原版我反而是搭單的,不過你問開我,我咪又玩一舖。你呢篇文提出了一點我之前不知的,如果謎底是ABASE,即係話係有重複字母的。MASTER MIND有一樣嘢跟WORDLE不同,在WORDLE,如果你亂填,不成字的會不讓你過,但MASTER MIND可以,夠膽的話,你可以第一行全空行,咁就試到對方留空一個棋子了。

    Liked by 1 person

  2. 我在小學的時候跟同學玩過類似的遊戲! 是中文的,還有數字的。 奇怪的是,好像上了中學就沒人玩了。 可能當時流行的時間很短。
    無明的溫柔撫慰了許多人的心。 祝福妳的朋友安詳平靜,否極泰來。
    妳也是,要好好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